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16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音碟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取貨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陆心匪石

書城自編碼: 2909148
分類: 圖書→大陸圖書→青春文學→爱情/情感
作者: 苏苏
國際書號(ISBN): 9787513913188
出版社: 民主与建设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6-11-1
版次: 1
頁數/字數: 288/260000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34.3

我要買

share:


驚喜:簡體書單張訂單滿HK$200 全港免運費!繁體書單張訂單滿HK$500 全港免運費!
>>(已更新)運費計算...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超有爱的折纸花一学就会
《 超有爱的折纸花一学就会 》

售價:HK$ 40.3
爱上一碗汤
《 爱上一碗汤 》

售價:HK$ 45.8
全新中国自助游 升级版
《 全新中国自助游 升级版 》

售價:HK$ 45.8
一学就会的漫画英语语法书
《 一学就会的漫画英语语法书 》

售價:HK$ 51.8
漫长的中场休息 (李安电影《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原著小说)
《 漫长的中场休息 (李安电影《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原著小说) 》

售價:HK$ 51.8
基本权利
《 基本权利 》

售價:HK$ 23.0
灾难2.0:新媒体现现代应急管理
《 灾难2.0:新媒体现现代应急管理 》

售價:HK$ 43.7
多元与无端:列维纳斯对西方哲学中一元开端论的解构
《 多元与无端:列维纳斯对西方哲学中一元开端论的解构 》

售價:HK$ 34.5

 

建議一齊購買:

+

HK$ 36.5
《 银行家 (同名影视剧重磅筹备中) 》
+

HK$ 68.8
《 江山不悔:全2册(新版) 》
+

HK$ 36.5
《 独家记忆 》
+

HK$ 57.3
《 南有嘉鱼(上、下册) 》
+

HK$ 34.3
《 系我一生心 绿亦歌 》
+

HK$ 34.3
《 遥遥相望矣 》
內容簡介:
赵九宫自认为自己和陆挚条件是非常相配的,同样的家世,同样出色的容貌,同样名校毕业,同样是家族产业的唯一继承人,多么完美匹配的条件,只除了:她有一条尾巴。來源:香港网上書店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而当他们家想把狗女儿(强行)许配给最出色的青年领军人物陆挚的时候,发现陆挚竟然有女朋友了,并且是以结婚为前提在交往,最重要的是, 比赵九宫美,比赵九宫有气质,比赵九宫更像正常人。來源:香港网上書店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赵九宫的大尾巴无意中被人拍到传到了网上,赵九宫得到了科研人士的注意,就在她以为自己会被抓走杀掉的时候,那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男人出现了:我们结婚能够帮你挡掉很多麻烦,你考虑一下?
關於作者:
苏苏:万年宅,热爱旅行,伪生活爱好者,伪小说爱好者,曾出版《顾念心安》《星宠》等畅销小说,为傻白甜女主努力奋斗着。
目錄
第一章:小人大尾巴來源:香港大書城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第二章:你的认真,都给了别人來源:香港大書城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第三章:陆挚,我和别人亲吻的时候没有尾巴的來源:香港大書城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第四章:心硬如石來源:香港大書城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第五章:你说呢?要不要订婚?來源:香港大書城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第六章:旧爱新欢來源:香港大書城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第七章:同床异人梦來源:香港大書城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第八章:他的心随着她的人消失了來源:香港大書城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第九章:衣冠冢來源:香港大書城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第十章:请你走吧來源:香港大書城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第十一章:陆挚,我恨你來源:香港大書城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第十二章:陆心依旧來源:香港大書城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番外:被时间吞噬掉的两年來源:香港大書城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番外:艾酒和爱九來源:香港大書城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番外: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來源:香港大書城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內容試閱
楔子
天界81年,发生了一件大事,一件不得不说的大事,那就是二郎神的狗哮天犬生崽子了,这可不得了,要知道,天后娘娘的肚子还一直扁着呢,一只狗怎么可以这么超前!于是天后娘娘震怒:连一只狗都可以生孩子,更何况是本尊!
紧接着,才出生没多久的小狗崽儿就被打入人间轮回,规定天后娘娘一朝不怀孕,它便一朝不可回归天庭。
哮天犬泪眼迷蒙地把小狗崽儿的三魂七魄放入了万家灯火的S市大富之家赵家,希望自己的狗崽子不要受太多委屈。
而位列S市第二富的赵家一看刚出生的女儿屁股上竟然拖着一条尾巴,顿时心都凉了,若是狐狸尾巴便罢了,他们可以勉强自己相信这是九尾狐化身,可偏偏是条狗尾巴,以后出门了要怎么讲?赵家生了个狗女儿?他们自问丢不起这个人。
而且,对着这条尾巴,赵家人也着实吓得不轻,趁着三更半夜要去山上把孩子丢掉,可这种事又不能吩咐别人去做,只能亲爹上场。奈何男人有时候也会动恻隐之心,在赵爸爸把闺女丢下的时候,狗女儿就像是知道发生什么了似的,非但没有哭,还眨巴着大眼睛握住了赵爸爸的大拇指,对着他咯咯一笑。赵爸爸心里就像是装了石头,当即便老泪纵横,决心把女儿抱了回去,还给女儿赔了一路不是。赵家人本就心有悔意,见赵爸爸又把女儿抱回来,自然不会说什么,即便是狗女儿,也是流淌着他们血液的小狗崽,抱在了怀里,便再也放不开了。
而且赵爸爸说,自己家的女儿遭了此劫,也能像猫一样有九条命,还得是公主,所以给女儿起名叫赵九公主,简称赵九宫,毕竟叫九公的话不太好听,听起来就像是九太公。
谁知,十几年后出了一部影片叫《忠犬八公的故事》,正好呼应了赵九宫的名字,也算相得益彰。


正文:

第一章:小人大尾巴
【小时候有什么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的时候,她就会甩着大尾巴站在赵爸爸面前可怜巴巴地看着他甩上一下午,那模样别提有多狗腿了。最终,她即便不说话,那可怜巴巴的神情也能让她得到所有想要的一切。】

赵爸爸给赵九宫讲这段历史的时候,几乎可以用眉飞色舞来形容了,连走过的山路经过几块大石头都说得清清楚楚。赵九宫一边吃苹果一边翻白眼,她这爹绝对是绝无仅有的了,竟然给自己闺女讲自己抛弃女儿的心理路程,她一度怀疑自己这个爹脑子不太正常。
不过赵九宫倒是一点都不讨厌自己这条尾巴,因为这条尾巴可没少给她带来好处。小时候有什么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的时候,她就会甩着大尾巴站在赵爸爸面前可怜巴巴地看着他,那模样别提有多狗腿了。最终,她即便不说话,那可怜巴巴的神情也能让她得到所有想要的一切。
当然,赵九宫也不是在所有人面前都能露出大尾巴的,因为赵爸爸说了,要是她在外人面前露出大尾巴的话,对方就会把她捉起来宰了吃。为了表达得更形象一些,赵爸爸还带着赵九宫去吃了一顿狗肉火锅。
当然,赵九宫一口也没有吃,即便那时候她还小,也是不吃这个东西的,即使说不清为什么。
长大之后,赵九宫虽然明白当时赵爸爸是在骗人,但是火锅事件已经在她幼小的心灵上留下了抹不去的阴影,便也不会轻易在任何人面前露出大尾巴。
只除了一个人,陆挚。
在他面前,赵九宫的尾巴是不随自己掌控的,而且只要他在跟前,尾巴露出来也就算了,还会在半空中摇啊摇。赵九宫发誓,这完全不是她的本意,她绝对没有想要讨好陆挚的打算。
而陆挚除了第一面的时候表现得有些诧异之外,其他时间都对赵九宫的大尾巴视而不见。赵九宫最讨厌陆挚那一副老僧入定的模样,可惜她家和陆挚家是邻居,她每天上学能碰到他,在学校能碰到他,放学能碰到他,连回到家都还能碰到他,更要命的是,现在她工作了,还能看到他!
对这个人,赵九宫只想说一句话:她是真的不待见他。
当然,陆挚对赵九宫也是感觉平平。在赵九宫的印象中,陆挚每次见了她都像是她欠他八百万似的。最讨厌的是,他养了只又胖又大的波斯猫,要知道,猫狗天生不相容,不用想也知道他养这些猫是用来防她的。想到这个,赵九宫就气不打一处来。
小时候,赵九宫被陆挚的猫抓了几次之后,一时气愤不过,就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偷偷把他的猫吊死在了他家小花园里。第二天,陆挚看她的眼神完全像是她杀了他亲爸,吓得她两股战战地站在那里摇尾巴,连逃跑都不敢。
而且至今,陆挚像是要跟赵九宫作对似的,足足养了三只波斯猫,真是不要脸。
如今,赵九宫已经许久不去他家里了,既不想看见他的猫,也不想看到他。总之,在赵九宫心里,陆挚这个男人要多讨厌就有多讨厌。
可就在赵九宫打算一辈子和陆挚老死不相往来的时候,天不遂人愿,偏偏这个时候她喜欢上了陆挚公司的部门经理。本来两个人也算郎有情妾有意,奈何这会儿赵九宫正准备把自己的初吻赠给他,结果由于心情太好,竟然把她那毛茸茸的尾巴给露了出来,直接吓得对方连滚带爬地跑走了。这已经是赵九宫第N次吓跑男人了,而且她至今也没能够把自己的初吻献出去
赵九宫不开心,非常不开心。
而且在她非常不开心的时候,不巧又遇到了让她更不开心的陆挚。陆挚微眯着桃花眼盯着赵九宫垂到地上的大尾巴,不咸不淡地讽刺道:怎么,又献吻失败了?
赵九宫气得差点咬碎一口银牙,死死盯着他,大尾巴甩来甩去想要给他一下,谁知无论她怎么努力都甩不到他。为此,赵九宫更气恼了,上前一把抓住陆挚的衣领:是他没这个福气!我可是公主!公主!当然,公主是赵爸爸给她封的。
陆挚对于赵九宫这样抓他的前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微微低头看着赵九宫,就仿佛她是小丑似的:公主大人,你裤子又撑破了。
赵九宫嗷的一声松开他,捂住自己的屁股,暗恼自己竟然忘了每次露出大尾巴,裤子都会被撑破,穿裙子的话会被直接掀起来,所以一般情况下她都不敢穿裙子。被陆挚这么拆穿,赵九宫更不开心了,想到陆挚每次说公主的主字时都用一声,听起来跟说公猪似的,她便怒不可遏道:说了一百次了,公主的主是三声!你这语文还没小学生好,就应该回炉重造,头也重造,身子也重造,性格也重造!你现在没一点招人喜欢的地方!
陆挚点点头:你要不要先把尾巴收回去?有人看过来了。说着他有些嫌弃地用食指推开靠在自己身上的赵九宫,语气虽然平淡,却如他的动作一般,无比嫌弃,还有,离我远点。
赵九宫气得咬牙,却对陆挚这种态度无可奈何,要知道他从来都是这么作的一个人,而且只对她一个人作,在赵爸爸、赵妈妈面前简直就是一个根正苗红的大好青年,真是虚伪。
陆挚你怎么这么烦人呢!
陆挚倒是没有说什么,依旧像以前一样面无表情地看着赵九宫。刚开始的时候她不懂他的战术,以为他是认输了,于是就继续骂他,骂得久了,自己也觉得无趣,再看他,依旧是一副死人脸,就跟看唱大戏的似的。时间长了,赵九宫发现每当这个时候他会保持沉默,于是为了在他面前表现得像个正常人,她通常都只骂一句。
本来以为这次陆挚也会像往常一样不冷不热地把她讽刺一番,谁知他似乎有急事等着去办,竟然没有接话,只是皱着眉头交代他身后的李助理:你载她回家去,一定把她交到她爸手里。
说着,竟然还脱了外套上前绑在赵九宫的腰间,虽然这个动作对赵九宫来说并不陌生,但是每次他这么做的时候,赵九宫都觉得特别惊悚。她无语地低着头看着陆挚好看的脸,轻声问道:陆挚,你是不是喜欢我?不然为什么每次她撑破了裤子他都这么温柔地帮她用衣服包起来?
当然,温柔这两个字是赵九宫自己加上去的。
结果自然和以前每次一样,陆挚只是上下审视赵九宫一番,连一个字都懒得说了,眼里满是嫌弃。
要不咱俩凑合凑合?赵九宫认真地提议。
陆挚额上青筋微跳:李助理!
赵九宫的大尾巴这下子彻底拖在了地上,她默默地跟在李助理身后上了车。陆挚倒是走得干脆,她都还没上车呢,他便没影了,这人还真不是一般地讨人厌!
李助理是除了陆挚以外唯一一个看到赵九宫有尾巴之后还肯把她当正常人对待的人,当然是除了赵家人之外。
赵九宫趴在前座靠背上问李助理:你说陆挚是不是有毛病啊?生理不健康吧?这么多年也没见他交一个女朋友,他都快三十了。
李助理嘴角抖了抖:陆总有女朋友了。
赵九宫发怔了好久,然后一把拉住李助理的衣服:他有女朋友了?是谁?长得有我好看吗?有我腿长吗?有尾巴吗?
李助理小心翼翼地拍掉赵九宫的手,他的动作和陆挚很像,很轻的动作里带着浓浓的嫌弃之意:除了没有尾巴,其他都比你好。
这人说话真是不客气!为此,赵九宫纠结了一路,嘴里不停念叨着:凭什么?我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闺女都还单身着呢,凭什么他那张死人脸都有人看上了?不公平!绝对不公平!那个女人绝对只爱他的钱!
李助理适时提醒了一句:高婧小姐的公司最近刚刚收购了一个公司,花了一点五亿。
全民女神!还不是女明星那种不入流的角色,而是靠自身实力和魅力出名的名媛,除了经营的公司做得好之外,她做得更好的是慈善,堪称慈善女神。知性、漂亮、大方、善良、低调、神秘、家世好,所有这些美好的词放在同一个人身上,只要有她的地方都在发光,全国老少没有不认识她的。
可是,就陆挚?他凭什么!
而且,为什么人家花钱是论亿计算的,而她的卡上却从来没有超过六位数?

回到家登上企鹅号,赵九宫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抱怨,李助理这么狠心,竟然把她交到了赵妈妈手里。赵妈妈一看赵九宫的裤子都破了,脸色立刻变了,让她学不会控制自己的大尾巴便不准出门。赵九宫苦着脸看着被锁上的房门,她这都学了二十多年了,要是真能学会,又何必等到今天?
叮的一声,有消息进来,看到来人的消息,赵九宫心里一热,在她受委屈的时候也就艾酒肯听她抱怨了。
艾酒:在干吗?
赵九宫噼里啪啦发了一堆过去:我今天又被人甩了!你说我到底是有多点背呢,而且为什么我那个傻帽邻居都有女朋友了,我还单身?还记得我跟你说的那个变态男不?就他!天天顶着一张死人脸都有人能看上他!凭什么!
艾酒:
赵九宫继续道:而且他今天还羞辱了我!我让他跟我凑合凑合,他竟然用眼神鄙视了我一番!
艾酒:他不是经常鄙视你吗?
赵九宫:可是他不该在我失恋的时候还打击我!最重要的是他不该比我早脱单!我要报复他!我必须报复他!
艾酒:镇静,冤冤相报何时了。
赵九宫:我要去杀了他的猫!以后他惹我一次,我就杀一只他的猫!
艾酒:你杀了他的猫,他回来会生气,生气就会报复你,你不是说他的手段很厉害吗?
艾酒:还在吗?
艾酒:出来!

赵九宫此刻满腔怒火,根本没看艾酒发了什么。赵妈妈不让她出门,她就从窗子慢慢爬出去。窗外不远处有一棵栾树,赵九宫抱着树干花了足足二十分钟才从二楼下去,而且还不大不小地摔了一跤,脚踝有些疼,不过这会儿她也无心去看脚踝,只是一心去杀猫,就像小时候干过的那般。
只是,陆挚的猫怎么都搞得像是跟她有仇似的,看见她就跑得飞快,绝对是成精了!赵九宫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又跑到小区的超市买了一堆零食,终于用一大堆吃了招来一只猫之后迅速把它抱住,掐住它的脖子就准备跑回家去慢慢折磨它,然后耳边就传来了陆挚略带喘息的声音:赵九宫你给我站住!
赵九宫一愣,手下一抖,猫就跳出了她的手心,直接窜到了陆挚脚边,扒住他的裤子,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而赵九宫的尾巴不知何时竟然跳了出来,像是昭示着她的心虚似的,慢慢摇晃着。赵九宫狗腿地朝着陆挚笑了笑:哟,你这猫还挺挑食的,我刚喂它吃好多东西都不吃,我就准备带它出去吃其他的。
陆挚弯腰把他的猫捞起来抱在怀里,大手轻轻地抚摸着猫尾巴。赵九宫看得有些惊悚,后退一步:你你你想干吗?
陆挚似乎是回来得有些急,这会儿气息才平稳下来。他拍了拍猫脑袋,然后把猫放在地上。大猫听话地跑走了,走之前还不忘朝赵九宫狠狠地喵了一声。赵九宫的尾巴直接竖了起来,僵在那里,无比滑稽。
过来。陆挚朝赵九宫招招手。
赵九宫想跑,却又不敢跑。有一次她得罪了陆挚然后跑掉了,陆挚不知道跟赵爸爸说了什么,赵爸爸足足一个月没有给她零花钱。要知道,那时候她还上着大学,为此还被迫出去打了一个月工。在赵九宫的认知里,陆挚对她绝对没有心慈手软这个概念。
赵九宫蜗行牛步地走过去,尾巴耷拉在地上,表情可想而知。她只觉得自己的嘴角都要耷拉到地上去了。
陆挚皱着眉头:赵九宫,你是不是觉得你每次闯了祸只要摇摇尾巴讨好我一下,我就会原谅你?
他什么时候原谅过她!
扭头看看自己那拖在地上的尾巴,赵九宫小声辩解:我没有摇尾巴。
陆挚轻嗤一声,极其快速地一把拉住赵九宫的尾巴。赵九宫嗷一声就要跑走,要知道,动物的尾巴是不能随便抓的!陆挚却用另外一只手抓住她的胳膊,然后阴沉着脸威胁道:你要是再敢动我的猫,我就割了你的尾巴!
他说话的时候语气极狠,还重重握了一下赵九宫的尾巴,仿佛真的要割掉一般。赵九宫被他的表情吓到了,竟然无措地站在那里没有反驳,这个浑蛋,从小到大就会欺负她!和他做邻居真是倒了八辈子大霉。
陆挚还在那里威胁她:听到没有?
赵九宫可怜巴巴地小声反驳:我真的只是给你的猫找点好吃的,我可喜欢你的猫了。
这话连赵九宫自己都觉得好假好假,可是她总不能承认自己真的要杀他的猫吧?
陆挚握着尾巴的手陡然紧了一下,赵九宫吓得整个人抖了一下,大叫道:我真没有!真没有!真没有!你放开我!一边说着一边剧烈地动着,想要趁乱挣脱他跑掉,她也确实做到了,只是,下一刻她摔倒了。
哦,什么叫倒霉?这叫超倒霉!
她不但摔倒了,脚还崴了。
不过这会儿她没空去管自己的脚,只连滚带爬想要跑回家。陆挚却已经追了上来,扯着她的胳膊:你跑什么?
赵九宫回头狠狠地瞪着他:你追我,我为什么不跑?
陆挚低头看着她的脚:那你还能跑得动吗?
赵九宫后退一步,尾巴上的毛奓了起来。他刚刚还凶巴巴地威胁她呢,怎么这会儿就忽然关心起她来了?赵九宫被吓得赶紧又往前走了两步,好像使不上力,不过她没时间去想,只是对陆挚一脸认真道:能,我要回家了。
陆挚手插在口袋里,居高临下地看着赵九宫:我看你的脚已经肿起来了,再不处理就会发炎,知道炎症会引起什么病吗?会发烧,肺部感染,甚至引起肺结核、心脏病
虽然赵九宫知道陆挚是在故意吓人,但是脚腕似乎真的很疼,于是她问陆挚:你家有红花油吗?
陆挚的反应是转身进了他家大宅。赵九宫愣在原地,他这反应,还真是有点奇葩啊!看来她得瘸着脚回家被自己的妈打了。
谁知陆挚忽然转过身来:还不跟上?
赵九宫又是一愣,这陆挚怎么一会儿一个样啊?但是看着他的背影,她又不敢不跟过去,于是一瘸一拐地跟在他身后进了他家的小别墅。
到了客厅,陆挚示意赵九宫坐在沙发上,然后抱过来一只盒子,在她面前单膝跪地:脚伸出来。
赵九宫缩了缩脚,忘记了自己的初衷:你干吗?他这到底什么癖好?!刚摸了她尾巴又想摸她脚!
陆挚嘴角抿成一条直线,然后直接打开箱子,竟然是急救箱
时间在一点点过去,陆挚处理她的脚伤时很仔细。赵九宫自上而下地看着他,他们有多久没有这么和平地相处过了?当然,不是她不想和平相处,而是陆挚每次都压迫人。
也许是眼前的情况给了赵九宫错觉,她竟然笑着对陆挚说:陆挚,你对我真好,你真的不考虑把你女朋友甩了跟我凑合凑合?
陆挚的动作顿了顿,终于抬头:你为什么要跟我凑合?
赵九宫歪着头想了想,说除了他没有一个男人不怕她?她又不傻,自然不能跟他说实话:因为咱俩认识时间这么久,而且我家也有钱,不图你钱,还门当户对!
这个理由可真牵强
陆挚似乎有些气恼:那我为什么要跟你凑合?
一句话把赵九宫反问得说不出话来,但下一刻她就噼里啪啦说道:你这么闷,你女朋友肯定很快就不喜欢你了。你这种性格,有钱人家的女孩子不喜欢,没有钱的又图你的钱,当然你跟我凑合最好了啊!
陆挚没有接话,而是平静地处理完赵九宫的脚伤之后,又开始慢条斯理地继续帮她处理手臂上被猫抓伤的地方,过了半晌才说了句:我找不找得到女朋友,就不劳你费心了。
赵九宫正要反驳,陆挚就说起了另外一个话题:脚上的扭伤是刚刚造成的,擦伤又是怎么回事?
赵九宫低头看了看,然后自信心瞬间膨胀了起来:陆挚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厉害,我妈不让我出门,我就从二楼窗口一下子跳到了树上,那树枝还有些软,我游荡了好久才慢慢爬到了主干上,又抱着树干爬下来。你都不知道我的跳跃能力有多好,那两根树枝至少隔着两米我都跳过去了,是不是很厉害?
陆挚没有说厉害,也没有说不厉害。正逢他家的用人跑过来说开饭了,赵九宫心头雀跃,要知道,平时她最喜欢吃,要不是为了美食,平时她轻易是不来他家的。陆挚家的厨子是曾经在米其林餐厅待过的大厨,做的有一道地中海红虾奶酪超级好吃,只是一个盘子里才放三只虾,每次她来都要吃上满满十盘子才过瘾。
就在赵九宫准备欢快地跑去餐厅的时候,陆挚说:你可以回家了。

什么意思!

回到家,赵九宫坐在沙发上一边吃奶酪小面包一边看着电视上笑成一朵花的陆挚,心里有些愤愤不平,这个陆挚,竟然对着高婧笑得这么灿烂!不就是第一个被邀请参加艺术交流的华人吗?
记者竟然还报道说女神高婧大方承认有男友,当众示爱。
我呸!两人在一起才几天?她竟然告诉全世界陆挚是她男朋友,真是不要脸!
两人都不要脸!
赵九宫拿起笔记本电脑给艾酒发了一条消息:在吗?
没一会儿对话框竟然亮了起来:在。
赵九宫一下子激动起来:你说你要是讨厌一个人会怎么办?
艾酒的话语很简洁:你讨厌谁?
赵九宫:当然是我那个傻帽邻居!
艾酒:为什么讨厌他?
赵九宫:他老欺负我!从小就欺负我!
艾酒:男生欺负女生大多时候是因为喜欢她。
赵九宫:放屁!他要是喜欢我,我就去吃屎!他就是喜欢欺负我!我怎么这么倒霉呢,竟然跟他是邻居!而且我也要男朋友!男朋友!男朋友!
艾酒:怎么忽然想要男朋友?
赵九宫:连他都有女朋友,为什么我不能有男朋友?!
艾酒:你不喜欢他有女朋友?
一句话把赵九宫问住了,不喜欢?!为什么不喜欢?赵九宫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她只是没有想过这么讨厌的一个人有一天忽然会有女朋友,而且,私心里,她对陆挚有一种狗护食的感觉,虽然不见得有多喜欢他,但是总觉得到了最后实在找不到能接受自己有尾巴的人的时候,是可以勉强接受他的。
可是,事实证明,她实在是想得太多了。
陆挚根本不喜欢她,也不愿意做她的备胎,别说备胎,现在让他当她男朋友他肯定也不愿意。
理想太丰满,现实太骨感啊!
艾酒:???
赵九宫收回意识,赶紧回过去:他有女朋友关我屁事,我只关心他有没有阳痿。
好吧,这下换艾酒不搭理她了,不过这会儿她也不想和艾酒聊天。艾酒原名陈艾,是赵九宫高中时候的一个同学,一直到高中毕业他们才熟悉起来,还是通过QQ互相祝福才开始慢慢有联系的。只是陈艾高中毕业就去了美国读大学,要不是期间她问他要了几张他的照片,她甚至都已经忘记他长什么样了。
不想看电视,不想和艾酒聊天,无聊之余,赵九宫便站在厨房里看赵妈妈包饺子。关于包饺子这件事,赵九宫足足学了两年都没能学会,赵妈妈早已放弃教她了,这年头,可不是谁都能当许三多的,至少赵妈妈就做不到。
此刻,赵妈妈一边包一边感慨:你看小挚的女朋友多漂亮,什么时候你也交个男朋友?
赵九宫有些闷闷不乐,交男朋友可是她从大学开始就一直在期望的事情呢:他有女朋友我干吗就要有男朋友?我又不是他姐,不用比他早嫁。顿了下,又道,而且,他不小了,你以后叫他大挚吧,觉得不贴切的话,你还可以叫他大挚哥。
说完她满意地点点头,觉得这么俗的叫法配陆挚正合适。
赵妈妈完全忽略了赵九宫的话,依然在那里感慨:当初我还和你陆叔叔说给你们两个定个娃娃亲呢,你陆叔叔也喜欢你,谁知道你俩互相看不对眼。
陆叔叔才不会要一个长着尾巴的人当他儿媳妇呢。赵九宫至今还记得陆叔叔第一次看到她的尾巴的时候大叫了一声妖怪,然后从她家夺门而出,场面相当壮观,连椅子都被带倒了好几把。
那时候赵九宫还小,不知道妖怪是什么东西,甩着尾巴嗒嗒嗒地跑到他面前问他:叔叔,你怎么啦?
她那时完全就是个小傻帽。
后来每次看到别人怪异的目光,赵九宫都觉得不舒服,长大之后就拼命想和别的小孩子一样,可是陆挚这个该死的家伙总喜欢出现在她面前戳破她的真身。
怎么会,你陆叔叔后来不是还说你的尾巴很好玩吗?每次家里做了好吃的,他总是喊你去,这些你就都忘了?
赵九宫歪着头想了想,确实是这样:那我也不想当陆挚的女朋友。
为什么?
他说要割了我的尾巴。赵九宫不放弃任何告状的机会,想到陆挚握着她尾巴时的表情就下意识地抖了抖,决定要离他远远的。
赵妈妈一下子笑了出来:他才舍不得呢。
他这人可讨厌了,反正我就是不喜欢他。谁让他女朋友比她好看,还没有尾巴!
同时赵九宫又有些忧伤,连唯一不嫌弃她有尾巴的陆挚都抛弃了她,以后她该怎么办呢?
你要是喜欢他还好,说不定还真能把你俩凑一起呢。赵妈妈再次感慨。
我不喜欢他!赵九宫坚定地道。可能是因为她太激动,手里正在捏着玩的面团竟然掉在了地上,她正准备扭头去拾,便看到陆挚一脸阴霾地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她。
赵九宫愣了一下,正想说什么,便见陆挚一转身竟然走了,这人真是没礼貌!
赵妈妈见赵九宫半晌不说话,便问她:干什么呢你?
没没什么。
尾巴怎么又露出来了?

赵妈妈又问:刚刚陆挚来过了?
赵九宫黑着脸:没有。
可是两分钟不到,那个没有来过的人便在她家的园子里搞出了天大的动静,花园里响起轰隆隆的声音,不仔细听还以为是打雷呢。赵九宫一瘸一拐地跟着赵妈妈走出去,然后便看到花园里一群人正拿着工具架着梯子在锯树。
赵九宫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不过很快便有人过来解释了。陆挚穿的不是白天的西装,而是换了常服,polo衫、卡其裤,身材修长,气质儒雅,别提有多好看了,但是,美人诛心啊!陆挚走上前便对赵妈妈说:阿姨,下午的时候小九从楼上跳到树上爬下来的时候摔伤了,我跟叔叔说过了,他让我带人把树枝给锯了,没影响到您吧?
赵九宫气得眼睛都红了,不过现在不是跟他计较的时候,她转身便抱着赵妈妈的胳膊:妈,你得听我说,事情不是他说的那样的妈,你听我说啊!你再打我的头,我会变笨的!
赵妈妈相当彪悍,一脚踢在赵九宫的屁股上,要知道她年轻时可是练跆拳道的,这一脚差点没把赵九宫的尾巴骨给踢碎。赵九宫捂着屁股站在那里,感觉自己的尾巴又要出来了,刚刚赵妈妈踢的地方正好是她平时尾巴出来的地方。她不甘心地看了看不远处的工人,红着眼瞪了陆挚一眼,便捂着即将冒出来的尾巴进屋子里去了,姿势有多奇怪,她已经不想多说了。
身后还有赵妈妈的吆喝:你这死孩子,打你两下还较劲儿上了。小挚,你平时就是太惯着她,早就应该把那棵树整个给砍了,都不知道她从那树上跑出去几回了。我还纳闷每次关禁闭她怎么都能消失不见呢,还以为什么时候她除了有尾巴又有了超能力呢,谁知道是爬树,也不怕把腿摔折了!你说我这闺女本来就嫁不出去了,要是折了腿,这可怎么好?
陆挚含笑听赵妈妈说完,然后说:真到了那一步,我会娶她的,阿姨不要担心。
赵妈妈拍拍陆挚的手臂,笑得如春风一般灿烂:陆挚你可真是好孩子,配我们家小九委屈你了。
陆挚点点头没有说话,目光下意识地往灯火通明的大厅看了一眼,就听赵妈妈喃喃自语道:看来我回去得把小九的腿打折了才是啊!
本想抬脚进屋的陆挚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对赵妈妈说了一句:阿姨,我有女朋友了。顿了下又道,这次我是认真的,如果我们彼此合适的话,我准备定下来。
赵妈妈一脸吃了苍蝇屎的表情,然后捂着心脏走了,得,唯一不嫌弃她闺女的小伙子也已经有主了,她得赶紧去发展新对象。
走了几步,赵妈妈又回头拉住陆挚的手臂:小挚啊,你还记得小时候小九在医院做手术的时候你说过什么吗?
陆挚当然记得,那时候他还小,比赵九宫只高一个头,赵九宫见了他就甩着大尾巴跟在他后面喊陆挚、陆挚,小模样别提有多可爱了。而且他也挺喜欢她的尾巴,那尾巴比她的头还高,甩来甩去的,她看起来就像是小松鼠一般。不过有很多人不喜欢她的尾巴,所以赵爸爸带着她去医院找熟人做了好几次手术,只是没有任何效果,除了让她哭得死去活来之外,没有任何作用,今天做了手术,三天后尾巴便能再次长出来。
最后一次做手术的时候,赵九宫大哭着抱着陆挚怎么都不肯进手术室。陆挚也抱着赵九宫,对赵妈妈说:阿姨,要是以后小九嫁不出去,我娶她好了,你们别为难她了。
他的话音才落,赵九宫就带着哭腔脆生生地喊了一句:老公!
众人:
最后赵家终于不再折腾了,看到小小的赵九宫疼得死去活来,他们怎么可能不心疼?所以严格来说,没有人把当时陆挚的话放在心上,但是随着赵九宫年纪越来越大,越来越难找对象,他们不得不再次把目光放在陆挚身上。可是眼看着唯一没那么嫌弃赵九宫的小伙子也找到真爱了,赵妈妈不得不提起那件事来。
陆挚面上表情不变,语气淡然:阿姨说的是什么?
赵妈妈就算是心再大,也知道陆挚这是在跟她装糊涂,看来陆挚是下定了决心不和赵九宫有牵扯了,叹了口气,赵妈妈终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问他:饺子要不要吃?
陆挚家里没人的时候也总喜欢往赵家蹭饭,就像是赵九宫喜欢在陆家吃饭一样,都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陆挚抬头看了看楼上亮灯的房间,然后摇摇头:阿姨我吃过了,我招呼他们干活,你们快去吃吧。
赵妈妈叹口气,嘀咕着可惜了可惜了进了宅子。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17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