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16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音碟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取貨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东野圭吾:时生(东野圭吾暖心力作)

書城自編碼: 2584523
分類: 圖書→大陸圖書
作者: 东野圭吾 著,徐建雄 译
國際書號(ISBN): 9787544277723
出版社: 南海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5-7-1
版次: 2 印次: 18
頁數/字數: 312/211千字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47.4

我要買

share:


驚喜:簡體書單張訂單滿HK$200 全港免運費!繁體書單張訂單滿HK$500 全港免運費!
>>(已更新)運費計算...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掃QRCode傳送本網頁:

新書推薦:
战争的记忆:日中两国的共鸣和争执
《 战争的记忆:日中两国的共鸣和争执 》

售價:HK$ 68.4
人权蓝皮书:中国人权事业发展报告No.6(2016)
《 人权蓝皮书:中国人权事业发展报告No.6(2016) 》

售價:HK$ 113.7
中国法律史研究(2016年卷)
《 中国法律史研究(2016年卷) 》

售價:HK$ 91.6
德国哲学(2015年卷)
《 德国哲学(2015年卷) 》

售價:HK$ 113.7
经济蓝皮书夏季号:中国经济增长报告(2015~2016):结构性改革与经济二次转型
《 经济蓝皮书夏季号:中国经济增长报告(2015~2016):结构性改革与经济二次转型 》

售價:HK$ 113.7
城市蓝皮书:中国城市发展报告No.9
《 城市蓝皮书:中国城市发展报告No.9 》

售價:HK$ 91.6
易经详解与应用(增订本)
《 易经详解与应用(增订本) 》

售價:HK$ 68.4
苏梅绘本馆:自然科学绘本套装(共6册)
《 苏梅绘本馆:自然科学绘本套装(共6册) 》

售價:HK$ 116.9

 

建議一齊購買:

+

HK$ 35.4
《 酷酷的代课老师(东野圭吾超酷校园推理) 》
+

HK$ 38.4
《 东野圭吾:歪笑小说(东野圭吾非典型杰作 ) 》
+

HK$ 47.4
《 麒麟之翼(东野圭吾“加贺探案集”经典 《达文西》“年度推理小说”第1名) 》
+

HK$ 47.8
《 虚无的十字架(《白夜行》后,东野圭吾最刺痛人心的代表作) 》
+

HK$ 47.4
《 彷徨之刃 》
+

HK$ 34.2
《 信 》
編輯推薦:
★ 东野圭吾最受粉丝推崇的十大作品之一,超人气日剧《给父亲的口信》原著作品。其感人肺腑、泪中带笑的故事令人无不唏嘘动容。
★ 不像《白夜行》那般痛彻心扉,不像《恶意》那般环环相扣,《时生》是东野圭吾对亲情的极致诠释。
★ 东野圭吾风格独特的作品,幻想、悬疑、穿越、推理、亲情熔为一炉,带给你意想不到的温暖与感动。
★ 到了我这个年龄,周围的朋友都有了孩子。问及生下孩子的原因时,所有人的回答都是“顺其自然”之类。但我更想知道的,是他们能否在孩子面前自信地问:“作为我们的孩子,你觉得高兴吗?”孩子是否会回以“我非常庆幸有你们这样的父母”,其实是永远的谜。我一直想解开这一谜团,这便是《时生》的源头。——东野圭吾
★最新精装版,随书附赠时生温馨书签
內容簡介:
《时生》内容简介:日本推理小说天王东野圭吾长篇小说,带给现代人久违触动的暖心力作。23岁的拓实一事无成。他从小被人收养,一直以为自己被抛弃了,于是自暴自弃。一天,他在东京的花屋敷游乐园遇到了一个年轻人。年轻人对他说:“再过几年,你会结婚生子,你将给你的儿子取名为时生,时间的时,生命的生。那孩子长到17岁时,因某种缘故而回到过去,那就是我。”
關於作者:
东野圭吾:
日本著名作家,直木奖、吉川英治文学奖、推理作家协会奖、江户川乱步奖、本格推理小说大奖等日本重要文学奖项得主。
1985年,《放学后》获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周刊文春》推理小说榜年度第1名;
1999年,《白夜行》获《周刊文春》推理小说榜年度第1名;《秘密》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
2005年出版的《嫌疑人X的献身》史无前例地将第134届直木奖、第6届本格推理小说大奖,以及三大推理小说排行榜年度第1名一并斩获;
2008年,《流星之绊》获第43届新风奖;
2009年出版的《新参者》获两大推理小说排行榜年度第1名;
2011年,《麒麟之翼》获日本权威书评杂志《达文西》年度推理小说第1名;
2012年,《解忧杂货店》获第7届中央公论文艺奖;
2014年,《祈祷落幕时》获第48届吉川英治文学奖。
內容試閱
29

三人一回到大堂,竹美马上走上前来。

“看你们的脸色,好像进行得很顺利啊。”

“拿下,一二一五室,没错,千鹤果真在这儿。你的眼光真厉害。”

“嗬,你竟然也会称赞人!”竹美颇觉意外地睁大了眼睛。

“杰西的演技真棒,”时生赞道,“可以得奥斯卡奖了。”

“行啊,杰西。”

杰西笑了起来。“奥斯卡奖,拿来。”

乘电梯到了十二层,只见走廊上铺着厚厚的褐色地毯,四人边走边查看房间号码。多亏地毯厚,听不见一点脚步声。

他们来到一二一五室门前,决定这次由竹美出马,其他三人分候门两侧,贴墙站立。

竹美敲敲门,没有回应。冈部外出了?

刚想到这儿,她就听到开锁的咔嚓声,紧接着门也开了。

“谁?”是男人的声音。门链依然挂着,门只开了约十厘米。

竹美站到缝隙前。

“晚上好。突然造访,十分抱歉。我叫坂田竹美。”

“坂田小姐?”

“是的,我是千鹤的朋友。没听千鹤说起过吗?她来到大阪那天,我和她见过面。”

“是在宗右卫门町开酒吧的那位?”

“是的。”

“哦。”男人声音中的警惕消失了,“是千鹤告诉你这个地方的?”

“嗯,这里面有许多内情,”竹美含糊地说,“我有些话想说,千鹤还没回来吗?那么……”

“哦,请稍等。”

门先关上了,随即传来摘链子的声音。竹美飞快地看了拓实一眼。拓实点点头,抓住了门把手。

就在门被推开的同时,拓实猛拉把手。那人惊呼一声,直向外跌。拓实一把将他推了进去,随即闯进房间。竹美等人也跟了进去。

“啊,你们想干什么?”那男人尖叫道。他又瘦又矮,脸色苍白,略显憔悴,一双眼睛在金丝边眼镜后面虚张声势地瞪着。

“你姓冈部?”拓实问道。

“你们是什么人?”那人看着竹美。

“别担心,不是敌人。”

“我再问一遍,你是不是冈部?”

那人看着拓实,生硬地点了点头,苍白的脸颊上泛起红晕。

拓实生起想揍他一顿的冲动。就是这个人抢走了千鹤,这么个穷酸相的小男人,竟在这张双人床上抱着千鹤睡觉!

“拓实,”看透他内心的竹美说道,“算了吧。现在可不是对他动怒的时候。”

拓实看了看她。能算了吗?他用眼神诉说道。他咬紧臼齿,将力气运到右手上,推了一把冈部的前胸。冈部叫了一声,倒在床上。

“干什么?”

“闭嘴!你犯了什么事我不知道,干吗要将千鹤卷进来?”

冈部露出一副莫名其妙的神情,用求救的眼神望着竹美。

“千鹤今夜不会回来了,被他们掳去了。”

“啊?”冈部睁大了眼睛,“被他们发现了?”

“她走出当铺时,被他们抓去了。我们想救她,但迟了一步。”

“那地方怎么会……”冈部大惑不解。

自己被人盯梢了,这话拓实说不出口。

“你刚才说是千鹤的朋友,是说谎吗?”冈部问竹美道。

“没说谎。坂田竹美是千鹤真正的朋友。”

“他呢?”

“嗯,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千鹤的男朋友。”

冈部胆怯地望着拓实。“这么说,是浅草的……”

“听千鹤说起过?”

“说是有过这么个男朋友,但已经分手了……”

“我可不记得分手。”说出口后,拓实才觉得这话太惨了,无异于自我伤害。他低下了头。

“拓实,你看。”是时生在叫他。时生在查看一个靠墙放着的大箱子。箱子已被打开,里面装了大大小小各式盒子。“手表、装饰用品,都是新的。”

“那是什么?”拓实问冈部,“绑架千鹤的是什么人?”

“和你们没关系,是大人物之间的事情。”冈部转过脸去。

“你小子算是上流社会的吧,为什么要将千鹤卷进去?”拓实揪住冈部的衬衫领口。

“冷静点!”竹美分开了他们,“冈部先生,那些人没和你联系吗?”

“没有。”

“这么说来,千鹤还没招出这里。冈部先生,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冈部默不作声,竹美又道,“千鹤被抓已超过四个小时。那些浑蛋为了问出你在哪里,肯定用了各种手段,可到现在还没跟你联系,说明千鹤忍下来了。她是在保护你,你还装得若无其事?你还像个男人吗?”

冈部将脸扭向一边,脸色有些发青。

然而,这番话对拓实的伤害远在对冈部之上。一想到千鹤不知受到何种私刑折磨,他就浑身发颤。可千鹤忍受煎熬,却是为了保护这个瘦小的男人,这个事实令拓实大受刺激。



30

拓实在狭窄的房间里走来走去,时而哼哼几声,时而大吼大叫。时生靠墙抱膝而坐,冈部在他面前正襟危坐。竹美盘腿坐在床上,杰西横躺着。时间已过零点,但谁都不想回去,也不想睡觉。

“真郁闷。你来回溜达,就像动物园里的狗熊。”指间夹着香烟的竹美说道。她正盯着电视播放的深夜节目,像是老电影似的,是黑白的。

“这种时候还有心情看电视?”

“你满屋子打转不也无济于事?你能有什么手段?没有吧。只能等对方过来。”

“千鹤不说,他们不会知道这里。”

“千鹤会说的。再怎么坚持也有限度,她坚持不到天亮。”竹美的语调与其说是平静,不如说透着冷峻。

拓实没反驳,却抓住了冈部的肩膀。

“你小子快坦白!为什么要带千鹤到这里?他们到底要什么?为什么追踪你?”

“不是说过好多遍了吗?本来是与千鹤没有关系的。我工作上出了点事,要来大阪躲一阵子,才带她来。就这些。”

据他说,他常去紫罗兰酒吧,与千鹤熟识了,后来又一起吃过几次饭,对千鹤越发倾心,开始考虑与她正式交往。就在这时,出事了。

有关一起来大阪的事,千鹤曾说要考虑考虑,可过了两三天就同意了。坐新干线时,她坦承有男朋友,又说已下决心与他分手。分手的原因她没细说,冈部也没问。

“所以问你出了什么事?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一问到这个问题,冈部就闭口不言,连名字也不肯说。众人搜了他的身,好不容易才找到一本驾照,得知他名叫冈部龙夫,以及他的住处、籍贯、出生日期和领到驾照的日期,仅此而已。名片之类的一无所获,似乎已被他处理掉。

“你知道千鹤在受怎样的罪吗?”拓实怒吼道。

“我也很难过,但有什么办法呢?我也不知道她被带到哪里去了。”

“掳去千鹤的是什么人?知道了这个,说不定就能找到他们的藏身地点。”

冈部摇摇头,额头上泛着油光。

“知道了对你们也毫无益处。他们不是乌合之众,没有固定的藏身处。这和黑帮片可不一样。”

“说什么?阴阳怪气。”拓实揪住冈部的衣领,提了起来。冈部的脸都扭曲了。

“拓实!”时生从背后抓住他双肩,“你揍他也没用,千鹤不会因此而回来。”

“出出气罢了,让我揍几下。”

“住手!”时生转到拓实面前,“你这么做就没风度了。千鹤是自愿跟他来的。”

“这只是他的一面之词。”

“千鹤不是留了纸条吗?内容与他说的对得上。”

拓实瞪了时生一眼,松了手,接着环视众人。

“有了!这家伙不开口,我也有办法。”

“你想怎样?”竹美目光锐利地看着他。

拓实从夹克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电话号码,时生见过这个。“石原裕次郎的电话号码。”

“要和石原联系?”时生睁大了眼睛。

“不是联系,是交易。”

“他们可是干这一行的,我们主动跟他们接触很危险。他们还不知道我们找到了冈部。从千鹤嘴里问出这个地方后,会利用她将冈部叫出去,对吧?那时就有机会了。”

“我可不管他们是干哪一行的,反正这种磨磨蹭蹭的做法我受不了。我用我的办法,别拦我。如果要拦,你们就马上拿出能找到千鹤的办法来。”拓实挨个指着竹美、时生、杰西甚至冈部的脸,说道。

“行啊,这也是个办法,我也会作好准备。不过,事前得研究好作战计划。”竹美告诫道。

“婆婆妈妈的,真麻烦。我说过要用自己的方法了,别插嘴。”拓实走到床头柜前,拿起电话听筒。

“拓实!”

时生想阻拦,但竹美说了声“随他去”,将他拦下了。

“反正这个地方暴露只是时间问题,随他怎么做好了,碰碰运气吧。”

拓实边听边按下按键。

电话接通了。“喂,谁啊?”传来一个年轻男人粗鲁的声音。拓实听出此人不是石原。

“石原在吗?”

拓实的声音也很年轻。对方一听便耍起威风。

“你是哪儿的?”

“你别管我是谁,我要和石原通话。”

“无名无姓的啊。他说过,这种电话不用转,我挂了。”

看来他当真要挂断,拓实急忙道:“等等!我是宫本。”

“哪里的?姓宫本的人有的是。”

“浅草的宫本,宫本拓实。你就这么说,他知道。”

“宫本?好,我去叫。你那边的电话号码?”

“我要马上跟他通话。”

“开什么玩笑?现在几点了?告诉我号码,待会儿打过去。”

“有要紧事。他告诉我这个号码时,说随时都可以打。你别管那么多,快叫他来接,他不会进被窝的。你要是不听,石原可要收拾你。”

过了片刻,对方问:“什么要紧事?我要先转告他。”

“冈部的事。只要说这个,石原就明白了。”

对方又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思索冈部这个姓氏。

“你等着。”对方说道。

拓实用手捂住听筒,做了个深呼吸。他腋下已经出汗。时生也紧张地看着他,竹美拿过酒店里的便笺,沉思起来。

对方有了动静。

“和他联系过了,马上给你接过来。”说完,传来了轻微的碰撞声。“行了,可以讲了。”那人说道。

“喂?”拓实说道。

“宫本吗?久违了。”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但听起来比较远。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17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