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16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英文書音碟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取貨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新参者(2016版)

書城自編碼: 2712645
分類: 圖書→大陸圖書→小說→侦探/悬疑/推理
作者: 东野圭吾,岳远坤
國際書號(ISBN): 9787544281102
出版社: 南海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6-2-1
版次: 2 印次: 1
頁數/字數: 264/177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精装

售價:HK$ 45.8

我要買

share:


驚喜:簡體書單張訂單滿HK$200 全港免運費!繁體書單張訂單滿HK$500 全港免運費!
>>(已更新)運費計算...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掃QRCode傳送本網頁:

新書推薦:
可持续投资和环境市场
《 可持续投资和环境市场 》

售價:HK$ 52.2
精益制造037:成本减半
《 精益制造037:成本减半 》

售價:HK$ 44.1
调香师
《 调香师 》

售價:HK$ 32.5
并购为王:法律的策略与智慧
《 并购为王:法律的策略与智慧 》

售價:HK$ 52.2
公司控制权:专题案例与实训(第二辑):中国首富公司控制权之争
《 公司控制权:专题案例与实训(第二辑):中国首富公司控制权之争 》

售價:HK$ 52.2
晓风残月——柳永传(平装)
《 晓风残月——柳永传(平装) 》

售價:HK$ 45.2
中外民歌钢琴曲集(套装版)共三册
《 中外民歌钢琴曲集(套装版)共三册 》

售價:HK$ 132.2
父母心理学
《 父母心理学 》

售價:HK$ 58.8

 

建議一齊購買:

+

HK$ 45.8
《 红手指(2016版) 》
+

HK$ 55.7
《 满愿 》
+

HK$ 37.1
《 湖畔 》
+

HK$ 52.2
《 宫部美雪:火车 》
+

HK$ 45.8
《 宫部美雪:理由 》
+

HK$ 47.4
《 麒麟之翼(东野圭吾“加贺探案集”经典 《达文西》“年度推理小说”第1名) 》
編輯推薦:
★这是一个靠逻辑破不了的案子,情才可以!
★一部让人读后热泪盈眶的推理小说
★在这本推理小说里,推理不是重点,而是要找出人们各种行为的原因;找到凶手也不是*终目的,而是要彻查案件的原因,否则就不能真正救赎。
★对于没有情感的推理高手,案件只是案件。但到加贺面前,却是一个一个人的事情。就像发生在你我身边,近在咫尺。
★这是一个与众不同的警察。他认为破案不仅要抓获凶手,还有必要彻查案发原因,否则同样的事可能还会发生。他认为还有人会因案件留下心灵创伤,这些人也是受害者。寻找能够拯救受害者的线索是警察的职责。
★但愿我们身边能多一些像加贺这样优秀的、有人情味的警察!
★剧情与谜团的层层连接就像推倒多米诺骨牌一样,作为作家,我**次感受到了*后一张多米诺倒下时的成就感。――东野圭吾
★东野圭吾像狄更斯描写伦敦、冈本绮堂描写江户一样,描绘了保留至今的东京平民区景象。这是一部出色的悬疑作品,又是一部悲伤而温暖的人情剧。――《每日新闻》
★阿部宽、三浦友和、黑木明纱联袂主演同名日剧
內容簡介:
《新参者》是日本著名作家东野圭吾的长篇小说,一部让人读后热泪盈眶的推理小说,讲述了一个靠逻辑破不了的案子,情才可以。获得《周刊文春》推理小说榜年度第1名, “这本推理小说了不起!”年度第1名。來源:香港网上書店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新参者,指新加入、刚到来的人。】來源:香港网上書店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东京,日本桥。一个单身女人在公寓内被杀。警方发现她最近刚搬到这里居住。來源:香港网上書店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负责调查的是刚调到日本桥地区的刑警加贺。仙贝店、高级料亭、陶瓷器店、钟表店、民间艺术品店,加贺走访案发地附近一家家店铺。他的调查看上去琐碎又与案情无关:通勤轨迹不同于往常的保险员、替老板给情人买人形烧的料亭小伙计、关系不睦的陶瓷器店婆媳、因女儿私奔而断绝父女关系的钟表店老板……來源:香港网上書店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案件真相就在充满人间烟火的家长里短中逐渐显露。
關於作者:
东野圭吾
日本著名作家。
1985年,《放学后》获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开始专职写作;
1999年,《秘密》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
2005年出版的《嫌疑人X的献身》史无前例地同时获得第134届直木奖、第6届本格推理小说大奖,以及年度三大推理小说排行榜第1名;
2008年,《流星之绊》获第43届新风奖;
2009年出版的《新参者》获两大推理小说排行榜年度第1名;
2012年,《解忧杂货店》获第7届中央公论文艺奖;
2014年,《祈祷落幕时》获第48届吉川英治文学奖。
目錄
第一章 仙贝店的女孩第二章 料亭的小伙计第三章 陶瓷店的媳妇第四章 钟表店的狗第五章 西饼店的店员第六章 翻译家朋友第七章 保洁公司的社长第八章 民间艺术品店的顾客第九章 日本桥的刑警
內容試閱
1



“总算凉快些了。真是的,这才六月啊。”

聪子摆好门前的仙贝袋,走进店中。

“奶奶,您刚出院,不能那么忙里忙外的。要是爸爸看到,我会挨骂的。”

“没事,没事。我既然出院了,就不是病人了,不像平常一样干活哪行啊。俗话说,不劳者不得食。菜穗,你也得早点自食其力啊。”

“哎呀,又来了!”菜穗拿起一片蛋黄酱仙贝放进嘴里。

聪子一边捶腰,一边盯着孙女。“你还是这么喜欢仙贝。就算是仙贝店长大的女孩,也没有你这样从出生到现在都没吃腻的。”

“可这是新品啊。”

“就算是新品,仙贝还是仙贝啊。我看都看腻了,而且关键是我的牙不行了。”

“这样都还做了五十年仙贝呢。”

“我都说多少次了。我是从三十年前开始做仙贝的,之前一直在做日式点心。都是你爸爸自作主张,改成仙贝店。啊,真怀念那时的羊羹。”

“您不是经常吃羊羹嘛。”

就在菜穗抬高了嗓门时,一个穿灰色西装的微胖男子推开玻璃门走了进来。

“您好。”他精神饱满地打了声招呼,点头致意。

“田仓先生,真不好意思,这么热,还让您特意跑一趟。”聪子高声说道。

“哪里的话,这是我的工作,而且傍晚也凉快多了。我白天来过一趟,但您不在。”

“那可真是辛苦您了。我给您倒点冷饮,请进来坐。”聪子招手让他来里面的起居室。

“不,在这里就行了。今天只要给我那个就好。”田仓在空中比画了一个四边形。

“诊断证明吧?今天我和这孩子一起去拿了。我说我一个人也没事,可她不听话,偏要跟我去。”聪子脱下拖鞋。

“好了,奶奶,我去拿。”菜穗阻止了聪子,自己走到里面。

“你知道放在哪里吗?”聪子问道。

“知道,是我放的嘛。明明是您不知道放在哪里。”

菜穗说完,聪子好像说了什么。菜穗听到了田仓的笑声。

“菜穗,茶也准备一下。”又响起了聪子的声音。

“我知道。”真烦—菜穗有点生气,小声说道。



当她用餐盘端着一杯冰镇乌龙茶回到店中时,那两人正高兴地聊天。

“您的气色好多了。上次来找您是四天前吧。仅仅过了这么几天,脸色就完全不一样了。”田仓感叹着摇摇头。

“回到家里心情就不一样。反正我就是待不住,但这孩子总不让我乱动。”

“哎呀,您孙女担心您嘛。啊,谢谢。”田仓伸手拿过盛着乌龙茶的玻璃杯。

“奶奶,给。”菜穗把信封交给聪子。

“哦,谢谢。”聪子从信封中取出一份文件,迅速看了一眼,递给田仓,“田仓先生,这就行了吗?”

田仓说了句“我看一下”,接了过去。“您住了两个月院啊,真是够受罪的。”

“要是能把关键的病治好也就罢了,可是完全没好,真糟糕。而且又发现了别的病,为了治那个病住院两个月,真是窝心。”

“这里写着胆管炎。啊,还写着动脉瘤检查呢。”

“动脉瘤是最关键的。本来打算动手术,结果往后拖了。”

“动脉瘤的手术以后还要做?”

“嗯。但我都这把年纪了,与其冒着风险做手术,不如就这样撑着。”

“是啊,这很难啊。”田仓似乎有些为难,因为他说话不能不负责任。

“文件这样就可以吗?”聪子问道。

“对,和前几天我拿到的那份加起来就齐了。我马上去公司办手续,最迟下个月便可以支付住院补贴。”

“还要去公司?真辛苦啊。”

“哪里哪里。那我告辞了。”田仓将文件塞进公文包,又对菜穗笑了笑。“多谢款待。”

“多谢。”菜穗表示感谢。

聪子跟着田仓走了出去,站在店前目送他远去。



两小时后,菜穗的父亲文孝回到家。他穿着白色短袖衬衫,领口脏兮兮的,肯定是去找批发商了。

“小传马町好像出事了。”他边脱鞋边说,“那里停着很多警车,不像是交通事故。”

“有案子?”

“应该是,警察都来了。”

“这一带也不安宁了。”在厨房尝着酱汤的聪子说道,“人增加得太快,都是因为公寓建得太多了。”

文孝什么也没说,打开电视,调到转播夜场棒球赛的频道。

菜穗专心摆着餐具。公寓增加,新居民增加,坏人也就增加了—这几乎成了聪子的口头禅。

在上川家,只有三个人到齐才能开饭,这是不成文的规定。因为文孝外出,今天的晚饭比平常晚。直到不久前还是菜穗准备晚饭,但从一周前开始便换成聪子了,一切又回到了她住院前的样子。

菜穗的母亲在她上小学之前便因交通事故去世了。菜穗当时还小,但打击和悲痛至今还在她心中挥之不去。幸亏家里开店,白天父亲总能待在身边,祖母也在一起,菜穗才得以摆脱单亲家庭的孩子固有的孤独感。她渴望母爱,但祖母精心准备的饭菜总能温暖她的内心。郊游的时候,别的孩子看到菜穗的便当,都羡慕不已。

正因如此,今年四月得知祖母差点病危时,菜穗刹那间脸色煞白。她完全没有心理准备,赶到医院时,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流淌。正如聪子对保险推销员田仓所言,聪子原本是为动脉瘤手术而住院的。然而,就在手术前几天,她忽然开始不明原因地发高烧,有时甚至陷入昏迷。

这种状态持续了三天,第四天才清醒过来,菜穗见状又哭了起来。后来医生告诉她,发烧是由胆管炎引起的。菜穗这才意识到,自己一直依赖、撒娇的对象已是一个有病在身的老人。

聪子出院时,菜穗握住祖母的手说道:“以后我来照顾奶奶。您之前对我的好,我都要回报给您。”聪子闻言感动得大哭起来。

但遗憾的是,这种感人的场面并没持续太久。聪子原本就感动得快,冷静得也快。一开始她还有心情看着笨手笨脚的孙女做家务,但渐渐就变得急躁,开始插手。她要强好胜又性急,不会考虑照顾别人颜面,说话时也不会考虑如何不伤害对方。更糟的是,菜穗在这一点上像极了聪子。她对聪子说:“既然您那么多牢骚,干脆自己干好了。”于是没过多久,家里的情形便恢复到聪子住院前的样子。

只有文孝比较高兴。在菜穗负责伙食期间,他瘦了五公斤。自从聪子重新掌勺,他眼看着又恢复了体形。

“对了,闺女,你在美容学校里好好学习了吗?”

“当然啦。今天不是休息嘛,所以我才在家里。”

“那就好。”“菜穗啊,能当上美容师吗?”

“当然能。”菜穗瞪了奶奶一眼。但她实在不能说自己因为奶奶旷了好几次课。

“既然要干就好好干,早点自力更生,自己赚钱养活自己。”文孝说道,“俗话说得好……”

“不劳者不得食,对吧?我知道。”菜穗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2

菜穗从今年四月开始到美容学校学习。入学后,当她正准备努力学习时,聪子得病了。她因此落下了很多课程,最近才终于赶上。当美容师是她从小的梦想,上高中时也从未想过考大学。

她也知道家里的经营状况不太好,现在的收入勉强够维持生计。但聪子会愈加衰老,文孝的身体也不可能一直这么好。她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一旦形势转坏,只有靠自己努力赚钱养家。她想早点长大成人,自力更生。

美容学校的课上到四点。菜穗四点二十分坐上地铁,在都营新宿线的滨町站下车,走过明治座和清洲桥大道,朝人形町走去。对面走过几个穿着衬衫的男人,脱下来的西装上衣搭在肩上。今天的确很热。

从这里到都营浅草线人形町站之间有一条叫甘酒横丁的商业街,仙贝店“咸甜味”——菜穗的家——就在这条街上。

就算恭维,这条街也算不上最前沿的商业街。服装店里挂的都是中老年女装,中午时分路上都是用牙签剔牙的上班族。这条街的唯一可取之处就是保存着传统的江户风情。在发现这一点之前,菜穗一直认为任何地方都有卖三味线和箱笼的。

有家商店门口摆着木质陀螺和拨浪鼓,那是手工艺品店“童梦屋”。菜穗从门前走过时,店里有人招呼道:“回来啦?”是系着围裙的菅原美咲。

美咲在这家店打工,比菜穗大一岁。两人最近成了朋友。

“美容学校怎么样?”

“马马虎虎吧。”

“是吗,加油哦。”

“谢谢。”菜穗微一抬手。

过了童梦屋,第三家就是咸甜味。店门口站着三个男人,其中两人西装革履,另一人穿便装打扮,穿着T恤和花格短袖衬衫。

很少有男人在咸甜味门口驻足。菜穗心想反正不会是顾客,便走了过去。但当她去开玻璃门时,穿短袖衬衫的男人也往店里走去,两人差点撞上。男人马上后退一步。

“对不起,请。”男人伸出手,做了一个礼让的动作。他微笑着,露出雪白的牙齿。

“不,您先请。这里是我家。”

男子闻言点了点头。“哦,那正好。”他说着走了进去。

店里的文孝看了看菜穗和那个男人,脸上掠过一丝惊慌。他说了一声“欢迎光临”,但男人歉然一笑,摆摆手。



“对不起,我不是来买仙贝的,我是日本桥警察局的警察。”男人从裤子口袋里拿出警察手册,打开出示身份证明栏。

据菜穗所知,家里从未来过警察。她看了一眼警察手册,上面写着“加贺恭一郎”。菜穗又推测了一下他的年龄。他应该年过三十,但难以准确判断。

“昨天有一个姓田仓的人来过吗?新都生命的田仓慎一。”加贺说出一个令人意外的名字。

“啊,来过……不,光临过敝店。”菜穗答道。

“当时你在店里?”

“是。我和奶……祖母在。”

加贺点点头。“关于这件事,警视厅的人想问问你们。我可以把他们叫进来吗?”

警视厅!菜穗心下一惊。“这……”她看了一眼父亲。“那倒是没关系,只是,出什么事了吗?”

文孝问道。“只是有件事需要确认,不会耽误您很长时间。”

“哦……那请吧。对了,是不是应该把我妈也叫来?”

“就是这位小姐的奶奶吧?”加贺看了看菜穗,“如果可以,就太感谢了。”

文孝说了一声“明白”,往里面走去。

加贺把等在外面的两个男人叫了进来。他们表情严肃。菜穗完全猜不出他们的年龄,总之是中年大叔:中年大叔的发型,中年大叔的打扮,脸庞很大,小腹凸出。二人分别做了自我介绍,但菜穗并未记住。聪子跟着文孝走了出来。

年长的刑警开始提问。“听说这个人昨天来过,没错吧?”他边拿出照片边问。照片上的田仓显得老实本分。

“没错。”菜穗和聪子异口同声地回答。

“是几点来的?”刑警继续询问。

“几点?”聪子看看菜穗,“我记得是六点或六点半左右。”

“有可能是在六点半之前吗?”刑警问道。

“啊,有可能。”菜穗把手举到嘴边,“反正那时天还没黑。”

“现在这个季节,到七点天都不会黑。”刑警说道,“总之无法确定时间,是吧?”

“这几点几分实在没办法……”聪子有些缺乏自信。

“田仓先生来这里有什么事?”

“他为了给我办住院补贴的手续,需要诊断证明,我在那时交给了他。”

“他在这里待了几分钟?”

“这个嘛……”聪子略加思索,“大概十分钟吧。”

菜穗也有同感,所以没说话。她边点头边观察加贺,他正在看陈列柜中的仙贝,似乎对这番对话不感兴趣。

“那他说没说从这里离开后要去哪里?”刑警继续问道。

“他说要去公司给我办手续。”

“哦。”刑警点点头,“当时田仓先生是什么样子?”

“您指什么?”

“有没有什么地方和平常不一样?”

“好像没有。”聪子看着菜穗,征求她的意见。

“西装的颜色不一样。”菜穗对刑警说,“以前是褐色,昨天是灰色。因为昨天的那身西装比较适合他,我记得很清楚。”

“我不是说服装,我是说有没有显得慌张或很着急之类的。”

“那倒没有。”

对于菜穗的回答,刑警好像有点不满,但随即又打起精神,露出笑脸。“总之,你不记得他来这里的准确时间,有可能是六点前,也可能是六点后,应该是五点半到六点半之间,这么说没错吧?”

“嗯,或许。”菜穗和聪子对视一眼,说道。

“明白了。百忙之中多有打扰。”

“那个,田仓先生怎么了?”

“没什么,现在还在调查。”刑警向加贺递个眼色,加贺也向菜穗他们点头致谢。

三个男人走出去后,文孝忽然说了一句:“该不会是和发生在小传马町的案子有什么关系吧?”

“什么?”菜穗问道。

“你不读报吗?”文孝皱起眉头,“剃头师傅也要读报,读报很重要。”

“我不是剃头师傅。”菜穗边喊边把鞋脱掉。见矮桌上放着一张报纸,她迅速打开看了起来。

文孝说的那起案件的报道登在社会版上。一个独居的四十五岁女人在家中被人勒死,房间里没有搏斗的痕迹,因此凶手很可能是被害人的熟人。日本桥警察局和警视厅将案件定性为他杀,正在调查。

“这可是不折不扣的凶杀案。”

“田仓先生不可能和案子有什么牵连。那人怎么看都是个正直的江户人,最不喜欢歪门邪道。”

聪子走到旁边,瞅了一眼报纸。“可听刚才那几个警察的问话方式,好像是在调查田仓先生的不在场证明。他们该不是在怀疑他吧?”

“怎么会呢。要真是那样也没关系,反正我们能证明他昨天来过,会还他清白的。”

“但他们一个劲问他来这里的时间,应该很重要。”

“你们不记得准确时间了?”文孝从店里探出头来。

“我只记得在五点半到六点之间,具体时间就记不得了。”

“真拿你们没办法。”

“可您也不是整天看着表吧。”见菜穗气鼓鼓的,文孝缩回脑袋。

“真让人担心。希望警察能早点消除对田仓先生的怀疑。”聪子皱起了眉头。

晚饭后,菜穗去关店里的自动门。当门关到一半时,她发现一个男人站在门前,立刻条件反射地按下停止按钮。

男人弯下腰,探过头来。是加贺。看到菜穗,他微微一笑,说道:“对不起,耽误你一点时间可以吗?”

“啊,可以。需要叫我爸他们吗?”

“不,你一个人就行了。我只想确认一下。”

“什么事?”

“关于田仓先生的着装,你说他是穿正装来的?”

“对,他穿的是灰色正装,上次来的时候是褐色的。”

加贺咧着嘴摆摆手,说道:“什么颜色没有关系。当时他穿没穿西装上衣?”

“穿了。”

“果然是这样。你说他的正装很合身,我就觉得可能如此。”

“这有什么关系吗?”

“啊,现在还不清楚。总之多谢了。”加贺说完,在柜台上拿了一份仙贝,将六百三十元递给菜穗,“我要这个。”

“谢谢。”

“那么,晚安。”加贺和进来时一样弯腰从自动门下钻了出去。

菜穗愣了一会儿,走近自动门。在按下关门按钮前,她弓身往外看了看。几个看起来刚下班的上班族正好从门前经过,可能要找个地方去喝一杯。

街灯下的人行道前方,已经看不到加贺的身影。





3



第二天依然很热,气温在午前就开始反常地上升,高气压好像驻扎了下来。像往常一样从滨町下车的菜穗,刚从地铁站走出便已浑身是汗。

文孝正在店门口搭遮阳棚。看见女儿,他小声说了一句:“回来了?”

“我回来了。喂,爸,今天警察没来啊?”

“没来咱家,但还在这一带转悠。”文孝小声说道。

“他们在干什么?”

“我碰巧听到的,好像还是在调查田仓先生,到处打听那天有没有人看到他。他来咱家的时间好像非常重要。”

“这么说光靠我们的证词还不够?”

“是啊。”文孝走进店中。

菜穗环视四周。刑警们现在是否也在某处走访?她漫无目的地看了一眼斜前方的咖啡馆,吃了一惊。虽然隔着玻璃窗,她依然清楚地看到店中有一张熟悉的脸。对方也发现了她,不好意思地笑了。

菜穗穿过马路进入咖啡馆,走近面向道路的那张桌子。“您在监视什么?”她低头看着加贺。

“没监视什么。你先坐下来吧。”加贺举手招呼服务员,“想喝点什么?”

“不用了。”

“别客气。”加贺递过菜单。

“那我要香蕉汁。”她对服务员说完坐了下来。“您在监视我家?”

加贺笑了。“你这小姑娘真够难缠的。我不都说了吗?我没有监视。”

“那您在干什么?”

“什么也没做,只是在喝冰咖啡。换句话说,就是在偷懒。”加贺没用吸管,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你们怀疑田仓先生跟小传马町的杀人案有关吗?”

加贺表情微变,环顾四周后说道:“拜托小点声好不好?”

“您要是不告诉我,我就用最大的音量再说一遍。”

加贺叹了口气,把手指伸进微长的头发。“他是嫌疑人之一。凶案发生当天,田仓先生去过死者家。我们在死者房间里发现了保险公司的宣传册和他的名片。他本人坚称只是去死者家完成保险手续。”

“就因为这一点?”

“作为警察,这么做非常重要。”

服务员端来香蕉汁,菜穗用一根粗粗的吸管喝了一大口。

“田仓先生到我家的时间很重要吗?”她喘了口气,问道。

加贺略一思索,微微点了点头。“据说田仓先生在那天下午五点半左右离开被害人家。当时被害人还活着,因为我们已经确定,被害人此前出去买过东西。”

“哦?她买了什么?”

加贺眨了眨眼,看着菜穗。“这对你很重要?”

“不,我只是有点好奇。那是在被害之前啊。”

“她应该没想到自己会被杀吧,买东西并不奇怪。她买了一把厨剪。你知道有家叫‘刻剪刀’的商店吗?”

“嗯,我知道。”

“我们先不谈那个。据田仓先生说,他离开被害人家后,先去了你家,接着回到位于滨町的公司,将你奶奶申请住院补贴的资料交给了一名女同事,然后就回家了。”

“有什么问题吗?”

“他在回家途中见过一个朋友。根据这个朋友的证言进行推算,田仓先生离开公司应该是在六点四十分左右。但据他的女同事说,六点十分他已离开公司。也就是说,这里有三十分钟的空白。如果有三十分钟,便可以在回家途中顺便去一趟小传马町,作案后再回家。关于这一点,我问了他本人,但他坚称自己离开公司的时间是六点四十分,没有顺便去小传马町,是女同事记错了时间。”

“实际不是这样?”

“我还找到了别的同事,也说六点后在公司里见过田仓先生。作为警察,我不能对这种时间上的出入视而不见。只是,田仓先生和他的女同事的说法有一致的地方,就是从他回到公司到离开公司大概只有十分钟。这样一来,他到达你家的时间变得非常重要。从这里到他供职的新都生命只需不到十分钟。他说从你家离开后直接回到了公司,因此只要弄清楚他离开你家的时间,便可以知道他是否说了谎。”

加贺语速很快,菜穗拼命在脑海中整理他的话。

“所以您才那么关注时间问题。”

“是的。但你和你奶奶都不记得准确时间,所以我就在附近挨家询问,是否在那个时间段见过田仓先生。很遗憾,没人目击他走进仙贝店。我也问了这家店,得到的答案相同。”

“那又怎样呢?”

“这个嘛……”加贺悠闲地靠在椅子上,看着外面的街道,“目前还没发现其他嫌疑人,因此警视厅的那些家伙肯定会揪住田仓先生不放。”

“但我觉得田仓先生是不会杀人的。”

“嗯,凶手被捕后,他的朋友一般都这么说。”

菜穗闻言非常生气。“可他没有动机。”

“这个……”

“什么这个那个的?”

“动机这东西,只要本人不说,就没人知道。所以警视厅的那些人也许很快就会问出来的。”

“听起来您好像把一切都交给了别人。”

“哦?”

“您说话的方式让人感觉您在冷眼旁观。”

加贺伸手去拿盛水的玻璃杯。“调查的主角是警视厅的人,我们只是帮手,或者说是向导,只能按照他们的指示行动。”

菜穗看着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完了,幻想破灭了。我还觉得您和其他警察不同呢。要是这么说,您得待在自己的辖区。”

“我可不能一直待着。说实话,我刚调到这里,对这一带一无所知,因此决定首先观察这条街。这里真有意思,我刚去了钟表店,发现了一个非常罕见的三角柱形时钟,三面都有表盘,以同样的方式运转,到底是什么样的构造呢?”

“什么啊,您不就是在偷懒嘛。”菜穗急急喝完香蕉汁,将钱放在桌子上。她不想让这个人请客了。

“今天还真热。”加贺看着窗外说道,“你看,那些上班族脱了上衣,卷起袖子,正从人形町往这边走。”

“那又怎么了?”菜穗说得直截了当,她已不想对这个人使用敬语了。

“看,又过来一个。那人也脱了上衣搭在肩上。”

“天气这么热,那样做不很正常吗?”

“但现在已经凉快一些了。你看,有人穿着西装过来了。”

菜穗一看,窗外的确有西装笔挺的人走过。“您到底想说什么?”菜穗不由得着急起来。

“你好好看一下。从右往左,也就是从人形町往滨町走的上班族多数都脱了上衣,而相反,从左往右走的人,上衣都穿得很整齐。”

菜穗转身仔细观察。有几个上班族从右往左走过。菜穗半张着嘴,发现事实正如加贺所说,在从右往左走的人中,脱掉上衣的非常多。

“真的。”她小声说道,“为什么?是偶然吗?”

“这可不是偶然,应该有原因。”

“您知道原因?”

“算是吧。”加贺咧嘴一笑。

“您这表情是什么意思啊?故弄玄虚?”

“我不是想故弄玄虚。跟你说了,你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了不起。首先,很多上班族路过这条街,他们任职的公司大都在滨町。问题就在这里。现在是五点半,这时候从右往左,也就是从人形町走过来的都是什么人?”

“这个时间当然是……”菜穗又看见一个穿西装的人走了过来,“应该是回公司吧。”

“正确。他们此前都不在公司,应该是负责外出销售或上门服务之类的业务。相反,从左往右走的人此前都待在公司里。他们一直在开足空调的房间里待着,不像外出的人流那么多汗,甚至还有些冷,因此才穿着西装。到了这个时间,原本就很凉快了。你看看从滨町走过来的人,大部分都上了年纪。他们在公司里地位应该比较高,不需要出门工作,所以到了五点半就可以马上离开公司。”

菜穗边听边观察路人。其中自然也有例外,但菜穗觉得加贺说的很有道理。“啊……我以前都没想到。我从出生后就一直看着这条街呢。”

“嗯,因为这不是生活必需的知识。”

菜穗点点头,忽然回过神来,盯着加贺问道:“这和案件有什么关系?”

加贺将手伸向桌上的账单。“你还记得我问过你田仓先生的着装吗?”

菜穗眨眨眼睛。“那天田仓先生穿得整整齐齐的……”

“他是负责外出事务的,而且他说自己从小传马町的死者家中出来后就去了你家。他走了很多路,却还穿得那么整齐。”

“呃……也有可能是忍着酷暑特意穿的。”

“当然,也有这种可能性。但这里也可能隐藏着三十分钟之谜的真相。”加贺起身走向收银台。

“等等。什么意思?”

“接下来的事情,即便我想告诉你也不行,因为我还没解开谜团。”加贺说声“再会”,走出了咖啡馆。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17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