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16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英文書音碟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取貨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新加坡的政党政治:在野党的参政议政空间

書城自編碼: 2910437
分類: 圖書→大陸圖書
作者: 陈玲玲
國際書號(ISBN): 9787556114870
出版社: 湖南人民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6-10-1
版次: 1
頁數/字數: 304/
書度/開本: 16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44.1

我要買

share:


驚喜:簡體書單張訂單滿HK$200 全港免運費!繁體書單張訂單滿HK$500 全港免運費!
>>(已更新)運費計算...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掃QRCode傳送本網頁:

新書推薦:
欧洲专利获权策略
《 欧洲专利获权策略 》

售價:HK$ 48.7
外星人就在月球背面2:人类灵魂来自宇宙深处
《 外星人就在月球背面2:人类灵魂来自宇宙深处 》

售價:HK$ 46.3
如何成为令人信赖的理财顾问——来自顶级理财顾问的珍贵经验和有效策略
《 如何成为令人信赖的理财顾问——来自顶级理财顾问的珍贵经验和有效策略 》

售價:HK$ 80.0
日本建筑与生活简史
《 日本建筑与生活简史 》

售價:HK$ 56.8
“一带一路”法律保障机制研究
《 “一带一路”法律保障机制研究 》

售價:HK$ 37.1
麦卡锡整形外科学:原理与原则分卷(翻译版)
《 麦卡锡整形外科学:原理与原则分卷(翻译版) 》

售價:HK$ 517.4
生死民主
《 生死民主 》

售價:HK$ 136.9
爱的告别式
《 爱的告别式 》

售價:HK$ 40.6

 

編輯推薦:
1.著名企业家 冯仑 及其领导的世界未来联合顶针智库,倾力打造!冯仑本人承诺不遗余力的宣传!
2.新加坡有75%的华人,与中国同属儒家文化圈,也是一党执政的威权国家。但新加坡的社会矛盾烈度远低于中国,有很多值得中国学习、借鉴的社会治理成功经验!
3.一党执政的新加坡,在野党如何发声!
內容簡介:
执政党和在野党的合作与矛盾,是新加坡政治生活中的重要议题。本书从空间分配、空间利用、空间扩展和空间重构四个方面系统地分析了新加坡在野党的参政议政空间,展示了新加坡政党政治下在野党的生存状态,非常有助于了解新加坡的政党政治。
關於作者:
陈玲玲,湖北荆门人,深圳大学政治学硕士。现为深圳大学新加坡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曾参与2005年广东省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项目华人政治文化与政党政治、中央组织部党建研究所2013年重点研究课题国外一些主要政党严明党纪问题研究,并发表多篇新加坡研究相关论文。
目錄
引言來源:香港大書城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第一章 空间分配:在野党生长环境的制度安排 來源:香港大書城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第一节 法定空间的确立:客观上承认其合法存在 來源:香港大書城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第二节 选举空间的挤压:制度设计限制公平竞争 來源:香港大書城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第二章 空间利用:在野党参政能力的逐步增强 來源:香港大書城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第一节 对内整合:加强政党能力建设 來源:香港大書城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第二节 向外扩张:良性博弈巩固合法地位來源:香港大書城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第三章 空间扩展:在野党活动自由度的外部强化來源:香港大書城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第一节 社会转型:为在野党造势 來源:香港大書城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第二节 执政党变革:为在野党松绑 來源:香港大書城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第四章 空间重构:在野党政治地位的有效提升 來源:香港大書城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第一节 历史性突破:占据国会议席比重大幅增加 來源:香港大書城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第二节 整体效果:有序推动新加坡竞争性政党政治 來源:香港大書城BookStore,http://www.megbook.com.hk
参考文献
內容試閱
2011年5月7日,新加坡举行第16届国会选举。5月8日凌晨,竞选结果出炉。人民行动党赢得87个国会议席中的81个,蝉联执政,但得票率仅为60.14%,是1965年新加坡独立以来行动党得票率的历史最低点。新加坡反对党中的7个政党,竞选除丹戎巴葛集选区之外的26个选区的82个国会议席,竞选议席比例达到94.25%。结果,新加坡反对党工人党赢得6个国会议席(后港单选区议席以及阿裕尼5人集选区议席),获得近40%的选民支持。
工人党在阿裕尼集选区的胜利为新加坡政党竞争翻开新的一页。这是自新加坡1988年实行集选区制度以来,反对党第一次在集选区实现零的突破,并且是以将近10%的得票优势获胜,使长期一党独大的行动党在阿裕尼集选区损失惨重。此外,工人党后港单选区的候选人饶欣龙(得票率62.74%)也以25.48个百分点的绝对优势击败人民行动党在该选区的候选人朱倍庆(得票率37.26%),这是自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1991年获得后港选区国会议员后,工人党第五次在该选区获胜,该选区被誉为工人党的堡垒票仓。但除工人党外,其他的新加坡反对党在2011年大选中颗粒无收,人民党詹时中连任6届议员(1984-2011年,长达26年)的波东巴西单选区被人民行动党夺走。
2012年2月,工人党后港区议员饶欣龙因传出绯闻拒绝解释而被工人党开除党籍,后港议席悬空。5月26日,后港进行补选。工人党候选人方荣发得票率62.09%以24.18个百分点的优势击败人民行动党候选人朱倍庆(37.91%),且得票率仅比2011年大选低2.72个百分点。2012年12月,榜鹅东议员、新加坡国会议长柏默因传出婚外情而向李显龙总理辞职。2013年1月26日,榜鹅东举行补选。作为2011年大选中唯一出现三角战的选区,补选中爆发四角战。结果,工人党候选人李丽连(得票率54.52%)以超过10%的得票优势击败人民行动党候选人许宝琨(43.71%),工人党成功地在又一个选区变天。但该选区另外两名反对党候选人,新加坡民主联盟秘书长林睦荃和革新党秘书长肯尼斯,因得票率分别只有0.57%和1.20%而失去按柜金。这是林睦荃第二次失去按柜金。目前,新加坡国会由2011年5月7日选举及其后两次补选产生,共有99名民选议员,其中人民行动党80人,工人党7人。而3席非选区议员分别为在野工人党严燕松和余振忠,以及新加坡民主联盟的罗文丽。
以上行文中提及的反对党就是本书书名所说的在野党。在政党政治国家中,在野党表示,未执政的政党和执政党是互斥的集合,通常亦是反对党。在新加坡,人们也没有将在野党和反对党这两种政党状态进行严格区分,而是两者通用,并统一称之为反对党。由于特殊的政治、历史因素使然,人民行动党在新加坡长期一党独大,执掌政权;而新加坡在野党则势单力薄,活跃于政坛的政党更是屈指可数。目前,在新加坡政府社团正式登记注册的政党有24个,但其中只有极少数的政党活跃于新加坡国会选举和参政议政等活动中。以1997年到2011年4届新加坡大选资料为例,新加坡注册的24个政党中,真正组织候选人参加选举的反对党数量仅在7个左右,连续4届参选的政党更是寥寥无几。而其他17个政党在近20年时间内,几乎游离于政治活动之外,既没有组织该党成员进行竞选,也没有参与有效的政治活动,提出相关的意见或言论。1951年成立的新加坡马来民族机构在63年间从未组织成员单独以政党名义参选,实际的政治活动中也较少在公众视野出现。鉴于以上实际,笔者以新加坡在野党的近4次国会选举以及选举之外的政党参政议政情况为研究对象,将着眼点归于致力于改变新加坡政治生态的主要反对党的政治行为,以此探讨近20年的新加坡政治变迁过程。在新加坡,在野党与反对党是两个等同的概念,其语言文字则将所有未执政的政党统称为反对党。为照顾其语言文字习惯,笔者在后面的正文中将在野党也统一称为反对党(章标题除外)。
新加坡反对党参与国会竞选其实就是参政议政。这里,竞选议员就是参政,竞选中发表的言论可以理解为议政。参政议政的概念来源于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简称人民政协)的三大主要职能(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之一,是指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和其他爱国人士对国家和地方的大政方针,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中的重要问题,以及政协内部各方面的关系等问题进行的协商。本书中的参政议政被赋予了一定的引申意义。新加坡反对党的参政议政,不仅表现在国会竞选期间,还延伸到日常的政治活动中:平时的市镇理事会管理是最典型的参政,国会发言是最典型的议政。
从新加坡国会选举时期人民行动党与反对党及独立人士历届大选得票率一览表(图1)中我们可以看到:一是在得票率的绝对值方面,新加坡反对党在自1965年独立以来的新加坡国会选举中,得票率(包括独立人士选票)始终低于40%,而人民行动党的得票率则一直维持在60%以上。每届大选中,人民行动党与反对党(包括独立人士选票)的得票率至少存在20个百分点的差距。人民行动党在新加坡作为长期执政党,一党独大,而反对党政党能力较弱,发展缓慢,无法对人民行动党的执政地位构成威胁。二是在得票率的波动趋势上,人民行动党与反对党在1968年至1984年的选举中,得票率波动幅度较大;在1984年至1997年的国会选举中,各政党得票率较为平稳;2001年,人民行动党得票率急剧上升(75.29%),反对党得票率急剧下降(24.71%),产生50个百分点的差距;2006年及2011年的两次大选中,反对党得票率快速上升(约15个百分点),人民行动党得票率急剧下降。特别是2011年国会选举中,反对党得票率升至约40%,而人民行动党得票率降至1968年以来的最低点(60.14%)。
新加坡2011年大选被认为是新加坡历史的分水岭,反对党工人党首次实现集选区零的突破并获得将近40%的选民支持,而人民行动党得票率跌至历史最低点;在后港选区及榜鹅东选区两次补选中,工人党再次打败人民行动党。至此,新加坡反对党在国会中的议席比例升至19(包括非选区议员席位),逐渐挑战人民行动党一党独大的政治局面。
新加坡多党并存,一党独大的威权体制下,反对党生长的政治空间经历了怎样的发展过程?是什么原因导致新加坡反对党发展缓慢,同时,又是什么因素促使反对党逐渐由弱变强,特别是能够使反对党工人党在2011年国会选举中,取得如此大的成绩?是反对党注重增强自身能力的结果,是执政党人民行动党适应民主大背景、逐渐释放宽松制度平台的结果,还是反对党与执政党良性互动的结果?工人党所取得的突破,对于其他反对党以及执政的人民行动党会产生什么样的效应,又会给新加坡政治发展造成什么影响?这些问题引发了笔者的极大兴趣。
首先,从新加坡反对党的整体发展来看。新加坡作为一党独大,多党并存的议会制国家,人民行动党以廉洁高效的政府运作和经济繁荣、社会稳定的发展实绩赢得了世界的广泛关注与赞誉,而与之并存的反对党一直处于被忽略乃至被遗忘的状态。弱势的反对党在新加坡的政治生存环境如何?具体有哪些因素导致反对党软弱无能?反对党面对既定的生存空间有没有尝试做出调整及改变?若有,又是利用什么途径促进政党能力提升,实现政党逐步发展的?
其次,从新加坡反对党与执政党人民行动党的关系来看。执政党通过各种制度设计规定了反对党的生存与发展空间,反对党只能在既定的制度空间内加强自身建设,谋取发展。但这种制度安排并非一成不变。社会的转型,现代信息技术特别是新媒体的产生及广泛利用,使执政党高度的社会控制难以维持;民主观念的传播,年轻一代选民积极参与投票,使得执政党不得不调整政策以回应选民的需要。这些变化对反对党发展是机遇还是挑战?执政党会在哪些方面进行改革,这种调整会对反对党造成什么影响?同时,反对党自身的角色定位会不会随着社会变迁、人民行动党的政策调整而做出改变,人民行动党对不同类型的反对党又会分别持什么样的态度?整个关系调整的过程会朝着良性互动的方向发展吗?
再次,从新加坡反对党对新加坡政治发展的影响来看。新加坡反对党作为新加坡政治生态的一部分,其发展会对新加坡竞争性政治产生或多或少的影响。反对党竞选理念的传播会逐渐带来社会价值的多元化。反对党由弱小到逐渐强大的转变会在多大程度上对执政党造成挑战,能否威胁到其对社会的统治?尤其是2011年大选中,反对党工人党取得辉煌的成绩,成为新加坡力量最大的反对党,近40%的选民支持率说明选民希望反对党取人民行动党而代之,还是只是为了达到监督制衡人民行动党的目的而将选票投给工人党?工人党所取得的成就将在哪些方面、在多大程度上影响新加坡政党政治的发展历程,整个影响过程又是如何进行的?以上疑问引起了作者的兴趣。


第一章 空间分配:在野党生长环境的制度安排
列斐伏尔认为,任何一个社会,任何一种意志相关的生产方式,包括那些通常意义上被我们所理解的社会,都生产一种空间。这种空间通俗地被认为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一种虚拟存在。无论哪一种空间的生产,都是在既定的制度安排下进行的,所谓的看菜下饭量体裁衣,大抵都是在菜衣的基础上进行的。新加坡在野党的生存空间是客观存在的,新加坡政府通过宪法确定新加坡在野党的地位,承认其合法存在,为在野党的政治运作奠定了法律基础。但实际操作中,执政党又利用选举制度的设计,挤压反对党生长的政治空间,使反对党无法公平地与人民行动党竞争选举。反对党被分配的政治空间,决定了其进行政治活动的自由度。
第一节 法定空间的确立:客观上承认其合法存在
新加坡是一个典型的法治国家,通过完善的法律将社会、经济、政治生活的方方面面加以规范。即使有些法律为了保证新加坡的社会稳定、民族和谐,在一定程度上对一些政治主体存在一定的倾斜,但是,新加坡政府、政党及民众默认并严格遵守法律规定的自由度,都要在法定空间的制度安排下进行活动。
新加坡宪法规定新加坡是议会民主制国家,实行多党并存的政党制度,政党设立自由,取得国会议席多数的政党组成政府。新加坡前民选政府部长马绍尔这样定位反对党:反对党的职责是积极地监督和客观地批评政府的行为,以确保政府能够听到少数人没有恐惧的声音,同时使陶醉于执政者新发现的权力的大多数不会滥用权力,不会利用独裁统治恣意地蹂躏人民。目前,在新加坡政府社团正式登记注册的政党有24个,其中活跃在近四次新加坡大选中的主要政党,除执政党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外,主要是工人党、新加坡人民党、新加坡民主联盟、新加坡民主党、新加坡正义党、国民团结党等被统称为反对党的政党团体。
一、宪政层面:政党登记自由
工人党:老当益壮
工人党(Workers Party)是新加坡存在时间最长的反对党,自20世纪50年代就活跃在政治舞台上。2011年大选后,工人党已成为新加坡知名度最高、力量最为强大的反对党。为了实现对执政党的有效监督,马绍尔于1957年11月7日创立工人党。由于领导层政见不同,1963年工人党内部出现分裂,自此该党归于沉寂。1971年领导人更换,出现重新振作的迹象。1972年和1976年的大选中,该党均取得良好的成绩,但终究力量较弱,难成大器。由于该党成立初期成员多为工人,所以其政治主张是要求实现经济平等,人民享受免费医疗和免费教育,反对人对人的剥削。新加坡工人党的宗旨是尽其所能服务新加坡人民,在工人党成立50多年的历史中,它尽力在每届大选中提供尽可能多的、与行动党持不同政治哲学的候选人,使得新加坡选民有投票选择的机会,以确保选民在议会选举中自由投票选择自己的统治者的基本权利得到保障。
1981年安顺区补选,惹耶勒南打败行动党候选人,当选为安顺区议员进入国会,成为新加坡独立以来的第一位反对党议员,打破了行动党自1966年以来对国会全部议席的垄断,创造新加坡反对党历史上的奇迹。1988年选举时工人党遭受三重打击,秘书长惹耶勒南被取消参选资格、22名马克思主义者被逮捕、执政党引入集选区制度,尽管如此,工人党竞选团队在当时最大的集选区友诺士集选区仍然获得了49.11%的得票率。惹耶勒南面对强大的执政党压力,依然带领这个政党渡过多次危机,确保它在政治道路上继续发展,他是最受尊崇的大无畏雄狮和人民的政治家。他在1980年到2006年的8届选举中不断挑战,争取选民的支持。1991年,工人党候选人刘程强在后港单选区赢得选举,当选为国会议员,他是新加坡历史上继惹耶勒南与詹时中之后的第三位获得国会议席的反对党成员;2001年领导层更替,刘程强接任惹耶勒南成为工人党秘书长,同年选举中,刘程强连任后港区议员;2006年政党获得更大发展,工人党派出20名候选人参与议席角逐,最终刘程强在后港单选区以62.74%的得票率打败行动党候选人刘锡明,连任后港区议员。同时,工人党主席林瑞莲率队角逐阿裕尼集选区,并取得43.91%的好成绩,获得非选区议员的资格。2011年大选,刘程强率领工人党精英团队在阿裕尼集选区击败部长杨荣文领军的竞选团队,实现1988年集选区制度实行以来的首次突破。在威权政治体制下,工人党不断努力提升政党能力,拓展发展空间,深入群众,逐渐赢得选民的稳定支持。
民主党:命途多舛
新加坡民主党(Singapore Democratic Party)成立于1980年9月,是新加坡大选中活跃的两大反对党之一。其最初的宗旨是反对共产主义,实现新加坡社会的民主,它主张新加坡所有的反对党联合起来,与行动党实行有效竞争,逐渐打破人民行动党的一党统治。在创始人詹时中的带领下,民主党在20世纪80年代盛极一时。在1991年大选中民主党赢得三个国会议席,在中、上层知识界具有一定的影响。1992年,民主党秘书长詹时中为民主党引进徐顺全,由于两人存在路线争议,政见不和,詹时中被排挤。詹时中离开民主党后,至今民主党未获得国会议席。徐顺全接任詹时中成为民主党新的秘书长,以多次反对执政党而知名,他主张采用体制外的抗争行动来对抗人民行动党,抵制其独裁统治,并多次在未经政府当局同意的情况下,举行户外游行演说等活动,后被政府当局以无准证演讲及无准证集会罪名判决入狱,詹时中曾形容他在走危险的路。
民主党领袖所涉及的官司之多,在反对党阵营中无出其右,党秘书长徐顺全和担任中委的妹妹徐淑真都因没有支付名誉损失赔偿金和堂费分别被法庭宣判破产。徐顺全因在2001年大选期间诽谤当时的总理、现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以及李光耀资政罪成,过后于迟迟不愿支付50万元的名誉损失赔偿,在2006年2月被法庭宣判破产。尽管如此,他却在没获官方受托人及报穷司批准的情况下,于2006年4月1日企图出境前往土耳其参加一项国际民运大会,被初庭罚款4000元。高庭9月4日驳回他的上诉,但他选择不缴交罚款以坐牢三星期代替。他妹妹徐淑真等人又因党报《民主报》在评论中借NKF基金会事件对领导人做出不实指责而被总理和李资政起诉诽谤。高庭2006年9月宣判两兄妹诽谤罪成,必须对两位领导人做出赔偿。徐淑真因涉及另一起官司但却迟迟不依照庭令缴付堂费,被总检察署入禀法庭被判破产。事缘前年8月徐淑真、党员摩妮卡古玛及党支持者叶景和在中央公积金局大厦前举行非暴力示威,后来在警方的劝请下自行解散。她们过后向法庭申请裁决警方当天强行驱散示威者的做法,违反宪法及相关的法律规定。总检察署过后成功向法庭申请撤销徐淑真等人的控诉,法庭下令她们须支付两万多元的堂费。但三人后来没有依时还款,被判破产。徐顺全宣称要通过抗争来为新加坡人争取民主,但他们所采取的激进方式同社会环境格格不入,完全脱离民众的基础,既无法获得选民认同,对政党发展也毫无助益。据知正因对民主党的发展路线存有争议,大选后多名要员包括原主席林孝谆、原助理秘书长黄汉照、原财政阿都拉昔和原助理财政梁廷玮都已相继离去。
民主联盟:联盟不联
新加坡民主联盟。2001年7月28日,筹组近10个月的新加坡反对党联盟新加坡民主联盟正式成立,新加坡人民党、国民团结党、新加坡马来民族机构以及新加坡正义党,将共同以新加坡民主联盟的旗帜展开宣传和政治活动。民主联盟的成立是要团结新加坡的各反对党。大部分新加坡人都希望反对党能团结起来,形成强大力量来和执政党抗衡。民主联盟的组成,就是要迎合新加坡人的这个意愿,以突破新加坡反对党一向予人弱小、一盘散沙和成不了气候的形象。这是新加坡历史上首创的反对党联盟,其最终目的是整合各联盟政党的政治资源,争取更多的国会议席,从而使新加坡最终能够走向一个更民主的两党制政治体系。
由多个政党组成的民主联盟在成立后的三届大选中,积极推出候选人,争取国会议席。2001年的选举中,新加坡民主联盟获得12.03%的得票率,相对于工人党3.05%、新加坡民主党8.09%的得票率而言,是较为成功的;2006年大选中,新加坡民主联盟获得32.5%的得票率(工人党38.4%、民主党23.2%),詹时中继续连任波东巴西议员,蔡厝港单选区的民主联盟候选人谢镜丰以34.66%的得票率输给行动党候选人刘绍济,但因其是落选候选人中得票率最高的一位,顺利成为非选区议员。2011年大选,新加坡民主联盟仅获得30.06%的得票率,相对于工人党48.60%、民主党36.76%,特别是2008年才成立的革新党31.78%的得票率,表现较差。
2007年1月,团结党宣布脱离民联。2001年7月加入新加坡民主联盟的团结党,在2001年和2006年两届大选中没有突出自己的身份,对一个政党来说,没有获得广大选民群众的认识,缺乏知名度,根本谈不上党务的拓展。团结党2007年脱离民联后开始着手从各方面打造新的形象,要重新唤起选民群众对这个政党的认识,包括先把原位于克罗士街上段芳林大厦的党总部,在2007年初移往惹兰勿刹一带。接着是建立自己的品牌,让党员穿上
新的党员制服,大批党工走访选区时,都已一律换上橙色短袖汗衫,希望给人一种亮丽和显眼的感觉。同时,团结党换了党报的名称和设计,把旧名称《团结报》取消,由《北极星》(North Star)取代。它开始向大学和非政府组织伸出触角,希望为2011年大选物色至少十名年轻新候选人。 这个论实力位居反对党第二(工人党第一)的政党已定在2008年第一季敲定大选竞选策略,从候选人、选区和基层这几方面做选前的准备。它通过互联网,公开在网上征求有志者加入成为新候选人,同时,其他政党的要员也有意加入团结党,如前工人党中委吴明盛3月加入团结党;前新加坡民主党中委梁廷玮在7月退党后,重回团结党;前民主党的国会议员蒋才加入团结党等。2007年,团结党所吸引的新党员超过30人,该党还在继续物色有潜能的新的年轻候选人,为党注入新血。寻找有潜能新候选人对团结党来说很重要,我们需要至少十名新候选人,越年轻越好。
由新加坡人民党、团结党、马来民族机构和新加坡正义党组成的民主联盟,在团结党脱离之后只剩由波东巴西区议员詹时中领导的人民党支撑。马来民族机构和新加坡民主党双双陷入自身难保的局面。马来民族机构因内部党争越演越激烈而自顾不暇,新加坡民主党则是诽谤官司缠身及屡次采取街头抗争方式挑战法治与司法制度。人民党不得不设法加强同民众的接触,2007年9月,在市区森林大厦一带租下一个新会所作为党的新总部,也用来举办活动及同民众聚会。人民党主席沈克栋说,党内已对未来拓展党务取得了共识,决定把主力放在2006年大选所参选的各个选区。人民党党员2006年在民联的旗帜下分别角逐波东巴西区、麦波申区及白沙榜鹅集选区。
革新党:年轻气盛
2008年4月17日,曾经领导工人党长达31年的前秘书长惹耶勒南到社团注册局正式提交成立新政党改革党的注册表格。18日,惹耶勒南召开记者会宣布成立改革党,以改革国家体制所出现的各种弊端,为新加坡人争取应有的公民权利和尊严。改革党如获批准成立,将是自2001年本地四个政党联合成立新加坡民主联盟以来的另一个新政党。改革党以改革为口号,要求政府依法行事、受国会制约、让司法独立和消除社会贫穷。这些都是大计划大目标,惹耶勒南往后如何开启改革之路,直接决定这个新政党的存在价值。82岁的惹耶勒南2007年5月脱离穷籍后,便在几名支持者的协助下着手组织新政党,当时定名为民主改革党(Democratic Reform Party),正式注册时改为改革党(The Reform Party)。据知,他的忠诚支持者黄德祥(66岁)和商人黄泗荣(34岁)?都是这个新政党的临时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他们在2007年为筹建新党,协助惹耶勒南四处张罗,已招募到成立社团所需的至少十名新加坡籍成员,并且已经拟好章程,一完成注册手续,惹耶勒南将出任首任秘书长。客观而言,惹耶勒南虽是政坛元老,但多年来没有提出任何鲜明的政治主张,自1997年参加大选之后,已因破产无法参加过去两届的大选,号召力大不如前。他年事已高,要卷土重来谈何容易,况且,如何同年轻选民有效地沟通和争取他们的支持,对他是个高难度的挑战。
2008年7月3日,革新党(前称改革党)成立,这个由新加坡反对党之父惹耶勒南组建的政党是新加坡最年轻的政党。惹耶勒南为反对独裁统治所做的斗争为绝大多数人所熟悉,他的贡献向新加坡人民展示了民主与自由选择是新加坡国民与生俱来的权利,政府应该服务国民而不是反其道而行之。革新党是一个诞生于自由市场经济时代的自由党,它相信政府应该扮演好照顾社会穷人、修正政府缺点、促进经济增长和增加就业的角色。它认为政府应服务人民而不是控制人民;社会应有充分的透明度和问责制度,新加坡普通公民的福利应当作为政府福利的核心,以提高实际收入和人民大众的生活质量为主要目标。新加坡革新党的使命是建立一个充分参与、表达自由的多元、民主、以人为本的社会;是建立一个促进创造性,民众在安全和信任的环境中自由发表言论的国家;建立一个有别于过去的强调身份、种族差别的真正的新加坡。简而言之,是一个能够充分利用最优秀的资源人民的新加坡,一个年轻的能够在21世纪作为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屹立于世界自由民主国家之列的新加坡。革新党从2008年成立,一路坎坷。创始人惹耶勒南在该政党成立3个月时去世,其长子肯尼斯开始着手该党建设。在政党成立一周年时,肯尼斯将其改头换面,把Reform Party的中文名改为革新党,并宣布党的新政纲、新形象以及设立新网页,积极招贤纳士。2009年4月,肯尼斯出任革新党秘书长,接手领导革新党。5月,原革新党主席黄德祥和其他三名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因不满肯尼斯的行事作风而一起退党,黄德祥批评肯尼斯急于掌权。由于这次退党的都是核心党员,对这个反对党参加马上来临的大选的部署造成了不小的影响。2010年,这个反对党阵营中后势看起的政党再闹内讧,曾宣布将代表革新党参选的政府奖学金得主陈礼添和潘群勤夫妇以及财政张强才,因不满肯尼斯对他们的言论自由所做的限制,以及肯尼斯同波东巴西区议员詹时中讨论加入新加坡民主联盟的情况,而宣布退党。2011年2月,包括曾高调公开介绍将参加5月份大选的候选人在内的好几名主要党员集体要求退党,这是该党第二次发生主要党员集体退党事件。革新党在这样的情况下继续组织候选人参与竞选,最终在2011年大选中赢得31.78%的得票率,政党能力得到有效体现。
新加坡作为议会民主制的国家,在法律上允许除执政党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外的其他政党的存在,并且允许其在一定的空间内活动,发挥相应的作用,包括接受反对党作为民意表达的一种渠道进入国会。这种多党并存的政党制度,在法律层面上为反对党的生存空间创造了合法性基础,对行动党、政府、社会而言具有较大的积极作用。但学界普遍认为新加坡虽然承认反对党具有合法地位,但政府并未给反对党在公平基础之上进行政党竞争的机会,并且新加坡的政党制度实质上是人民行动党一党独大制。对在新加坡实行多党制的想法,李光耀始终持否定态度,他坚持认为,在新加坡,建立一个公正、合理地治理国家的政府的关键在于执政党人民行动党本身,新加坡的议会民主有别于西方所一致宣扬的议会民主,新加坡国会中并不一定要有一个反对党的存在。吴作栋和李显龙也同样认为新加坡的人才资源有限,实在是没有足够的精英组成两大政党。人民行动党的一党独大,是新加坡政府有意为之。一方面,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和政府高度整合,党政没有实行严格的分离,党的领袖又多是政府高级官员,这种人民行动党就是政府,而政府就是新加坡的体制使新加坡的政治力学始终有利于人民行动党,而不利于反对党的成长。另一方面,新加坡的法律制度方面向人民行动党倾斜。用法律制度承认反对党存在的合法性同时,又通过各种有利于行动党的制度设定来限定反对党的合理扩大。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17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