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虚拟战争

書城自編碼: 2893733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小說科幻
作者: 薛西斯
國際書號(ISBN): 9787530670484
出版社: 百花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6-09-01
版次: 1 印次: 1
頁數/字數: 304/237000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59.3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隐藏的文脉:北京书院述微( 作家解玺璋文化随笔   溯源北京文脉,追摹文士遗风)
《 隐藏的文脉:北京书院述微( 作家解玺璋文化随笔 溯源北京文脉,追摹文士遗风) 》

售價:HK$ 57.6
哲学、历史与僭政——重审施特劳斯与科耶夫之争
《 哲学、历史与僭政——重审施特劳斯与科耶夫之争 》

售價:HK$ 114.0
Xilinx FPGA权威设计指南:基于Vivado 2023设计套件
《 Xilinx FPGA权威设计指南:基于Vivado 2023设计套件 》

售價:HK$ 237.6
闽南人及其邻近族群:郭志超教授人类学随笔
《 闽南人及其邻近族群:郭志超教授人类学随笔 》

售價:HK$ 153.6
心理治疗中的依恋访谈
《 心理治疗中的依恋访谈 》

售價:HK$ 129.6
为何生活越来越像走钢索
《 为何生活越来越像走钢索 》

售價:HK$ 69.6
情感的转化力量:AEDP的疗愈之路
《 情感的转化力量:AEDP的疗愈之路 》

售價:HK$ 143.8
美国产业关系领域的起源与演变
《 美国产业关系领域的起源与演变 》

售價:HK$ 81.6

 

建議一齊購買:

+

HK$ 52.5
《 黄 》
+

HK$ 52.5
《 热层之密室 》
+

HK$ 54.0
《 佩特罗夫事件 》
+

HK$ 59.7
《 剪刀中的幽灵 (朗朗书房·暗影长廊)岛田庄司主编《本格推理世界》大陆撰稿人河狸的推理力作 》
+

HK$ 44.7
《 恶意的平方 (朗朗书房·暗影长廊)《推理大师》《谜·悬疑》原主编烧脑推理作品 》
+

HK$ 52.5
《 利比达寓言 》
編輯推薦:
岛田庄司专文解说推荐
当代中国推理小说新锐之作
入围第四届岛田庄司推理小说奖决选名单
一场超逼真在线游戏里上演的生死对决!
在过去的奖项评审中,我从未对任何一部作品产生过像对《虚拟战争》这样的感情。岛田庄司
作者设计出穿越于真实和虚构之间的竞赛,透过电脑游戏,两组人马想尽方法置对方于死地。和一般的游戏不同,操纵者还得进入虚构的世界接受真实的挑战并体验死亡,因此作者的逻辑能力很强,连读者也必须随时分辨自己所处的位置,融进虚构,享受真实。张国立(作家)
內容簡介:
《虚拟战争》是一部中国当代长篇推理小说,岛田庄司专门撰文解说推荐,入围第四届岛田庄司推理小说奖决选名单:制作人李诗庄和设计师朱成璧对于游戏
《H.A.》的收费方式分歧严重,游戏运营陷入僵局。他们决定分别率领侦探组和凶手组在游戏中较量,败者出局。在《H.A.》世界中,PvE区域能将各种
伤害强制归零。凶手组的任务是在这不可能发生死亡的区域内杀掉侦探组;而只有存活下来或破解凶手组的谋杀手法,侦探组才有获胜希望。在这个空前巨大的密室
中,一场生死较量开始了。
關於作者:
薛西斯
凭《虚拟战争》入围第四届噶玛兰岛田庄司推理小说奖决选名单。作品《托生莲》获2013角川轻小说大奖铜奖,《不死鸟》获第九届温世仁武侠小说大奖长篇组三等奖。
目錄
序幕
间幕 游戏规则
第一幕 白银独角兽的处刑盛宴
第二幕 借星火为灯 引我渡黄泉之河
第三幕 世界树 永远的火焰
终幕
第四届噶玛兰岛田庄司推理小说奖决选入围作品评语 岛田庄司
內容試閱
上级圣旨如山,朱成璧不满归不满,周五仍硬着头皮去找李诗庄恳谈。当然李诗庄对她印象不好,一进门就给了她一个酸溜溜的软钉子。
找我有什么事?新制作人。
我称不上新制作人,只是你的联合制作人。朱成璧尽可能摆出可亲的笑容说,昨天会议上我态度比较不留情面,先跟你说声抱歉。
李诗庄像看什么无趣表演似的斜着眼看她。
我十点半有一场会议,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请赶快说。
很好,不吃这一套。
我想你也知道我今天来这里做什么,唐总跟我说了,你要辞职?
李诗庄没回她话,只是挑了挑眉。这时朱成璧才第一次仔细看他的样子。眼神锐利,嘴唇很薄,双眉细长上挑,再配上那张没半点表情的脸,给人一丝不苟、难以亲近的印象。
能请教是什么原因吗?
我认为一个游戏只需要一个制作人,而唐总选择了你。
朱成璧头一次认同他的意见。
我承认你的说法让我松了一口气,我也不想要多头马车。不过不需要做到辞职的地步吧?我来到UB的目的,只是为了让《H.A.》能上市并运转,但你才是《H.A.》的父亲,少了你的话,这游戏是没有办法完成的。
李诗庄对她戴的高帽并无反应,只说:你知道为什么公司这么急着再找一个制作人来吗?
和李诗庄开过两次会,朱成璧大概也猜得出来理由,但她不好意思当面讲。
李诗庄自己倒是直言不讳:我是股东的眼中钉,但他们又不敢抽换握有整条技术命脉的我,所以才找了这么迂回的方式所谓联合制作人,只是想削弱我的职权而已。你一定也很清楚这一点,才找上门来求和不是吗?
朱成璧听到求和两个字,不悦地眯起了眼睛。
李诗庄继续说:要我释出手中权力又继续卖命,天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如果想把我架空,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你也知道,一旦你走人,《H.A.》等于先垮一半,搞不好都不能上市。都付出五年的心血了,只因为这一件事,你就宁可推倒整座碉堡吗?
李诗庄冷冷地说:如果《H.A.》要被你们这样搞坏,那不如现在就倒了吧!
朱成璧倒抽了一口气,不服气地说:你根本还不认识我,凭什么说我会搞坏《H.A.》?
李诗庄停顿了几秒,冷笑了一声。
是吗?那我们来谈谈收费模式的事吧!他说,从那天会议上听得出来,你很反对把PvE全部拿掉的提案吧?
是,我认为那不是个好的做法。
那你打算怎么做呢?

成璧反问道:这也是我最不明白的地方《H.A.》最大的难关就是财务,这是我被找来当制作人的主因。但事实上,《H.A.》要寻找其他的收费点并不
困难,例如对游戏内的装备、技能进行收费,收益上应该就能有巨大的突破了吧?可是就我所知,你一直强烈反对这些提案,是吗?
是,我认为那样违反了设计的原意。
设计的原意?是出于什么原因,让你不希望将这些作为商品贩卖呢?
我不清楚。
咦?
我并不是游戏设计师,但设计这款游戏的人当初就是因为不愿意将这些东西当作营利商品,才设计了死亡收费这一套机制,我不想违背他的意愿。
这样的回答让我很困扰,你好歹也是制作人啊!要不然你去问问原来的游戏设计师吧?已经离职了吗?
已经去世了。
哦??喔,抱歉。这点朱成璧倒是始料未及。
无所谓。总之??这就是我和股东一直僵持不下的唯一原因,如果要我把《H.A.》让渡给股东的傀儡,变成背离设计初衷的游戏,那我宁可现在就毁掉。
真是不负责任,朱成璧心里冷冷地想着。李诗庄像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似的说:我也知道财务是最大的问题,所以并不是没有提出解决方法。上次会议上,股东们基本上也未表示反对。准确地说,强烈反对的只有朱小姐一人。
我在会议上已经把我反对的理由说得很明白了吧?
是,我承认你说得有道理,轻松取向的玩家可能会流失一大部分。不过反过来说,技术取向的玩家也会增加,所以总人数不一定会减少。我们只要尽量将《H.A.》往这个方向修改就可以了。
朱成璧皱起眉头:《H.A.》是想设计给青少年玩的游戏吧?我认为你这样做才是违反设计原意呢!
这句话大概真的冒犯到李诗庄了,只见他眯起双眼,竖起了那对细长的眉。
过了一会儿,朱成璧叹了口气,说:你真的想过实施了这个设计之后,《H.A.》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吗?
李诗庄眼神变得更冷,没有回答。
朱成璧微微笑道:在这之前我试玩过《H.A.》一段时间,《H.A.》是一个很拟真的世界,像梦中才会出现的桃源乡。我喜欢她的世界,也是因为这一点才接下制作人的。
这座用最丰厚的细节一砖一瓦堆起来的美丽城堡,如果把护城河抽掉,会怎么样?你吸引来的会是最追求效率的玩家,他们会推倒城墙,砍掉国王和王后的脑袋,最大限度地运用夺来的财产。这也是一种游戏的类型,但你觉得这是应属于《H.A.》的面貌吗?
李诗庄只以一声冷笑回应了她的恳切言辞,说:朱小姐,我已经明白你非常反对我们的构想了。那么我是不是能够请教你,你有什么替代方案呢?
我还不够深入了解游戏,现在没有办法立刻提出解决方案。
没有深入了解游戏,但已经足以对游戏的定位指手画脚了吗?
朱成璧瞬间被一股强烈的不悦感支配。李诗庄两手一摊:《H.A.》的设计初衷是什么,我不认为你会比我更了解。《H.A.》应该是什么面貌,我也不觉得是由你决定的。老实说,我觉得你对我提案的排斥已经强烈到不理性的程度了。
朱成璧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仿佛能听见自己心脏紧缩的声音。
她无法否认李诗庄的批评,自己确实是出于私心,排斥竞争性过强的游戏。
她顿了一下,说:我曾经经手过类似的游戏,当时一败涂地,引发了令人非常遗憾的后果,因此现在对这方面格外审慎。
是吗?李诗庄似乎也不甚关心,会不会有些矫枉过正了呢?
她忍不住轻叹一声果然资料上说的一样,李诗庄经历辉煌,是典型的超级高才生,但他并非正统游戏界出身,只是因为做人工智能的研究才搭上了这个时代的顺风车,对游戏界的消息其实不甚了了。
不过这样也好,对朱成璧来说,她也不想旧事重提。
两年来她动弹不得,几乎要放弃游戏这个领域,现在终于重新迈出一大步了,她说什么也不想再重蹈覆辙。
不论修改客群方向是不是违背设计原意,游戏已经接近收尾状态,最好不要再有很大的设计变更,在这个前提之下,不拿掉PvE区域就是我的底线。
可是不拿装备、技能这些东西来谋利,也是我的底线。
我会找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给你,请你相信我。

诗庄闻言忽然轻轻一笑,说:你是被钦点来的制作人,这样纡尊降贵,不觉得很不愉快吗?其实,我想拿掉PvE也不只是营利上的考虑,你刚才说的那些桃源
乡、梦幻城堡什么的,哈哈??他耸了耸肩,我只是觉得PvE区域挺无聊的,如果全部开放成PvP应该会比较好玩。
朱成璧觉得脑子里有一根弦断了。
她看了一眼墙上的钟,两人想法大相径庭,自己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都无效,这样下去不会有结果的,只是徒然浪费时间罢了。
她绷着那张没表情的脸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说:这样吧!我们来比赛好了。
这下连李诗庄也愣住了。
比赛?
是啊!我想保住PvE,你想拿掉PvE,那我们就在游戏里比一场定胜负好了。
我为什么要和你比?解决不了我的问题,你就得卷铺盖走路。
果然,他的请辞就是做做样子,那些赌气的话是说给股东跟唐总听的,不是说给她听的,朱成璧也不甘示弱地冷笑了一声。
是吗?其实游戏做到这种程度了,虽然临时大换血是重伤,不过阵痛期忍一忍也就过了,优秀的程序设计师很多,你也不见得就这么无可取代。
果然李诗庄脸色立刻垮了下来。
朱成璧继续火上浇油:想试试看我和你谁会留下来吗,股东的眼中钉?
李诗庄沉默了十几秒。
终于他缓缓开口:比什么?
朱成璧心里松了一口气,其实如果僵持下去,UB留李诗庄的概率还是比较大。为了证明这个桃源乡应该不是你想象得那么无趣,这样吧!你再去找两个队员过来,三对三
李诗庄专注地盯着她。
朱成璧心底直冒汗,脑中一片空白现在她也是骑虎难下。如果提出来的比赛无法让他感觉到自己的诚意,很可能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就溜走了。
沉默了片刻,朱成璧咬了咬牙,终于开口说道:三对三我会在PvE区域里,把你们全部杀光。

结果就变成现在这个情况了。
所以你打算怎么在PvE里杀光他们啊?
不知道。
山猫与安娜面面相觑。
朱成璧垂头丧气地说:我那时候是有点气昏头了。
过了一会儿,山猫说:要不要直接道歉比较快?
你也给我提出有骨气一点的建议吧!
可是所谓的PvE,不就是无法杀死玩家的区域吗?这根本是不可能犯罪啊!
不做到这种违反天道等级的任务,那家伙根本不可能承认我啊!她像辩解般慌张地说,那个人很好强,如果承诺了我,应该是不会反悔的。如果我能在游戏内赢过他,让他承认我对这款游戏是认真的,也许他也能认可由我来带领《H.A.》吧。
山猫长叹了一口气,说:这就是小璧呢!而安娜自始至终不置可否,只是默默啜饮自己的黑咖啡。当他喝掉最后一口咖啡后,将雪白的瓷杯往桌子正中央重重一放,杯底的咖啡渣看起来像一个大型旋涡星系。
他不爱说话,开口都直指重点。
老实说,我比较在意你跟他说的三对三是怎么回事呢。
果然朱成璧像被踩到尾巴的狗一样肩头一跳,她嗫嚅了一会儿,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两人,说:所以我需要你们的帮忙,拜托加入我的队伍吧!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