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招摇:全二册

書城自編碼: 2894099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青春文學古代言情
作者: 九鹭非香
國際書號(ISBN): 9787540476977
出版社: 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6-08-01
版次: 1 印次: 1
頁數/字數: 560/434000
書度/開本: 16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87.0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海上的抵抗: 自由法国海军史
《 海上的抵抗: 自由法国海军史 》

售價:HK$ 80.2
Android智能家居系统项目教程(微课视频版)
《 Android智能家居系统项目教程(微课视频版) 》

售價:HK$ 70.6
中国能源电力碳达峰碳中和路径与重大问题分析2023
《 中国能源电力碳达峰碳中和路径与重大问题分析2023 》

售價:HK$ 351.6
欧洲共同法的历史:1000—1800
《 欧洲共同法的历史:1000—1800 》

售價:HK$ 115.6
冲突与控制:19世纪意大利的法律与秩序
《 冲突与控制:19世纪意大利的法律与秩序 》

售價:HK$ 115.6
控制
《 控制 》

售價:HK$ 68.4
世俗与抗争:18世纪俄国乌拉尔劳动者的思想演变
《 世俗与抗争:18世纪俄国乌拉尔劳动者的思想演变 》

售價:HK$ 115.6
东亚区域意识的建构史
《 东亚区域意识的建构史 》

售價:HK$ 139.2

 

建議一齊購買:

+

HK$ 45.0
《 师父心塞 》
+

HK$ 48.0
《 嘘,我们的小秘密 》
+

HK$ 74.7
《 一个门客的自我修养(全2册) 》
+

HK$ 89.7
《 惑国:傀儡王妃(全二册) 》
+

HK$ 89.7
《 半城烟沙(全二册) 》
+

HK$ 84.0
《 御前纪事(全二册) 》
編輯推薦:
人气仙侠言情作家九鹭非香倾情力作
年度不容错过的超好看虐恋暖萌仙侠小说
她是臭名昭著的女魔头路招摇,生平做任何事都很招摇,唯独死得尤其低调怎能甘心?
★2016广受追捧的仙侠爱情大作!席卷各大榜单!评论、收藏过万!积分高达236,223,312!
★继《花千骨》之后,仙侠言情又一动人力作!她生而为魔,以一人之力单挑十大仙门,救下了魔王遗子。却不想,更早之前,属于他们的命运就已经被写下。
★作者九鹭非香是晋江当红作家,书名同名微博话题短期内迅速积累超高阅读量及讨论量,多个读书营销号争相推荐!
★被万千读者评为本年度*不按套路出牌的仙侠文!情节出人意料,令人欲罢不能!
★实体书收录数篇独家番外,期待度超高!随书附赠知名画家亲绘唯美海报及主角佩剑书签。
內容簡介:
女主负责打打杀杀,男主负责看门保家
人气仙侠言情作家九鹭非香倾情力作
年度不容错过的超好看虐恋暖萌仙侠小说
当年的我挡在了墨青的面前,只身与十大世家斗了一场。
后人传那次斗法令天地昏暗、江湖枯竭。
我一身是血地救出了墨青,从此名声外传,所有人都知道尘稷山出了一个可以单挑十大世家的女魔头。
之后我就很少听到墨青的消息了,直到我死前才再次看见他。
我死的那天,正是上古魔器万钧剑重现于世之时
關於作者:
人气仙侠言情作家,擅于将千种人性、万般情爱融于独属于她的玄幻江湖中。其笔下人物鲜活多彩,情节出人意料,每部作品都透露出非一般的活力与洒脱,深受读者喜爱。
已出版作品:《与凤行》《苍兰诀》《司命》《护心》等。
目錄
上卷子时
就在我以为我即将踏上魔生的又一个巅峰时,我
死了。
楔子
第一章 身死
想我路招摇,招摇了一辈子,最后居然死得这么、尤其、十分、特别地普通。
第二章 转机
想不到我这一生,变成鬼后,居然还有再次兴风作浪的机会。
第三章 交易
到底是天无绝鬼之路!
第四章 烧纸
先点蜡,再上香,报我的名字,尘稷山路招摇,别烧给别人了。
第五章 北山主
宁遇路招摇,不见北山主。
第六章 新山姜武
很好,小短毛,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第七章 回护
我莫名觉得,他此刻已经知道了我是谁,也已经知道了我刚才想对他做什么。
第八章 濯尘
那岂不是拆了墙,晚上就等于同床共枕了?
第九章 赏星
世人所有对于琴千弦的赞誉,在这个浅笑面前,霎时间都变得黯然失色。
第十章 托梦
路招摇,你阴魂不散!
第十一章 魔王之子
若不能教人心服口服,那便教此人五体皆服。
让他跪着说话就是了。
第十二章 司马容
看见姑娘,却像见到了故人,心中怀念至极啊。
第十三章 谢罪
我这西山主,在我离世以后,身上的事情,看来还有的细解呢。
第十四章 子游
咱们做鬼的,总有一天会忘掉所有生前的事情,等这些事都忘完了,就是该投胎了。
第十五章 灵停山
或许是这漫天瓢泼大雨与破碎山河太过苍凉,握着他的手,我竟觉心头被这凉意刺得有些疼。
第十六章 起死回生术
我发过誓,只要我路招摇活着一天,就不允许他活过来。
虽则现在我死了,可在我还能看见这个世界的每一天,我都不允许他活过来。
第十七章 厉鬼出世
看来芷嫣的爹,死得很想不通啊。
第十八章 御魔阵
今天他能走,我便能走,他若死在这儿,那我便也死在这儿就是了。
第十九章 我带你走
不这是头一次感谢余生太长,才能等到今日。
下卷破晓
我为何会活过来?
因为我有一场深情,无法狠心辜负。
第一章 试探
你难道在试探厉尘澜是喜欢的我的身体,还是我身体里的你?
第二章 有情人
他在哭吗?
他哭过了。
第三章 仙门大会
魔王遗子啊,我当年到底救了一个多可怕的小孩啊。
第四章 金仙
金仙醒了,仙气震荡,扫过了半个仙门管辖之地。
第五章 命运
他的身影,如撑起了我头顶摇摇欲坠的天空的脊梁。救我于危难之际,护我于艰险之时。至此,我无法不相信命运。
第六章 复仇
路招摇,你不过是想来找我报你亲人的仇罢了。
第七章 镜中过往
我手中织梦的线被扯断之后,却有一人历经千难万险,带着满身伤痕,用世间最难得的坚持与温柔,悄悄地帮我将梦织成了
而我,一无所觉。
第八章 九天术
上探九天,下寻九泉,天下无处不在法术观察之中,只要他想,便能听到万里之外的花开声。
第九章 门主令
烧纸?
第十章 飞升
我为了两颗还阳丹,得了一个寡妇的名号?
第十一章 内乱
万戮门中,形势告急啊
第十二章 素山迷阵
这么多人欺负小丑八怪一个,以为我路招摇死了,你们就可以翻天了吗?
第十三章 窥心
赤诚相待。我指了指他的心,你想知道的关于我的一切,我都让你知道。
第十四章 仙人遗孀
你放心好了,你是仙人遗孀,不管做什么事都会有上天眷顾的。
第十五章 心魔
你相信吗,这世上会有一个人,是为你而生的。
第十六章 同类
我得不到你,也绝不让别人得到你。这次你知道什么叫心魔了吗?
第十七章 身世
厉尘澜,你不是人吧?
尾声 日暮人归
我一口亲在小丑八怪的耳根处,看着他的侧脸,如天上晚霞一般羞红且美得动人心弦。
番外一 墨青故人归
你若不在,这脚下万里山河、千般美景,不过也都是余生对我的惩罚罢了。
番外二 十七一世缘
因为你是琴千弦啊。
內容試閱
【选段一】:
说来也感慨,想我路招摇,招摇了一辈子,最后居然死得这么、尤其、十分、特别地普通。
我不服,我还得还阳,再死一次。这次一定要死得惊天动地!
给自己找了一万个还阳的理由,我终于飘到了亡魂鬼市,鬼市里安安静静,孤魂野鬼们阴气森森地做着自己的生意,我沿着主路寻了很久,终于在路边看到了一家气派的店面,店门上高高挂着一个牌匾,黑底白字,歪歪扭扭地写着回魂铺三个大字。
我冲里面瞅了一眼,里面柜台罩着黑布,布上挂了几个木牌,分别写着回魂半个时辰回魂一个时辰回魂一日等不同的字样。我掐指算了算,现在墨青接管了万戮门,又有了万钧剑,还要一统魔道,我要捅他,少说也得三五个月,这一个时辰半个时辰的,哪儿够
我正打算进铺子里细看,忽然间,一把大刀拦在我身前,我顺着刀刃往旁边一看,只见这店门口一左一右还守着两只青面獠牙的鬼。
叫什么名字?一只獠牙鬼问我。
我背着手,斜斜睨了他一眼:尘稷山路招摇。
他听了我的名号,也不害怕,拿了面镜子出来,与里面一通对话,随即放下镜子,手中大刀一横:你不能进去。
我挑眉:开店的不让进,为何?
你阴间没钱!
我只觉心头中了一箭,一瞬间几乎都要吐出血来了。我从没来鬼市买过东西,也不知道他们卖东西居然是像阳间一样要钱的。我按捺住脾气,问他:鬼哪来的钱?
让人给你烧啊。
我沉默了。
我让谁给我烧啊!这几年来上坟的就墨青一个!他还只供了几个路边摘的青皮果子!这不是扯嘛!
【选段二】:
到底是天无绝鬼之路!
半个月之后,在一个夕阳斜照的傍晚,我感到一股仙气飘到了我的坟前,当时我正在碑后躲太阳,见了来者,我挑了挑眉:路芷嫣,你来给我哭丧的?
我不姓路。她抽抽噎噎地回答我的问题,然后往我坟前一坐,我我还是把身体给你,你帮我去报仇吧。你们魔道,太难修了
我闻言,懒懒地往坟头上一倒,跷起了二郎腿,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了一番:哦,求我帮忙啊。
这才是我熟悉的态度,熟悉的立场。
你你帮我吗?
我眯着眼睛笑,笑得露出了小虎牙:那得看,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好处?芷嫣泪眼模糊地盯着我,我都把身体给你了,还能给你什么好处?
也是。我点头,那就赊着吧,等回头我把你身体还给你了,你再给我好处。
芷嫣显然是已经被戏月峰那些魔道中人玩坏了,对我这种坑本还骗利的行为也没有任何意见地点头答应了。
我很满意:现在太阳还在,阳气太重,上次我白天没挤得进你的身体,咱们晚上子时的时候再试试,那现在这段空余的时间呢我眯着眼睛笑,你就跟我说说,戏月峰上那群小妖精,是怎么欺负你的吧。
交易,最重要的就是公平,我说帮她,就一定帮她,不掺水,不掺假,保证童叟无欺。说打你,就一定打到你哭着喊爹爹。
【选段三】:
咱们山门前哪有地方可以干农活?
我当万戮门门主时,为了显得我们万戮门特有气势,于是在尘稷山主山门前布了千险之关。
枪阵、箭阵,邪火灼烧,酷寒冰地,擅闯者不是死就是生不如死。山门前方圆三十里地,没我万戮门允许,苍蝇也别想飞进来一只,在名门正派的眼里,我尘稷山山门,可谓完美的现世地狱的代表作!
现在却有人说,要派人去山门前干农活?
啊,我懂了,原来墨青你好这口。给他们布置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让他们在杀阵里干农活,从而来折磨他们是吧
嗯,本来是没有的。小塌鼻子尽心尽力地给我解释,门主接手万戮门之后,把以前的阵法抹了,还地于民,供大家耕种。
我一口血差点没喷小塌鼻子一脸:你说啥?他把什么抹了?
小塌鼻子凑到我耳边小声说:前门主的阵法。门主将那些抹了,第一年地还荒,没什么收成,可这两年收成可好了,种啥啥丰收,现在正值春日,尘稷山门前一片生机勃勃呢,咦,姑娘你来前,没有看见吗

我要是看见了,大概要气得自戳双目,瞎在那里了
魔教!什么叫魔教!
魔教就要有一个魔教该有的样子!就该有火!有血!有熔岩!有刀剑!要杀气凛凛!要有近我者死的气势!
什么春意盎然,生机勃勃,什么种菜种粮,收成大好,你是土地公吗?你是财神爷吗?
咱们是魔教!就是吃凶神恶煞这碗饭的!
鞭尸台呢?还留着吧?我问他,当初挖得那么辛苦才挖出来的巨型白玉石,象征着万戮门的财富与威严的,这个留着的吧?
啊,鞭尸台啊,前年顺安镇发展旅游,好多魔修慕名而来要近距离参观我们万戮门,镇上打算建一座酒楼,镇长来找咱们门主帮忙,于是门主就把那鞭尸台拿去送他们做奠基石了。
啊奠基石
天呢,我觉得我心痛得有点呼吸困难了。
挂尸柱呢?我问得有气无力,那根万年阴沉木,花费数年人工,雕刻数千骷髅头,象征着万戮门杀伐决断、威武至极的柱子呢?
砍了。小塌鼻子很老实地答道,切了打磨成小柱子,拿去搭猪圈了。
猪圈!猪圈?哪家敢用我的挂尸柱去养猪的!让我去见见!我保证不打死他!他就不怕上面的骷髅头把一圈的猪全部吓死吗!
不过说来,姑娘好像对以前我们尘稷山的模样很是了解嘛。
我听到的江湖传闻中的尘稷山就是那个样子的,你现在别和我说话,让我静静,我只想一个人待着。
我敷衍了小塌鼻子,走到一边,蹲了下去,捂住肚子,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抽痛。
我的尘稷山啊,布置了那么多年的,好不容易远看就让人怕得要尿的尘稷山啊,你的凶神恶煞,你的恶名远扬,你甩名字就能威慑名门正派的力量,就这样全部被毁了啊!
墨青!厉尘澜!你浑蛋!我和你简直不共戴天!
我要你,到真地狱来给我认错!
【选段四】:
林间树木繁茂,枝繁叶密,半点阳光也照不进来,我坐在树下,歪歪躺着,使唤着她:先点蜡,再上香,报我的名字,尘稷山路招摇,别烧给别人了。哎,你先挖个坑呀,清除杂物,要有防火意识,怎么,想火烧我尘稷山啊?
芷嫣吭哧吭哧地被我使唤得团团转,最后到底是怒了,把手中香蜡纸烛一甩,丢到我面前:你自己烧!
我换了只脚跷二郎腿,也不气:年轻人,要学会吃苦。我瞥了眼地上的香蜡纸烛。她气呼呼地瞪了我一会儿,可到底是名门正派实心眼的孩子,最终还是认命地捡起了东西,乖乖过去挖坑点蜡上香烧纸钱。
我在旁边躺着看她,却倏尔见她腰间少了东西,我漫不经心地问她:你的玉佩呢?
当了。她答得平淡。
我眉梢微微一动:你那日来时,一身衣裳价值不菲,想来之前也是被当个名门里的小姐供起来的,现今出门,却是连买纸钱的银子,都没了吗?
她抿着唇默了一瞬,随即又瞪我:你生前还那么威风的一个魔头,怎么死了连个给你烧钱的人都没有?
嗤,天真。我一声冷笑,强硬道,我毕生所求就是让这些人怕得连我的坟都不敢来上!

【选段五】:
我我昨天又梦到路招摇,她让我烧纸我只好在这儿将就。一句话说得磕磕巴巴,但好歹也是这个意思。
墨青盯着她,神情似在思量,可在我还没咂摸出他在思量个什么劲的时候,他已经转了目光,看向旁边烧了一车,还有一车的纸钱。
芷嫣尴尬地笑了笑:呵呵,是有点多吧,我也没办法,她非要这么多
闭嘴,谁让你说这么多了!我斥她。
装神弄鬼这种事,最好就是神神秘秘、模模糊糊,让人摸不清楚,搞不透彻,什么都交代清楚了反而失了效果。
芷嫣被我喝了一句,立即咬住了嘴,满脸委屈又懊恼。
正在我认为她错了,她也认为她错了的时候,一直冷着脸的墨青倏尔好似隐约发出了一声轻笑,连嘴都没张开,更像从鼻腔里轻轻发出来的一个笑声。
是她的作风。
我微怔,抬头望他,却见他盯着蜡烛的火光,黑瞳中映着火焰,他失神似的发了会儿呆,没多久目光便暗淡下去。
垂下的眼睑,遮掩了隐晦心思,情绪按捺不表。
这模样倒是真有几分那日芷嫣与我说的悲伤。
呃这儿还有香蜡纸烛,您您要不也给她烧点?芷嫣望着这样的墨青,忽然抖着声音,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我不要他烧。
她定是不愿见我给她烧。
我与墨青几乎同时说出这句话。
我看见跪在地上的芷嫣脖子扭了扭,仿佛拼了命才忍住往我这边张望的欲望。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