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1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音碟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花颜策·完结篇》全3册

書城自編碼: 3749254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青春文學古代言情
作者: 作者:西子情|
國際書號(ISBN): 9787559464453
出版社: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2-05-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16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135.0

我要買

share: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知识图谱:认知智能理论与实战
《 知识图谱:认知智能理论与实战 》

售價:HK$ 197.5
启功:无所畏 无所忧
《 启功:无所畏 无所忧 》

售價:HK$ 70.0
NSCA-TSAC-F美国国家体能协会特种行业体能教练认证指南
《 NSCA-TSAC-F美国国家体能协会特种行业体能教练认证指南 》

售價:HK$ 747.5
敦煌守护人
《 敦煌守护人 》

售價:HK$ 85.0
像运动员一样思考:如何将不可能变为可能
《 像运动员一样思考:如何将不可能变为可能 》

售價:HK$ 73.8
吴国平操盘手记:主力建仓策略(第4版)
《 吴国平操盘手记:主力建仓策略(第4版) 》

售價:HK$ 72.5
新能源汽车驱动电机与控制技术
《 新能源汽车驱动电机与控制技术 》

售價:HK$ 98.8
岁华晴影(当代“红学泰斗”周汝昌散文集《红楼梦》书迷优选之书)
《 岁华晴影(当代“红学泰斗”周汝昌散文集《红楼梦》书迷优选之书) 》

售價:HK$ 68.8

 

建議一齊購買:

+

HK$ 135.0
《 花颜策(全3册) 》
+

HK$ 135.0
《 澹春山(全三册) 》
+

HK$ 109.6
《 花娇(完结篇) 》
+

HK$ 90.0
《 镜 双城(全二册) 》
+

HK$ 117.0
《 四夷译字传奇1+2(全2册) 》
+

HK$ 65.0
《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 》
編輯推薦:
阅文高人气古言作家,潇湘书院当红作者西子情,经典古言力作初登场!书稿以古言为题材,讲述了女主人公在追逐向往的人生时成长与蜕变的过程。故事情节跌宕起伏,作者语言生动,文字功底深厚。作者用细腻的笔触塑造了一个自由热烈却又坚韧可靠,勇于追求自己向往的人生又不乏责任感的独立女性形象,这里不只有动人的爱情,诡谲朝堂中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更是书稿一大亮点。作者以文笔清新华丽,情感细腻,精彩起伏的故事情节和独具一格的写作手法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随书附赠主要角色花颜、云迟人物形象立卡、古风书签。
內容簡介:
《花颜策完结篇》讲述女主人公花颜本想逍遥一世,却骤然被选为男主人公云迟的太子妃,在想方设法逃婚之后,终与云迟一同成长,共掌朝堂,相守一生的故事。从一开始的百般抗拒到后来的相知相伴,在经历种种之后,花颜在不断了解云迟的深情和雄心的同时,两人也在磨砺中不断成长,携手并进,终完成雄图霸业。
關於作者:
西子情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天津市作家协会委员会委员,天津市蓟州区作家协会副主席,潇湘书院当红作家,网络文学女生古代言情类颇具代表性作家之一。文笔精妙,情感细腻,文字意蕴深厚,写作手法独具一格。得到亿万读者的追捧喜爱。以其小说改编的影视、漫画、手游、多人有声剧等均反响热烈。代表作品:《纨绔世子妃》《花颜策》《妾本惊华》《京门风月》《金凤华庭》《粉妆夺谋》《催妆》等。
微博:西子情-
微信公众号:xiziqing527
內容試閱

云迟出城送花颜,再回东宫时,浑身都被雨水打透。
小忠子看到他的模样,骇了一跳,连忙迎上前:“殿下?您……”
云迟看了他一眼,面色平静,一如既往的寒凉:“备水沐浴。”
“是。”小忠子应了一声,连忙去了。
云迟沐浴完,方嬷嬷端来一碗姜汤。
云迟端起姜汤,一口气喝了。
方嬷嬷仔细打量云迟脸色,微微松了一口气。
小忠子开口询问:“殿下,您出去一趟,可追上太子妃了?”
云迟嗯了一声:“追上了。”
小忠子看着云迟:“您……还好吧?”
云迟又嗯了一声,吩咐:“即刻吩咐下去,半个时辰内,东宫幕僚都来见我。”
小忠子一愣:“殿下,天色晚了,又下着雨,您不歇着?”
云迟揉揉眉心:“睡不着,不如议事。”
小忠子不敢耽搁,立即去了。
半个时辰后,东宫幕僚齐聚东宫,等着云迟示下。
云迟只说了一句话:“今年秋试,本宫要让天下学子都涌到京城。”
东宫幕僚齐齐一惊,川河谷水患治理提上日程,再加上太子殿下大婚事宜,本以为秋试势必要推迟,但云迟显然要当作今年的重事了。
一名老者拱手开口,“太子殿下,如今已是中秋,此时是不是已经有些晚了?您就要大婚了,大婚还有诸多事宜。”
云迟淡淡道:“三个月内,将秋试进行完。本宫需要有能之士,本宫不想天下哪里出了灾情,纵览朝野,无人可用。”
“太子殿下主意已定?”又一名老者开口。
云迟沉声道:“本宫希望,秋试之后,朝廷换一波新鲜血液。”
一人上前一步道:“殿下,您还未登基,此时清洗朝堂会不会时候尚早?况且今年事多,若是此时动手,下臣怕朝局动荡,影响您大婚。”
“你们只管着手秋试就是,本宫说了,是遍布天下的有能之士。本宫不希望看到像三年前秋试,举荐和选拔上来的只有大把无能世家子弟。”
众人又是一惊,一人脱口道:“殿下要重用寒门学子?那世家……”
云迟纠正道:“无论寒门还是世家,本宫先要看到人才。”
这个天下,被世家掌控太久,盘根错节,拔出根带出泥。
这个天下,一半掌控在皇室之手,一半掌控在世家之手。世家们织起了一张细密的网,无数世家子弟遍布朝野,牵制左右皇权的各项决策。
自从云迟监国后,手腕强硬,谋算高绝,世家们渐渐落于下风。
如今,云迟若是以秋试重视寒门学子,世家们定然不满,可想而知,这一场秋试,将会掀起怎样的轩然大波和滔天巨浪。
众人在云迟话落,都各自思量,一时间,书房寂静无声。
云迟负手立在窗前,看着夜色,想着花颜如今走到哪里了。
既然她想快些见到四海河清盛世长安,那他以前的计划便改改也无妨。她对他所求本就不多,他自然要满足她。
众人一边思量一边看着云迟,他们跟在云迟身边够久了,都知道,云迟决计不会允许南楚的江山在他的治理下维持当今表面的安稳。
但是至于他要怎么做,他们确实都不知道,也不敢胡乱猜测揣摩。
过了许久,云迟淡淡地问:“想好了吗?”
众人齐齐垂首:“一切听殿下吩咐。”
云迟颔首,道:“那就着手吧!一个月内,本宫要让这些人必须参加秋试,两个月内,本宫要会试顺利举行,三个月内,本宫要在殿试上看到他们。三个月后,本宫要让他们入朝。”
他一席话说完,众人都提起心。
云迟回转身,看向众人,道:“另外,本宫要让朝堂在三个月内腾出大批位置,秋试期间,凡徇私舞弊扰乱秋试者,一律清出朝堂。”
众人齐齐倒抽了一口冷气。
云迟话落,挑眉:“做得到吗?”
众人垂首:“谨遵殿下吩咐。”
云迟挥手:“明日开始,就按本宫所说的做,都退了吧!”
众人应是,齐齐告退。
云迟依旧立在窗前,他的心从花颜离开东宫,便也跟着空落落的凉。
不过明日开始,忙起来,大约比闲着总是想她日子应该好过得多。
第二日早朝时,云迟将秋试提上日程时,朝臣们都有些发愣。
有对政局敏感的老臣,从中嗅到了几分不同寻常。
花颜自然不知云迟着手秋试之事,当日夜冒雨赶路,行出百里路。
转日,天清气朗,花颜休息一夜,精神极好,便不再坐马车。于是,除了重伤的程子笑和懒得骑马的天不绝,其余人都骑马而行。
又行出三四百里路时,路上遇到三三两两行乞的人。
开始时,花颜没太注意,但接连遇到几波后,不由得皱紧了眉头。
安十七下马,去问一个领着小孩的老者。
老者须发花白,衣衫褴褛,拄着拐杖。小孩很是瘦小,面黄肌瘦,嘴角干瘪,看到衣着光鲜的行人,眼神露出羡慕。
安十七询问:“老伯,您这是从哪里来?为何行乞的人这么多?”
老者叹了口气:“公子,小老儿从凤城来,凤城遭了大水,城外的农庄和良田都淹了。我家只剩下一个小孙子,小老儿怕自己活不久,打算去京城投奔我小女儿,将小孙子托付给她。”
安十七一惊:“您说凤城遭了大水?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老者道:“不久,就半个月前。”
“半个月前?”安十七更是心惊,“灾情十分严重?”
老者边抹泪边说:“城墙都被大水泡塌了,死的人不计其数啊。”
安十七面色大变,转头去看花颜。
花颜翻身下马,看着老者:“老伯,您说半个月前,凤城遭了大水?那活着的人呢?是怎么安排的?”
老者一看二人的打扮就是富贵人家,流着泪说:“当官的都跑了,还有谁管?死的人死也就死了,活着的人各找活路。”
花颜肃然:“不是鱼丘县遭了大水吗?怎么凤城也遭了大水?”
老者道:“其实早遭了大水的是凤城,眼看凤城就要被淹,上面下了命令,开闸引流,大水被引走,这才冲了鱼丘县。”
花颜脸色一沉:“为何水势这么凶猛?凤城的水是从哪来的?”
老者道:“半个月前,大雨连绵,黑龙河堤坝决堤,大水涌到了凤城,眼看凤城被淹,下面的几城也要不保,便引流到了鱼丘县。”
花颜问:“老伯刚刚说上面下了命令?是什么人下了命令?”
老者抹泪说:“听说是东宫太子。”
“胡说!”花颜薄怒,“东宫太子怎么会下这样的命令?凤城县是他的子民,鱼丘县也是他的子民。”
老者被花颜的怒意一震,身子一颤,不由得后退了两步。
花颜压着怒意,镇定地说:“老伯是听什么人说的?”
老者看着花颜,脸色发白地哆嗦说:“不知姑娘是什么人?”
花颜面色稍缓,柔声说:“我哥哥在东宫当差,未曾听闻太子殿下有下过这样的命令,太子殿下至今不知凤城被淹一事。”
老者愣了愣,说:“都这么说,姑娘随便找个人问问,都是这样的话。太子殿下为保凤城下面几个城池,命人引流鱼丘县,也是对的。”
花颜压制着恼怒,刚要说话,前方来了一对官兵,大约四五十人,两人看到了衣衫褴褛的老者,当即上前就抓人。
老者骇了一跳,连忙拽着小孙子后退,但他年迈,动作不利落,后退着反而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那两个兵士不由分说,就要粗鲁地拉起他。
安十七出剑拦住了那两个士兵,冷声问:“你们为什么抓人?”
那两个士兵打量花颜和安十七像是富贵人家出外游玩的公子小姐,其中一人说:“他犯了事,我们老爷有命,抓了收监候审。”
“你们老爷是哪个?他犯了什么事?”安十七问。
其中一人说:“我们老爷是兆原县守,公子别多问,也别插手。”
那老者白着脸哆嗦地说:“我没犯事……公子救我……”
安十七看向随后跟来的几十名士兵,其中一人三十多岁,路腮胡子,明显是头目。
那人领着人来到近前,看到花颜时,不由得露出惊艳之色。
花颜此时一肚子怒火,脸色不好看,凌厉地看了回去。
那头目被花颜眼神一扫,似如一把尖刀刺破了他的眼睛,不由得心下一颤,赶紧移开了眼睛。
花颜冷冷地说:“这位老伯是从凤城前往京城投奔亲戚,人还没到兆原,我到想知道,怎么就犯了事?”
那人立即说:“姑娘还是别多管闲事。”
花颜气笑了:“我还就喜欢多管闲事。”
那人面色一变,二人衣着打扮明显就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小姐,一般这种人家出来的公子小姐,即便耍剑,也是花架子。
他一摆手,对身后说:“将这老头子和小孩子给我带走。”
后面的士兵呼啦啦地上前。
安十七挥手一剑,上来三四人胳膊齐齐被划了一道血痕前。
那头目骇住了,开口道:“敢问公子和小姐是何人?在下奉我家老爷之命,两位可知道我家老爷?我家老爷是兵部尚书的小舅子。”
花颜眯了眯眼睛:“你家老爷也就是兆原县守?赵德?”
那头目见花颜能叫出名号,连忙点头:“正是。”
花颜向身后瞅了一眼,他们刚出城不久,她不介意再返回去。
她露出一抹笑:“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我祖母与兵部尚书夫人交情甚笃,按理说应该去拜会你家老爷。请带路。”
那人大喜,看向那祖孙俩,试探地问:“那这老头和小孩……”
花颜看向安十七:“带着!”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2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