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老舍中短篇小说集:至贵人间,欢兴未了

書城自編碼: 3813947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小說社会
作者: 老舍
國際書號(ISBN): 9787554619971
出版社: 古吴轩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2-11-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57.5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旧纸边上
《 旧纸边上 》

售價:HK$ 78.2
奥匈帝国命运三部曲:曙光乍现
《 奥匈帝国命运三部曲:曙光乍现 》

售價:HK$ 89.7
偷偷恋慕
《 偷偷恋慕 》

售價:HK$ 53.8
我,不适应
《 我,不适应 》

售價:HK$ 48.3
德意志精神:101个德国名人/大家小书译馆 贝克通识文库
《 德意志精神:101个德国名人/大家小书译馆 贝克通识文库 》

售價:HK$ 56.4
凯恩斯、拉斯基、哈耶克:经济思想如何影响世界
《 凯恩斯、拉斯基、哈耶克:经济思想如何影响世界 》

售價:HK$ 113.9
骗局
《 骗局 》

售價:HK$ 55.2
金融危机500年:金色的镣铐(纵观救市措施如何再造金融体系、重塑世界格局)
《 金融危机500年:金色的镣铐(纵观救市措施如何再造金融体系、重塑世界格局) 》

售價:HK$ 86.3

 

建議一齊購買:

+

HK$ 43.2
《边城》
+

HK$ 74.8
《一个贫穷的年轻人》
+

HK$ 59.6
《汤姆叔叔的小屋(2018新升级无删节全译本,更适合孩子阅读的》
+

HK$ 57.3
《许三观卖血记(2017精装典藏版,增录新版自序)》
編輯推薦:
1.甄选老舍不同时期中短篇小说,篇篇经典,演绎人生百态!
2.人物形象个个鲜明、独特,如在眼前,展现时代变迁下人的无奈与辛酸。
3.中国老舍研究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史宁先生亲审选编、倾情作序。收录《歪毛儿》《月牙儿》《开市大吉》《我这一辈子》等篇目,让读者多领略老舍小说的魅力!
4.文画交映,书中收录齐白石、陈师曾等画家名作,赏心悦目。
5.随书附赠老舍书法作品书签;购买一套书籍,即可获得陈师曾所绘《北京风俗》图册拉页!
6.裸脊锁线、流线型竖腰封,清新舒爽又典雅,开本轻巧方便携带。
內容簡介:
《至贵人间,欢兴未了》选取了老舍的一些经典中短篇作品:如《“火”车》《月牙儿》《微神》《柳家大院》《开市大吉》《且说屋里》《邻居们》《老字号》《我这一辈子》等。
这些小说中既表现了对市井小人物的热爱,也描写了知识分子阶层的生活趣事,文笔细致入微,让人从轻快诙谐之中体味人生哲理,以及作者在文字背后对社会与同胞命运深深地思考。老舍的小说具有包容性的叙事态度,他严肃认真而又以厚德载物的眼光,将可笑的看作可笑,可悲的看作可悲,庄谐相间,悲喜交融,使他的小说拥有独特的审美价值,深受一代代读者的喜爱。
關於作者:
老舍,中国现代作家。原名舒庆春,字舍予,北京人,满族。1918 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学校。1924 年远赴英国。1930年回国,历任齐鲁大学、山东大学等校教授。1950 年创作话剧《龙须沟》,次年获北京市人民政府授予的“人民艺术家”称号。1957 年发表《茶馆》,为新中国成立后杰出话剧之一。主要作品还有小说《猫城记》《四世同堂》《离婚》等,剧本《方珍珠》《春华秋实》《女店员》等。出版小说集《蛤藻集》《樱海集》《火车集》《赶集》,有《老舍全集》行世。
目錄
001 歪毛儿
014 善人
021 “火”车
036 月牙儿
067 阳光
100 微神
114 抱孙
126 柳家大院
139 开市大吉
148 邻居们
161 老字号
169 我这一辈子
內容試閱
人们提到老舍,往往首先会想到其小说家的身份,其次是戏剧家,然后才是语言大师和人民艺术家。小说家已成为老舍的一个极为显著的身份标签。如果从创作时间上看,老舍从事小说写作最早可以追溯到1921年,也就是他走上工作岗位后不久。老舍最后的小说作品是写于1961年至1962年的《正红旗下》,那是在他辞世前四五年。这样来看,小说创作几乎贯穿了老舍的一生,时间跨度长达约40年之久。如果从数量上看,老舍创作的长中短篇小说计有80余部(篇)之多,在19卷的《老舍全集》中小说卷就占了8卷,可谓体量庞大。随着近些年其佚文不断被发现,他的短篇小说数量仍在增加。再从质量上来看,老舍的小说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也完全能够占据一席之地,如《骆驼祥子》这样的杰作已经被誉为20世纪30年代长篇小说艺术的三大高峰之一,数量众多的中短篇小说中也不乏名篇。
老舍的小说写作之路带有一定的偶然性。他在1924年旅英之前似乎并没有企图在文学领域有何建树,反而是立志潜心做一名教育工作者。初到英国时,他的愿望还是通过阅读英文读物来提高自己的英文水平,以便能够更好地胜任中文外教的工作。由于教会的关系,老舍被派遣到英国伦敦大学亚非学院担任讲师,教英国人说中文,此前他只在燕京大学补习过英文。英文读得多了,使老舍萌发了自己也拿起笔来写作的念头。在这种情况下,老舍最早的一部长篇小说《老张的哲学》就应运而生了。从此老舍一发不可收,在英国伦敦接连又写作了长篇小说《赵子曰》和《二马》,由此奠定了老舍小说家的身份。
老舍的小说从一开始就带着鲜明的地域性特征,他将笔下的人物和故事发生的舞台放在了他的生身之地北京(北平)。人们常说故乡是文学创作的重要母题。早年生活的故乡,往往会深刻地影响一个作家的成长,影响其情感气质的习成,与之建立起心灵的联系、灵魂的链接,并由此形成了作家永远割不断的精神故乡,这构成了一个作家的文学特质。除此以外,老舍的北京情结的萌生还源于自身的满族身份。清朝从定都北京到正式瓦解历时200余年,在此期间,越来越多的旗人定居在北京,久而久之,他们便跟这座城建立起了不解之缘。他们跟北京城共同繁荣,既改造着这座古城,又享受着这座古城带给他们的快乐和荣耀。京城旗人普遍具有的恋京情结,在老舍身上体现得异乎明显。因而,他在拿笔写作之际,往往选择北京城作为背景。
老舍在英国文学场域内完成了从中文教师到畅销书作家的转变,进而加入了当时国内文坛知名的文学社团——文学研究会,这是老舍与五四新文学的双赢。于老舍而言,因草根阶层的出身、个性化的写作态度,其获得国内主流文学的认可;于新文学而言,由于有了老舍及其作品的出现,贴近普通民众的作品更加丰富。这种双赢一方面确实壮大了新文学的力量,弥补了新文学自身固有的缺陷;另一方面,新文学也对老舍产生了磁场般的影响,使他继续写作了大量的小说作品。
老舍的众多中短篇小说由于其长篇小说影响巨大而难免被人忽视,其实老舍的中短篇小说写作依然能体现出其毕生对民族精神文化的寻觅,能反映他对民族伦理道德样态的关切,以及他个人的伦理选择与道德站位。本书选录了老舍的一些经典中短篇小说作品。这些小说中既有对市井小人物的热爱,也描写了知识分子阶层的生活趣事,文笔细致入微,让人从轻快诙谐之中体味人生哲理,以及作者在文字背后对同胞命运与社会深深的思考。由于老舍自身对人生多持有悲观的看法,他的叙述总是带有“一半恨一半笑地去看世界”的态度。老舍的小说具有包容性的叙事态度,他严肃认真而又有着厚德载物的眼光,庄谐相间,悲喜交融,使他的小说拥有独特的审美价值,深受一代代读者的喜爱。

——中国老舍研究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

小的时候,我们俩——我和白仁禄——下了学总到小茶馆去听评书。我俩每天的点心钱不完全花在点心上,留下一部分给书钱。虽然茶馆掌柜孙二大爷并不一定要我们的钱,可是我俩不肯白听。其实,我俩真不够听书的派儿:我那时脑后梳着个小坠根,结着红绳儿;仁禄梳俩大歪毛。孙二大爷用小笸箩打钱的时候,一到我俩面前便低声的说:“歪毛子!”把钱接过去,他马上笑着给我们抓一大把煮毛豆角,或是花生米来:“吃吧,歪毛子!”他不大爱叫我小坠根,我未免有点不高兴。可是说真的,仁禄是比我体面的多。他的脸正像年画上的白娃娃的,虽然没有那么胖。单眼皮,小圆鼻子,清秀好看。一跑,俩歪毛左右开弓的敲着脸蛋,像个拨浪鼓儿。青嫩头皮,剃头之后,谁也想轻敲他三下——剃头打三光。就是稍打重了些,他也不急。
他不淘气,可是也有背不上书来的时候。歪毛仁禄背不过书来本可以不挨打,师娘不准老师打他,他是师娘的歪毛宝贝:上街给她买一缕白棉花线,或是打俩小钱的醋,都是仁禄的事儿。可是他自己找打。每逢背不上书来,他比老师的脾气还大。他把小脸憋红,鼻子皱起一块儿,对先生说:“不背!不背!”不等老师发作,他又添上:“就是不背,看你怎样!”老师磨不开脸了,只好拿板子吧。仁禄不擦磨手心,也不迟宕,单眼皮眨巴的特别快,摇着俩歪毛,过去领受手板。打完,眼泪在眼眶里转,转好大半天,像水花打旋而渗不下去的样儿。始终他不许泪落下来。过了一会儿,他的脾气消散了,手心搓着膝盖,低着头念书,没有声音,小嘴像热天的鱼,动得很快很紧。
奇怪,这么清秀的小孩,脾气这么硬。
到了入中学的年纪,他更好看了。还不甚胖,眉眼可是开展了。我们脸上都起了小红脓泡,他还是那么白净。后一天入中学,上一班的学生便有一个挤了他一膀子,然后说:“对不起,姑娘!”仁禄一声没出,只把这位学友的脸打成发面包子。他不是打架呢,是拚命,连劝架的都受了点罣误伤。第二天,他没来上课。他又考入别的学校。
一直有十几年的工夫,我们俩没见面。听说,他在大学毕了业,到外边去作事。
去年旧历年前的末一次集,天很冷。千佛山上盖着些厚而阴寒的黑云。尖溜溜的小风,鬼似的掏人鼻子与耳唇。我没事,住的又离山水沟不远,想到集上看看。集上往往也有几本好书什么的。
我以为天寒人必少,其实集上并不冷静;无论怎冷,年总是要过的。我转了一圈,没看见什么对我的路子的东西——大堆的海带菜,财神的纸像,冻得铁硬的猪肉片子,都与我没有多少缘分。本想不再绕,可是极南边有个地摊,摆着几本书,引起我的注意,这个摊子离别的买卖有两三丈远,而且地点是游人不大来到的。设若不是我已走到南边,设若不是我注意书籍,我决不想过去。我走过去,翻了翻那几本书——都是旧英文教科书,我心里说,大年底下的谁买旧读本?看书的时候,我看见卖书人的脚,一双极旧的棉鞋,可是缎子的;袜子还是夏季的单线袜。别人都跺跺着脚,天是真冷;这双脚好像冻在地上,不动。把书合上我便走开了。
大概谁也有那个时候:一件极不相干的事,比如看见一群蚁擒住一个绿虫,或是一条癞狗被打,能使我们不痛快半天,那个挣扎的虫或是那条癞狗好似贴在我们心上,像块病似的。这双破缎子鞋就是这样贴在我的心上。走了几步,我不由的回了头。卖书的正弯身摆那几本书呢。其实我并没给弄乱:只那么几本,也无从乱起。我看出来,他不是久干这个的。逢集必赶的卖零碎的不这样细心。他穿着件旧灰色棉袍,很单薄,头上戴着顶没人要的老式帽头。由他的身上,我看到南圩子墙,千佛山,山上的黑云,结成一片清冷。我好似被他吸引住了。决定回去,虽然觉得不好意思的。我知道,走到他跟前,我未必敢端详他。他身上有那么一股高傲劲儿,像破庙似的,虽然破烂而仍令人心中起敬。我说不上来那几步是怎样走回去的,无论怎说吧,我又立在他面前。
我认得那两只眼,单眼皮儿。其余的地方我一时不敢相认,最清楚的记忆也不敢反抗时间,我俩已十几年没见了。他看了我一眼,赶快把眼转向千佛山去:一定是他了,我又认出这个神气来。
“是不是仁禄哥?”我大着胆问。
他又扫了我一眼,又去看山,可是极快的又转回来。他的瘦脸上没有任何表示,只是腮上微微的动了动,傲气使他不愿与我过话,可是“仁禄哥”三个字打动了他的心。他没说一个字,拉住我的手。手冰硬。脸朝着山,他无声的笑了笑。
“走吧,我住的离这儿不远。”我一手拉着他,一手拾起那几本书。
他叫了我一声,然后待了一会儿:“我不去!”
我抬起头来,他的泪在眼内转呢。我松开他的手,把几本书夹起来,假装笑着:“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
“待一会儿我找你去好了。”他还是不动。
“你不用!”我还是故意打哈哈似的说,“待一会儿?管保再也找不到你了。”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