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阿难(人气作者黍宁诡谲之作,网络原名《为了攻略病娇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

書城自編碼: 3873335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青春文學古代言情
作者: 黍宁
國際書號(ISBN): 9787573604255
出版社: 青岛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3-06-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16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83.8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至味人生 : 三千年饮食文化与人物风流
《 至味人生 : 三千年饮食文化与人物风流 》

售價:HK$ 82.3
服美役:美是如何奴役和消费女性的
《 服美役:美是如何奴役和消费女性的 》

售價:HK$ 72.4
北京士大夫
《 北京士大夫 》

售價:HK$ 79.9
活出最佳自我
《 活出最佳自我 》

售價:HK$ 84.5
Web3:科技新趋势
《 Web3:科技新趋势 》

售價:HK$ 83.5
大汉史家:班氏列传(上下册)
《 大汉史家:班氏列传(上下册) 》

售價:HK$ 104.1
与孤独对抗:弗洛姆眼中的爱、自由与身份认同危机
《 与孤独对抗:弗洛姆眼中的爱、自由与身份认同危机 》

售價:HK$ 95.6
严复传
《 严复传 》

售價:HK$ 70.2

 

建議一齊購買:

+

HK$ 59.8
《 阿浮(选婿“101”+大型“掉马”现场,轻松欢脱的甜宠古言) 》
+

HK$ 83.8
《 我家少年郎:全2册 》
+

HK$ 80.7
《 柔风(全2册) 》
編輯推薦:
1.晋江人气作者黍宁代表作,网络原名《为了攻略病娇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积分25亿,收藏23万,打动万千读者;
2.制作精美,特邀知名插画师宴鸟、狩野千浤、正版青团子绘制封面及插图,正背双封设计,前8P彩色印刷,赠送精美人物海报、明信片等;
3.因常年受佛法浸润,卫三郎温润可亲,慈悲为怀,乐善好施,又因貌若好女,京中有人称之为“小菩萨”。只有吴惜翠清楚,这个人前慈悲为怀的“小菩萨”,内心是如何的冷硬如冰。
4.表里不一·共情缺陷卫檀生 × 我心里只有回家·冷漠无情吴惜翠,经典病娇文,倾世之恋,她是“小菩萨”难度的劫;
5.经典语录——
①“你是魔罗之女,你是我的爱欲、乐欲与贪欲。”
②“即心是佛,心即是佛……翠翠,你是我的佛。”
③如今,她是阿难。他爱阿难眼,爱阿难鼻,爱阿难口,爱阿难耳,爱阿难声,爱阿难行步。他长跪于佛前,求她,求他的佛怜悯,哪怕只有简简单单一个“爱”字,都能使得他的惶惶和癫狂尽数消解。
④他曾经秉烛相对着壁画上漫天的神佛,细细观摩,遍寻解脱之法,而现在,他的佛就在他怀中,他无须再向外求。
⑤不断八苦,不成无上菩提。他前半生不知生死,是她教会了他生死
內容簡介:
卫家三郎卫檀生,十岁时随父到地方上任,却被当地山匪掳走,被救出来后便跛了一足。
半年后,卫檀生拜入空山寺,由了善禅师照料,潜心学习佛法。
十八岁时,卫三郎下山还俗回到京中,仍以佛门弟子自居,日日焚香礼佛。
因常年受佛法浸润,卫三郎温润可亲,慈悲为怀,乐善好施,又因貌若好女,京中有人称之为“小菩萨”。
只有吴惜翠清楚,这个人前慈悲为怀的“小菩萨”,内心是如何的冷硬如冰。
人见水为波流,鱼龙见水为洞窟,天人见水为琉璃,而饿鬼见水为猛焰脓血。
他不是菩萨,是饿鬼,是贪吃旁人苦痛的饿鬼。
關於作者:
黍宁,晋江新生代人气作者,文风轻松治愈,文字生动流畅,擅长撰写架空幻想系的古代言情小说,是十足的细节控,想用温暖的文字告诉大家,好的爱是共同成长。代表作:《忽惊春到小桃枝》《阿难》等。
新浪微博:@晋江黍宁_
目錄
章 无 心
第二章 饿 鬼
第三章 善 友
第四章 火烧身
第五章 女 配
第六章 夫 妻
第七章 三 火
第八章 阿 难
第九章 菩 提
第十章 半 生
第十一章 相见欢
第十二章 两同心
內容試閱
惜翠曾经是喜欢卫檀生的。
当初躺在床上熬夜看小说的时候,她喜欢过心疼过这个爱女主角而不得,终选择放手的“小菩萨”卫三郎。
成为“鲁飞”之后,她同情过那时候狼狈不堪,身处逆境却依然坚韧的小男孩。
而当她成为高遗玉时,也曾经对那个年轻的风姿俊秀的僧人萌生出一些淡淡的好感。
人会对样貌生得好看又博学多才的异性产生好感,惜翠也不能免俗。她对卫檀生并非全无感情,只是这感情远远没达到让她放弃家人的地步。
她早就过了想穿越到古代,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的年纪。她的家庭普普通通,称不上大富大贵,父母数年如一日地做着平淡而乏味的工作。虽然一家人难免有争吵,但日子就在油盐酱醋中过去了,算得上幸福和睦。
惜翠按部就班地长大,没做过什么大事,也没闯过什么大祸。如果没这次穿越,她不出意料会平庸而无奇地过完这辈子。她对此并无不满。
她考上了一个不错的大学,找到了一份能养活自己和爸妈的工作,平常空下来还能出去玩一趟。做条幸福的“咸鱼”,她挺满足的。
从穿越过来开始,她就尽量避免在这个世界投入真感情,坚定地抱着回家的信念。卫檀生是她人生中的意外。
身下的青年怔怔地望着她,眼中映出一个小小的人影,显得有些滑稽可笑。反倒是惜翠主动捧起他的脸亲吻他,像是在安抚他。
呼吸蓦地变得急促起来,他轻喘了一声,唇角那抹笑意散去,眼尾却又泛起了一抹病态的红。回过神来后,他迎合着她。
惜翠将他压在漆黑的棺材上。他的两只手臂竟难得地有些无措,不知该往哪里放,终,还是停留在了她的腰上,虚虚地揽着。
惜翠一边亲吻着他的唇角一边低声重复道:“我爱你,卫檀生。我和连朔、顾小秋之间没发生过任何事。”
烛火在她的眼中跳跃,少女的眼中好像映着星星的湖面。
他明明恨极了她的三心二意,恨极了她的欺骗,却在对上那双干净的眼睛时,忍不住浑身战栗,只因她说她爱他。
他伴随着漫天的星子坠入她眼中的湖里,任凭湖水吞没眼耳口鼻,溺死在这虚假的温柔中。他此前从未经历过的喜怒哀乐、贪嗔痴怨,如水草一般疯狂滋长,纠缠得他动弹不得。这感觉越清晰,他就越痛苦;他越痛苦,这感觉就越清晰,让他上瘾。偏偏他又无法自拔,无可奈何。
执念深重至此,他如何成佛?
“翠翠……翠翠……”
唇瓣分开时,卫檀生又主动仰起头凑上去,轻轻地念着她的名字,一声接着一声,眼泪却不由自主地落了下来。
他那犹如一座死墓的人生好像霎时活了过来,那飘扬在墓前的苍白的灵幡好似化为了五颜六色的经幡,还有花雨扑簌落下。那些人世间再寻常不过的欢愉和痛苦交织成一阵接一阵的酥麻,使得卫檀生难耐地弓起了脊背,压抑着喘息。激荡在内心的无法言说的感受通通化作了他眼中诚实的泪水。
她是个骗子,或许还在骗着他,但他如今不愿再多想。
这还是惜翠头一次看到这个男人茫然无措地落泪。
面前清俊的男人眼眶湿润,脸上的血还在滴滴答答地往下落。
一时间,惜翠心头猛地一跳,竟也感到一阵慌乱和茫然。
她突然不敢对上卫檀生的眼睛,这让她觉得自己为了回家自私不堪。
到了这个地步,惜翠不想再欺骗他。只是她没有办法把和系统有关的事向卫檀生说清楚,因此只能删繁就简,将她与连朔、顾小秋之间相处的情况交代清楚。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与他们二人之间确实没发生过任何事。卫檀生,我和你说过,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在原来的那个世界里,我有个表弟叫吴盛,样貌和顾小秋一模一样。”惜翠干巴巴地说,“我当时担心于自荣与陶文龙之间的恩怨会牵扯到他,这才出钱将他安置在了一处别院中。我除了去他那儿听了几出戏,吃了几顿饭,再没有其他的了。”
说着说着,惜翠觉得自己的解释很苍白,干脆腾出一只手,抬手盖住了青年的眼睛,继续俯下身亲吻他。
卫檀生被她蒙着双眼,微微扬起下颌,出乎意料地没有反抗。他被泪水濡湿的眼睫如同羽毛一样,轻轻地一下又一下地挠着她的手心。
终于,他先服了软,嗓音喑哑地道:“翠翠,你不准再骗我了。”
惜翠将额头抵在他的额上,轻轻地“嗯”了一声。
“卫檀生,”她顿了顿,继续说,“让我们俩做一对寻常夫妻吧。”
卫檀生静静地看着她。
人生一场虚空大梦,众生随业而转,他几乎分不清眼前究竟是梦境还是真实。
他合眸,带着半面的鲜血。
他不成佛了。
他甘愿饱受生死轮回之苦。
如今,他只求身心自在。
他曾经秉烛看着壁画上漫天的神佛,细细观摩,遍寻解脱之法。而现在,他的佛就在他的怀中,他无须再向外求。
青年将脸贴在她的侧脸上,合上双眼。
“翠翠,我不成佛了,别离开我。”
窗外,天色渐渐地黑了,一轮雾蒙蒙的月攀上了窗檐。卫檀生看着月色落在她的手上,凝望着她黑白分明的眼珠。
不知为何,他突然想到曾经在空山寺的时候。
当时恰逢一场山雨,诸位师兄弟都在禅堂中做晚课,他与吴怀翡被困在屋檐下。
他们看着春雷滚滚,廊下暴雨如注,雨滴砸落在地面上又高高地弹起,如同无数玉珠自天际倾落,雨线断了又续,续了又断。
眼见一时半会也不会有人找来,卫檀生便笑道:“这雨看来停不了,娘子不如同我一道儿回屋手谈一局,且待雨停。”
眼看如今除了等雨停,似乎也没有其他办法,吴怀翡欣然应允。
对着窗外的夜雨,静听着轻敲棋子的声音,望着面前少女柔美的面颊,他以为这便是爱慕了,没有世人那般抵死的纠缠和爱恨嗔痴。
棋下到一半,在那瓢泼的大雨中却隐隐浮现出一团朦胧的光晕。
“那是?”吴怀翡面色惊讶。
二人起身,看向廊下。
在那暴雨中,有人一手撑着伞,一手提着灯,冒雨赶来。伞面被风吹打得欹斜,她身上的衣衫湿了大半,乌黑的发凌乱地贴在颊侧。
他与吴怀翡衣角未湿,袍袖飞扬地站在廊下。来人面色苍白,却依旧撑着伞,扯出一抹有礼的笑。
“今日晚间突然下起了雨,我想起娘子与郎君离去时未带伞,”她刻意将声音压得低沉,“辗转寻至此,总算见到了你俩,想是没有来晚。”说罢,她便将一直拿在手上的两把伞递了过去。
他道了声谢,接过桐油伞,步履轻缓地与吴怀翡走在前面。
此时,雨小了不少。伞面极大,没了呼啸的山风,伞握在手中十分稳当,他与吴怀翡的衣角都未湿上半分。
夜雨中,他脚踏一地落花,从容不迫,悠闲地与身旁的少女交谈着刚刚未尽之局。除了初的那声道谢,他再未分出半分余光给身后的人。
一路上,她便跟在他二人的身后,一如既往,未有半分埋怨。
雨幕中传来击破长夜的晚钟声,一声接着一声,悠长而清正。
滂沱大雨一直下,雨水交汇,被打落的桃花逐水而流。拳头大的昏黄的亮光沉默地为他二人照亮了前方的路。
春日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几人还未走到客堂,云销雨霁,已有一轮迷蒙的月自天际缓缓地升起。清冷的月与灯笼那微黄的一点光晕照在零落的桃花上,像是对被踩入泥泞中的落花施予的一丁点可怜的温柔。
那场雨后,他便将伞随手搁在了墙角。后来,伞又被其他师兄弟借走,不知所终,他也未曾在意。
时至今日,卫檀生终于明白自己一直以来究竟在害怕什么。
他害怕的从来不是那马奴与那戏子。
他害怕的是他自己,是那个曾将她的心意弃如敝屣的自己。
而她会有旁人珍之,重之,爱之,护之。
他害怕的是被取而代之,害怕的是那没被算清的一笔笔账,害怕的是因缘果报。
如今,她是阿难。
他爱阿难眼,爱阿难鼻,爱阿难口,爱阿难耳,爱阿难声,爱阿难行步。
他长跪于佛前,求她,求他的佛怜悯自己。
哪怕只有简简单单一个“爱”字,都能使得他的惶惶和癫狂尽数消解。
卫檀生将惜翠抱得紧紧的,二人的呼吸也好似在此刻缠绕成一团一团的线。
窗外的月升得更高了,那片黄澄澄的月色含着些凄苦的冷白。
怀中的少女略有疑惑,却好像隐隐感觉出了他的不对劲,抓着他的衣服与他紧紧地相拥。二人滚烫的肌肤贴在一起,烫得她的心尖儿好像都在发颤。
卫檀生抬眼才发现少女身形单薄得惊人,搂在怀中时好像摸得见皮肉下的骨骼。她的下巴很尖,头发乌油油的,却越发衬出面色的苍白。她的唇上只蒙了层淡淡的粉,好像血液都流干了。
这是他次真正地正眼凝视她。
他此前从未正眼看过她一次。
他看得见吴怀翡的美,认为吴怀翡美得温婉,如雨中怒放的白茶。他精心呵护着他的白茶,护她不受一点磋磨。
但他不曾照料翠娘半分,那些苦她一人吞了,那些风雨她一人受了,她犹如一朵盛开在红霞中山庙旁的野莲花,小小的一朵,兀自招摇,被疾风骤雨压得抬不起腰,一直被压到了泥里,但在骤雨初歇之后,又默默地站立起来,笨拙地在他的眼前盛开。
他曾经杀过她,又曾经因吴怀翡而迁怒于她。
他就是那场翻脸无情的骤雨。
这个时候,卫檀生的心中莫名地升腾起一阵不可名状的恐慌。
她的花期快尽了。
好像只要他一松手,怀中的她就会飘散在这溶溶月色中,再也无处可寻。
“翠翠,”他哑着声,眼眶通红。那个气定神闲的青年僧人此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唇角常含着的那抹虚伪至极的悲悯笑容也一点点地黯淡下来,垂着眼呢喃似的重复道:“对不起,翠翠,对不起,别离开我。”
他从不奢求什么原谅,因缘本应如此,当初种下的业因,总要由他来偿还。
惜翠虽然不明白卫檀生在说些什么,但还是安抚般地低声道:“好。”
那轮黄澄澄的月渐渐地开始往西偏移,往下落了。
眼看这“小变态”终于不再发疯,惜翠心里其实说不上有多轻松。冥冥之中,她有种直觉,离回家不远了。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