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揽月(全两册)

書城自編碼: 3881999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青春文學古代言情
作者: 乏雀
國際書號(ISBN): 9787559476975
出版社: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3-06-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82.6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铁轨上的德国
《 铁轨上的德国 》

售價:HK$ 115.6
一带一路 零距离
《 一带一路 零距离 》

售價:HK$ 80.2
汗水的奖赏:运动小史
《 汗水的奖赏:运动小史 》

售價:HK$ 80.2
战后日本的联合国外交研究--理论与实践(冷战后的日本与中日关系研究丛书)
《 战后日本的联合国外交研究--理论与实践(冷战后的日本与中日关系研究丛书) 》

售價:HK$ 80.2
车到山前:全球产业变革与日本汽车的未来
《 车到山前:全球产业变革与日本汽车的未来 》

售價:HK$ 81.4
再见,失眠
《 再见,失眠 》

售價:HK$ 93.2
武器与战争:古代军事历史百科图鉴
《 武器与战争:古代军事历史百科图鉴 》

售價:HK$ 127.4
敦煌经典纹样图鉴
《 敦煌经典纹样图鉴 》

售價:HK$ 198.2

 

建議一齊購買:

+

HK$ 83.8
《 我家少年郎:全2册 》
+

HK$ 93.6
《 明月漫千山(全二册) 》
+

HK$ 83.8
《 阿难(人气作者黍宁诡谲之作,网络原名《为了攻略病娇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 》
+

HK$ 59.8
《 阿浮(选婿“101”+大型“掉马”现场,轻松欢脱的甜宠古言) 》
+

HK$ 57.7
《 月魄在天 》
編輯推薦:
看过作者的《不能和别人谈恋爱》,被甜到晕倒,于是又怀着期待的心情打开了这本古代姊妹篇,从阴差阳错的逃婚开始,这对小情侣从始至终都是大写加粗的双箭头,两个人的互动也是甜到让人疯狂姨母笑!九月CP在线发糖,全程无虐狗粮管饱!
——编辑 加肥
內容簡介:
不受宠的九郡主被送去南境和亲。
她遇到一个神秘的南境少年,于是拉上他一起逃跑。
他们剿过恶霸山寨,抢过马匪的货,炸过水匪的船,烧过武林盟主的后院。
最后在重重包围下,他把她一个人送走,她费尽了心思回去救他。
月光之下,少年衣服上细碎的银饰熠熠生辉,脚下尸骸遍地。
少年漫不经心抬眼看过来的刹那,仿若勾命的鬼。
九郡主拔腿就跑。
跑进少年的怀里,揪着他耳朵骂骂咧咧。
你吓死我啦!
————————————————————————
阿月想把中原少女变成眼里心里只有他一人的傀儡人,但又不想真的把她变成那样,他犹豫了,心软了。
他从不会对其他人心软的,没人教过他什么叫做心软,也没人值得他如此心软,可他为了这个姑娘破了例,动了心。
關於作者:
乏雀,晋江签约作者,不听音乐就不会写作的追剧狂人,钟爱写意气风发少年人之间的情谊,山高水远,知己总会相逢。
目錄
【第一章 初遇】
猝不及防一转身,她一下子撞进一个有点香的怀抱里。
【第二章 逃离】
九郡主满脑子都是“你夫君”,侧过身朝少年看过去时,张口就是一句:“夫君……”

【第三章 月主】
比起南境日主,南境天主,南境云主,还是南境月主更好听。
【第四章 荒漠】
可是我只看见你将她打得落花流水,要负责也是对你负责啊。
【第五章 无极】
阿月,你是不是害羞了?
【第六章 躁动】
他想亲我,他是不是也喜欢我?
【第七章 喜欢】
我就是喜欢看你小气地无理取闹,就是对你生不起来气,你说该怎么办?
【第八章 内岛】
“阿九,便宜占够了没?”你好意思说,那你倒是先松手啊。
【第九章 失控】
没关系,你爱她,你舍不得伤害她,但我可以替你解决困扰你的这一切。
【第十章 风雨】
他是南境人,亦是百年难见的蛊人,他天生无法得到别人的信任。

------------下册--------------
【第十一章 赏月】
我喜欢他,想同他一辈子在一起。
【第十二章 朋友】
他可以将这世上的一切都踩在脚下碾磨,唯独有关阿九的,一丁点也不可以轻视。
【第十三章 遇匪】
我喜欢你。宋樾月喜欢你,宋樾月喜欢楚今酒。

【第十四章 北域】
元帝:“十年前孤便说过,你若再敢来北域,孤不会让你活着回去。”
【第十五章 往事】
我想娶你,阿九。
【第十六章 密谋】
她在纸的最下面画了两个牵手的简笔画小人,一个写着阿月,一个写着阿九。
【终章 奔月】
她蓦地回头,少年依旧穿着第一次见面的那身黑红色衣裳。
【番外一 后话】
01 京城小霸王诞生记
02 见家长
03 月亮
【番外二 南境】
昔日那位阴晴不定的月主大人面对中原的那位小郡主时,像极了一个意气风发的普通少年。
【番外三 今朝不醒】
“我被这位漂亮姑娘笑得迷了心,腿软了,站不起来,怎么办呢?”

【番外四 入世】
原来你叫戚白隐,哪个戚哪个白哪个隐?我好像有点喜欢你。
【番外五 策马向青山】
宋长空一觉醒来发现整个世界都变了。
【新增番外 带娃记】
从那以后,小十再也没有看过任何江湖趣事的话本子。
內容試閱
庆历二十年,阴诡神秘的南境向中原求亲,态度强硬,不容拒绝。
  中原的诸位大臣为此彻夜难眠,整日忧心忡忡,生怕自家未出阁的女儿会被送去和亲。
  过去的几十年,四方列国愈发强势,其中以南境尤甚,就连向来以凶猛著称的西陆都对南境避之不及。
  中原这些年来已渐渐陷于颓势,庆修帝正值壮年却不理朝政,整日沉溺炼丹,边境许多地方早已民怨四起,若是南境大军即日来犯,如今的中原恐怕撑不住几年。
  
  月上梢头,几位大臣于深夜匆忙进宫觐见修帝陛下,说是有和亲的人选推荐。
  修帝膝下十二名公主,十一公主年初方许了亲,待到及笄便要嫁入丞相府,而小公主今年才七岁,更是不能被送去和亲。
  几位大臣家中尚有适龄未嫁的千金,为了不让女儿被送去毒物遍地的南境和亲,几人便将主意打到留京的几位郡主身上。
  庆王朝郡主不少,可不受宠的独一位九郡主,楚今酒。
  九郡主封号昭月,生母已逝,自小便是父兄不疼继母不爱,背后没有家族撑腰,成天在外面野也没人管,前两天更是因口角之争而将六郡主打了一顿,回家后没少挨顿鞭子,这会儿还躺在床上起不得。
  经几位大臣的提醒,庆修帝可算想起来这位他曾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昭月郡主,缓缓坐起身,大手一挥,冷笑着命人明日一早便去王府探望那位重伤未愈的九郡主。
  
  翌日,宫中的几位早早便气势汹汹地来了王府。
  九郡主正懒洋洋趴在床上编草蚂蚱,她背上有伤,起不来,被人提着耳朵啰嗦也只能装作没听见。
  被派来游说的老太监说:“南境和亲可比西陆好,南境人瘦瘦白白的,不似西陆人那般粗鲁,也不似北域那般无礼,听说南境近年出了个人中龙凤的少主,不少南境少女都嚷着非他不嫁呢。”
  九郡主扔给老太监一个草蚂蚱,害羞道:“既然那位少主这么好,自然要留给我们中原最好的女子,公公知道京城百姓们都笑话我嚣张跋扈没教养,这样的我当真是半点也配不上那么好的夫婿。”
  老太监一噎,早先听闻昭月郡主狂放,今日倒是谦虚得叫人气血上涌。
  “可你日后还是要嫁人的。”宫里来的大宫女说,“嫁给南境的少主已经很好了,多少人都求之不得。”
  九郡主推辞道:“古有孔融让梨,我愿意退出,把机会留给其他郡主,我瞧着六郡主就很不错,她心肠歹毒,正好可以去南境试试南境的毒蛊能不能以毒攻毒。”
  大宫女微愠道:“九郡主怎么能这么编排六郡主?你们同为郡主,礼数上九郡主真是差了六郡主不少!”
  九郡主敷衍地嗯嗯两声,甩了甩手中的草蚂蚱,懒散道:“如此不懂礼数的我若是去和亲,万一礼数不够周全反而惹恼了南境之主该如何是好?姑姑莫气,我这都是为了大庆着想,六郡主礼数周全,去南境和亲定能促进中原与南境的友好往来。”
  老太监和大宫女见无论如何都说服不了九郡主心甘情愿地去和亲,顿时怒气冲冲地离开了。
  九郡主扔掉手里的草蚂蚱,捧着脸惆怅地叹了口气,想翻身,一下子碰到背上的伤口,疼得龇牙咧嘴,瞪着地板自言自语。
  “看来中原确实没办法继续待下去了,如果皇上直接赐婚我根本跑不掉,但想要我去和亲?门都没有。”
  九郡主的身世有些特殊,王室之人皆恨她入骨,以往修帝也只是暗中针对她,如今得到机会当真是恨不得立马要送她去死,连装都舍不得装。
  其实九郡主早想离开王府自己闯天下,她已经攒够几百两银子,前几天揍六郡主时还顺了她两根簪子,不算贵,但卖了的话少说也够自己吃个好几天。
  同六郡主作对的这些年九郡主顺了一大堆饰品,六郡主好面子,不肯叫人知晓她的东西总被九郡主顺走,干脆吃下这个哑巴亏,偏偏下次被单方面揍的时候还要戴着一身的首饰招摇过市。
  九郡主真是爱死了六郡主好面子的脾气,虽然事后她也免不了被家法伺候一顿,不过和真金白银比起来皮肉之痛算什么?
  这讨厌的王府对她来说只这一点好处,只要她闯的祸没有大到闹出人命,王府为了面子上好看也会替她摆平,哪怕她揍了六郡主。
  谁让两家郡主老爹不对付?谁都不愿意低谁一头,那就只好委屈一下心肠歹毒的六郡主。
  
  九郡主拾掇好包袱,打算今晚就带伤逃亡,却没想到刚吃完晚饭,修帝便提前派人把她抓起来扔进和亲的轿子里。
  老太监尖着嗓子——
  “起——”
  九郡主掀开轿帘,看了看轿子左边的四个魁梧大汉,又看了看右边四个穿着盔甲的精兵,最后扭头望向后方长长的送亲队伍,沉默了。
  打不过。
  九郡主权衡完利弊,选择躺平。
  老太监皮笑肉不笑道:“九郡主可不要想着逃婚,这么多人看着,哪怕是只苍蝇也逃不出去。”
  九郡主啃着干粮,哦了声,指指刚从包围圈外飞进来的苍蝇,同样皮笑肉不笑道:“来人,拿下这只胆敢劫亲的苍蝇!”
  结果这只苍蝇在十几个人气急败坏的围追堵截下成功活到最后,甚至悠悠地叮了口老太监的厚脸皮。
  被区区苍蝇羞辱到的老太监又一次怒气冲冲地走了,并且告诉侍女晚上不许给九郡主送饭。
  九郡主饿了一天,半夜实在受不了想去找点吃的,刚走出轿子就被守卫拦住问是不是想要逃婚。
  九郡主毫无形象地翻白眼:“你们不给我吃晚饭,我饿了难道也不准出来找点吃的?把我饿死了,你们就抬着我烂掉的尸体去南境,告诉他们境主哎呀你们家少主的娘子送到了,虽然她人死了,但是尸体给你们送到了呀!你们这群人得了便宜还卖乖,还不赶紧感恩戴德痛哭流涕地跪下谢恩?”
  守卫:“……”
  被怼得脸色发青的守卫带人偷偷把嘴贱的老太监痛揍一顿。
  
  九郡主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挑拨这群人内斗,最好今天他打他一顿,明天他就把他套麻袋里再打一顿。
  九郡主乐观轻松的态度渐渐麻痹了他们,当她半路喊着要去如厕时再不会有十八个侍女跟在她身后,当她半夜饿到溜去偷吃夜宵时也不会有八个彪形大汉寸步不离。
  九郡主喜欢这种变化,这意味着她距离成功逃婚更近一步。
  抵达边关的这天晚上,九公主一如既往地半夜溜出去找夜宵,看守干粮和零嘴的守卫对她这种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也正是这闭上的一只眼让他们中了九郡主的阴招。
  顺利打晕几个守卫后,九郡主做贼心虚地四顾环望,趁着还没人发现索性扒了守卫的外套兜成个兜,揣了一大堆值钱的嫁妆,系好包袱准备跑路。
  猝不及防一转身,她一下子撞进一个有点香的怀抱里。
  叮当。
  月光下的少年身着红黑相间的劲衣,皮肤白皙,睫毛弯弯,眼神明亮,黑发缠着一串银色的小饰物,在月光下熠熠生辉。
  少年右耳下编着一缕小辫子,末梢用红色的绳结系紧,底端坠着两个亮晶晶的银饰物,随着夜风摇晃。
  叮当。
  少年身上的银色饰物在风中发出细微的声响,又被远处传来的一阵鼾声掩去。
  九郡主以为他是守卫之一,当下拉了小脸,包袱一甩,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你们的守卫太薄弱了,我就随便试试,他们竟然这么不堪一击,太弱了,这么弱的守卫怎么能护卫我安全嫁去危险重重的南境呢?”
  少年看起来年纪和她差不多,十七八岁的模样,却比她高了一个头,闻言微微弯腰,凑近她仔细地盯了片刻,语带玩味。
  “你是公主?”
  咦?不认识她?
  九郡主眼睛一亮,一改颓色,连连摇头:“我只是一个被拉来滥竽充数的小侍女,皇帝可舍不得把心爱的小公主送去南境和亲,所以就把可怜的我塞进来骗人。”
  少年若有所思地“哦”声,点评道:“那他可真无耻。”
  “可不是嘛。”
  “这个皇帝真没用,竟然要靠和亲来维护王朝安定。”
  “就是,皇帝不是好东西,南境那些人也是坏家伙,竟然想出这种主意坑害姑娘。”
  “你说得对。”少年笑眯眯地附和,右手捏着右耳下的小辫子摇晃了两下。
  九郡主难得见到和自己同一阵营的好人,顿时热泪盈眶,恨不得握住对方的手和他再骂三天三夜:“虽然我也很想和你痛快地继续骂下去,可是时间快到了,守卫们要换岗了,我们快点逃跑吧?”
  话音落地,她抓住少年的手腕朝着事先打探好的路线逃跑,少年任由她拉手,身上的银饰细细地响。
  
  九郡主没看见身后齐齐陷入沉睡的送亲队伍,只顾着带少年逃命,等发现后面似乎真的没什么人追上来时才松开手,喘着气一屁股坐地上,完全不顾形象。
  少年轻描淡写地掸了下被她弄皱的束袖,慢悠悠屈膝蹲下,看她:“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生得好看,歪头时侧脸压在双膝上,眼睛是浓黑色的,看起来却像是浸过水,闪闪的,乖巧可爱。
  九郡主眨巴眨巴眼。
  他的小辫子发梢垂落在地,沾了沙漠的灰。
  九郡主不在乎自己衣服上的灰,反而见不得少年好看的小辫子被弄脏,便伸手捏起他的小辫子,面不改色地给自己起了个假名。
  “我叫阿九,我没有大名,因为在家里排行老九,所以他们都叫我阿九。”九郡主晃了下他小辫子上的银色饰物,好奇地问,“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正起身,弹开她不老实的手,弯唇微笑:“你就叫我老大吧。”
  “老大?”
  “是啊,你在家里排行老九所以叫阿九,我在家里排行第一,你就叫我老大好了。”
  好占便宜的名字哦。
  九郡主眼也不眨,脆脆地叫了声:“老大。”
  叮铃。
  少年拉着她的手带她起身时,衣裳上的银饰再一次发出清亮的响声。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