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明朝之宦者当国

書城自編碼: 3911694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歷史歷史普及讀物
作者: 郑云鹏 著
國際書號(ISBN): 9787523402863
出版社: 团结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3-09-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16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95.6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智慧城市安全韧性评价与时空演化
《 智慧城市安全韧性评价与时空演化 》

售價:HK$ 93.6
流程即组织力:华为高效增长的业务管理逻辑
《 流程即组织力:华为高效增长的业务管理逻辑 》

售價:HK$ 78.0
资治通鉴全本新注(全十四册)
《 资治通鉴全本新注(全十四册) 》

售價:HK$ 1873.8
出土文献与古史研究(第一辑)
《 出土文献与古史研究(第一辑) 》

售價:HK$ 151.0
九色鹿·镇守与共荣:唐代的太原尹
《 九色鹿·镇守与共荣:唐代的太原尹 》

售價:HK$ 92.0
鸣沙丛书·居乡怀国:南宋乡居士人刘宰的家国理念与实践
《 鸣沙丛书·居乡怀国:南宋乡居士人刘宰的家国理念与实践 》

售價:HK$ 105.0
九色鹿·酒里乾坤:宋代宴会与饮食文化
《 九色鹿·酒里乾坤:宋代宴会与饮食文化 》

售價:HK$ 106.0
叙事的危机
《 叙事的危机 》

售價:HK$ 56.6

 

編輯推薦:
本书语言通俗生动、事件记述详尽准确、人物描写细致入微,又有新观点,新视角,是目前市面上为数不多的研究明朝宦官政治的通俗兼学术性的著作。不了解明朝宦官政治就不能真正了解明朝政治,此书可谓填补空白之作。
內容簡介:
本书分为3章内容,根据丰富的史料,以纪实的手法记述了明朝宦官政治的前因后果和对明朝历史发展走向的影响。本书视野广阔,不局限于明朝一朝的宦官政治,而是追溯到明朝之前的宦官政治变化轨迹,力图详细说明对明朝宦官政治有影响的历代宦官干政现象。同时,不仅着眼于明代宦官政治对明朝历史发展的双重影响,而且又有细节的描述,具体到对明朝不同时期政治有重要影响的宦官故事入手,以个案解读整体。对不同时期明朝宦官的评价,又不限定于传统的旧有评价,而是基于史料根据新视角有全新解读。
關於作者:
郑云鹏,山东人,南京师范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现居南京。业余历史写作者,出版了《朱元璋全传》《一看就停不下来的大清史》《大明王朝的十字路口》等专著。中国明史学会戚继光研究分会会员。
目錄
目 录
第一章 阉竖祸国论:一个流行千年的政治话题 1
一、宦官制度的前世今生 1
二、明朝之前的宦官与政治 5
三、阉竖祸国论 19
第二章 监阁体制:明代宦官登上政治舞台的历史必然性 23
一、司礼监的魔力:监阁体制不可缺少的一环 23
二、内书堂教育:宦官欲成大事必要毕业于此 29
三、宦官二十四衙门:庞杂的内官系统 33
四、东厂、西厂、内行厂:明代宦官与司法 38
五、内官镇守体制:宦官干预地方军事政治的主渠道 40
六、明代宦官干预政治的其他渠道 41
第三章 “宦”难相随 300 年:明代政治舞台上的宦官参政往事 43
一、开启“潘多拉魔盒”的第一人 44
对宦官,用还是不用:明太祖的 A 面和 B 面 44
洪武朝宦官何以干政? 47
那块纯属子虚乌有的铁牌 48
那个冒死救驾的宦官 49
二、永乐盛世中大放异彩的群体 50
建文帝为何得罪了宦官? 50
海洋中国的时代最强音:郑和下西洋 53
宦官会武功,这不是传说!——靖难之役中的军功宦官们 77
兴风作浪的大太监黄俨 80
相术大师神奇预言宦官遇母 83
追随朱棣北征漠北的三名宦官往事 84
“令人胆寒”的东厂之设 87 朱棣何以信用宦官? 88
三、仁宣之治:平静治世中不甘平静的宦官们 90
仁宗皇帝死于宦官之手? 90
才情皇帝时代,何以宦官参政制度化? 92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皇帝登高远望 94
交趾之失,宦官的三张“脸谱” 96
“蛐蛐天子”的弊政 99
诛杀不法宦官,宣宗严以治宦的另一面 101
为何人人争做宦官:明代自宫大军的泛滥 105
四、明英宗正统年间的传奇宦官故事 108
宦官与北京城的营建 108
王振的争议人生 110
土木堡之变,谁之过? 134
王振身后事及王振党羽的覆灭 148
殉国土木堡的宦官 152
五、从北京保卫战到夺门之变:宦官与国变 155
面对危局,坚持战守的宦官们 155
北京保卫战中上阵杀敌的宦官们 157
宦官中的大汉奸 160
由文官转宦官,他的人生如此传奇 165
有姓名记载的第一位东厂宦官 167
涉入兄弟之争的宦官们 168
金刀案中以死护主的宦官 173
边关镇守、团营提督都离不开宦官 176
景泰朝宦官不法两三事 179
夺门之变与大宦官的发迹 182
曹吉祥谋反之谜 185
从朝堂到地方:天顺朝宦官众生相 194
承受遗诏的大宦官牛玉 198
六、这真是一个宦官横行,混乱不堪的时代吗?——成化朝宦官往事 198
选后风波中落败的大宦官牛玉 198
志大才疏,急于入司礼监的宦官王纶 203
公正不阿的王翱也勾结宦官 205
自作孽不可活的宦官沈绘 206
黑眚闹怪,引出一个特务机构 207
宦官汪直与西厂第一次废立 208
西厂二次“开张” 214
汪直的金戈铁马英雄梦 219
东厂宦官尚铭的心事 221
宦官伶人阿丑 223
西厂第二次被废和汪直的结局 224
尚铭梦碎司礼监 229
悬梁自尽的东厂厂公 230
万贵妃身边的宵小之徒 231
一门四宦官:钱能和他的兄弟们 233
激变学潮的罪魁王敬 237
广东市舶司宦官韦眷 238
成化朝文官与宦官关系的另一面 239
宦官中的名臣范儿:司礼监宦官怀恩 240
一句话感人至深的宦官 244
七、圣君朱祐樘背后的身影 244
看护皇子,一门三宦官 245
冒认纪太后皇亲案 248
贤君朱祐樘的启蒙老师 250
三辞三任的东厂宦官 250
宦官斗言官,一场大狱在所难免 251
蒋琮之败 255
略施小计,整治宦官的明孝宗 256
宦官中的“比干” 257
东厂宦官引发的满仓儿冤案 260
弘治中兴之污点:宦官李广 262
庸医杀人 264
顾命六宦官 265
八、游龙天子,群阉乱政?——正德皇帝与宦官故事 266
强力反弹,“八虎”掌权 267
王阳明是否被刘瑾追杀? 273
宦官招女婿 274
匿名信事件 275
刘瑾如何玩转司礼监 277
刘瑾变法 279
刘瑾的悲惨结局 289
刘瑾家资巨富之谜 294
刘瑾败亡原因分析 295
张永的封侯梦 297
纵盗为乱的宦官们 299
正德年间各地的镇守内臣 300
宦官张锐和东厂 301
寿考久任的宦官萧敬 303
满满正能量的“莫青天” 305
廷杖怎能离开宦官? 307
宁王之乱中的宦官们 308
武宗南巡,宦官扈从 310
九、鲜为人知的嘉靖朝宦官往事 313
打击前朝旧阉 313
大宦官张永的晚景 315
东厂宦官芮景贤、毕云 316
司礼监掌印宦官兼掌东厂的第一人 318
庚戌之变中的宦官高忠 321
陆炳和锦衣卫的黄金期 322
嘉靖朝内阁与宦官 322
一句话救下海瑞的大宦官黄锦 324
十、波澜不惊的隆庆朝宦官 325
 忠心上谏的宦官李芳 326  
整治不法宦官 327
十一、万历盛世的宦官群体 329  
从“大伴”到罪臣:大宦官冯保的沉浮人生 330  
后冯保时代的司礼监掌印宦官 341  
史宾和张维:义宦和诗宦 343  
被称之为“佛”的贤宦官 345  
杭州人永远铭记的贤宦官 349  
万历矿税,究竟动了谁的“奶酪”? 352
十二、一月天子明光宗朝宦官 357  
司礼监掌印宦官杜茂 357  
崔文升与红丸案 358
十三、“九千九百岁”的沉浮人生 359  
魏忠贤的困顿岁月 359  
初入宫廷的魏忠贤 361  
发迹的契机 363  
魏忠贤上位史 364  
大宦官王安之死 367  
魏忠贤不是文盲 370  
血腥的党争:阉党与东林党之争 371  
庞大的阉党集团 377  
魏忠贤的政治作为 378  
魏忠贤和阉党的败落 381
十四、崇祯朝宦官的最后努力 386  
东厂权势的提高 386  
监理天下财政的宦官张彝宪 387  
被崇祯帝诛杀的大宦官王裕民 387 
一言难尽的宦官高起潜 388  
军功宦官卢九德 389  
勇卫营的最后努力 390  
宦官曹化淳开门之辩 391  
甲申国难中的宦官众生相 392
十五、血色残阳:南明宦官的最后表演 393
参考书目 400
后 记 407
內容試閱
自序 为什么偏偏是明代宦官?

记得那是我上高中的一天,我去逛新华书店,无意中发现了一本书:杨林的 《马上天子》,书的封皮精美,我打开一看,立刻被里面的语言所吸引。文字清丽脱俗,贴近读者。作者把一位震古烁今的有为皇帝那波澜壮阔一生描述得栩栩 如生。我毫不犹豫地买下了这本书。读完这本书,明成祖朱棣,这个以前我不曾 注意的帝王走入了我的视野。不得不承认,从小学开始,历史一直是我的最爱。从秦汉到三国,隋唐到宋元,那些历史上跌宕起伏的历史故事和人物令我神往。但是对于明朝,我并未有过多关注,是这本《马上天子》让我开始对谜一样的明朝产生了兴趣。初涉明史,我也如同大多数人一样,为明朝的各种看似相互矛盾的历史现象所困惑。各种影视剧、通俗的历史作品乃至一些学术著作,它们所描述的明朝基本是一片黑暗,厂卫横行,宦官专权,皇帝昏庸无道,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事实真的如此吗!?如果是这样,明朝何以能存续近 300 年,这在中国的大一统王朝中已经算是“高寿”了。而且明朝从靖难之役后,直到崇祯初年的陕北民军起事,整整维持了220 年的和平岁月,无地方叛乱,无权臣作乱,无外戚专权,这种超稳定的政治局面到底如何得来?后人提及明朝的黑暗,一直会拿明朝宦官的专横跋扈来说事。刘瑾号称“坐皇帝”,却被明武宗朱厚照一纸诏书轻松拿下;气焰跋扈如“九千九百岁”魏忠贤,却被崇祯一纸诏书,剥夺了所有权力,最后无奈上吊自杀。明朝宦官既然如此跋扈,为何不能像汉唐宦官一样,废立天子乃至弑君? 明朝统治集团的皇帝也自幼接受严格的皇室教育,宦官如果乱政祸国,他们为何还一而再再而三地如此信任宦官?难道自幼熟读史书的他们不知道汉唐故事!?其实答案很隐蔽,尽管找寻真相的过程漫长而艰辛。我们今人看到的关于宦官的史书,很大程度上经过了文官士大夫集团的精心刻画。如果宦官这个集团被文官们所不喜,他们能一五一十地真实记录宦官的历史吗?一分恶被十分夸大,那些宦官身上的善被刻意隐瞒,这也就是世人看到的宦官史。为什么是明代宦官?一方面是我对明史的兴趣之所在,我想把我知道的明朝宦官告诉大家;另一方面是明史上宦官是被误读最深的,也导致了大众对这个“远迈汉唐”的瑰丽王朝的误读。我想身为一个明史爱好者,让大家认识到一个最大程度上接近历史真实的明朝,尽管知道这非常难,但这是我的使命。我想尽力一试,宦官是一个角度,可以说:不懂得明朝宦官政治,就不能理解真正的明朝。 是为序,明史研究对我而言,永远在路上,且行且珍重!

一、宦官制度的前世今生

首先我们要厘清三个概念:阉人、宦官、太监。众多的文史著作和影视作品 往往将三者混为一谈。其实,宦官在特定历史阶段不完全等于阉人,宦官在某些 历史阶段也不等于太监。
阉人是指去势的男子。在春秋时代,竖刁自宫以侍奉齐桓公,他之所以自宫 成为阉人,是因为阉人才能成为诸侯国君的近侍。但阉人并不都是宦官。
宦官在史书之中被称作寺人、巷伯、奄尹、奄士、阉宦、中官、中涓、中贵、 中使、内官、内臣、内侍、内监、珰,等等。
东汉之后,宦官都是阉人。但是在这之前,宦官不尽皆为阉人,也有非阉人 出任。《后汉书·宦者列传》中记载:“汉兴,仍袭秦制,置中常侍官。然亦引用士人,以参其选,皆银珰左貂,给事殿省。”
可见,西汉之时,宦官不都是阉人。接下来,《后汉书》又载:“中兴之初 , 宦官悉用阉人,不复杂调他士。”
此处中兴亦指光武中兴。也就是说东汉一朝开始,宦官全部用阉人充任,除 此之外,其他人不能担任宦官。
同样,太监在明代之前,并不是由阉人充任。先秦时代的古籍中,一般将“太” 写作“大”,胡三省注释《资治通鉴》,他认为大监就是太监。隋朝开皇年间,主管将作大匠之人称作大监。到了辽代,南面官中的太府、少府、将作、都水、秘书等监的主管都称作太监。元朝的典用、典故、太府、利用、度支、经正、秘书等监,都设有太监一职。
元朝和元朝之前,虽然已经有太监的职官出现,但是极少使用阉人,基本都 是正常男子出任。
到了明朝,情况为之一变。太监专指阉人担任的高级宦官,太监之下设有少 监、监丞、奉御等职级。在明朝,太监是高级宦官担任的职位。
清朝,则以太监作为全体宦官的一般性统称。
可见阉人、宦官、太监三者之间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有不同的联系。
弄清这三个概念之后,我们再看宦官制度是如何产生的。
宦官制度之所以会出现,第一,是王室或皇室为了保持自身血统的纯正性。 后宫佳丽三千,如果用正常男子充任宫廷服务人员,难免会出现他们染指后宫女 子的可能。为了把这种可能完全扼杀,惨无人道的宦官制度出现了。第二,宫中 杂事虽然有宫女,但女子身体力量有限,很多事情不能完成。这就需要去势的男 子来担任宫廷各项杂务的处理,他们在身体力量上有女子不能替代的作用。
早在夏商时代,由于专制王权的需要,加之宫廷规模不断扩大,专家推测, 这一时期出现了早期的宦官。此后这项制度一直延续到清朝皇室乃至伪满洲国时 期,中国最后一个太监孙耀庭于 1996 年去世。
宦官制度在中国延续数千年,鲜为人知的是,这一制度并不是中国的专利。 放眼世界历史,使用宦官的国家比比皆是。距今三四千年之前,古希腊、古埃及、 古巴比伦、古印度都出现过宦官。
古罗马帝国的宫廷之中也出现了宦官的身影。著名的暴君尼禄就曾经宣布跟他最宠信的宦官斯普里斯结婚,并且任用宦官彼拉哥成立特务机构,监视天下臣民。
此后的东罗马帝国时代,宦官更是在政治、军事舞台上出尽了风头。东罗马 史上的名将纳西斯、所罗门都是宦官出身。宦官西米尼努斯和尼西塔斯也是著名 的海军统帅。宦官尼西福罗斯还曾经主持过改革事业。东罗马帝国首都君士坦丁 堡的大部分主教也是宦官出身。
西亚的宦官历史更为久远。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前 12 世纪,古巴比伦宫廷中 就出现了宦官。此后影响极大的阿拉伯帝国和奥斯曼帝国,宦官更是被大量用于宫廷和权贵人家。奥斯曼帝国的白人宦官甚至掌握了帝国的教育、人事和财政权。
印度的宦官一直延续到近现代。20 世纪 90 年代,印度的一些大城市尚留存 10 万多名阉宦。
东亚和东南亚国家也普遍使用宦官。当然,由于种种原因,日本是一个例外。
让我们回头再看中国的宦官来源,主要有五种:
第一,实施宫刑后的罪犯。罪犯和罪犯的家人被实施宫刑后,送往宫廷服役。 从先秦到秦汉再到隋朝,宫刑作为一种减死之刑普遍适用。我们熟知的司马迁就 是被实施了宫刑。这些受刑者相当一部分成为宫廷宦官。不过,在隋朝废除宫刑后,罪犯在宦官来源中所占比例越来越小。
第二,抢掠而来的战利品。敌国和前朝的战俘很多被阉割,成为内廷宦官的 来源。也有边地百姓被强行阉割,成为宦官者。明代天顺年间,镇守湖广、贵州的 太监阮让在征伐苗民的战争中,一次性竟然将俘虏的苗童 1500 多人实施了阉割。
第三,进献而来的宦官。王公贵族、地方官员、宦官、藩属国都会进献宦官 供皇室使用。
第四,宫廷招募而来。宫廷根据需要会不定期在各地招募宦官。
第五,民间自宫投充者。这种方式一般明清时代较多,魏忠贤就是自宫投充 入宫的。自宫现象一度泛滥成灾,成为影响明代社会稳定的一个社会问题。
在明代之前,历经千年演变,宦官制度已经发展得十分成熟了。早在夏商时 代,早期国家制度已经建立。夏禹之后,民主禅让制让位于王位世袭制。而王位 世袭制对于君王后代的血统纯正要求甚高。君王为了维护自己后裔的纯正血统,必然会有使用阉人的需求。
河南偃师二里头发现的夏代时期遗址,其中的宫廷建筑群总面积约 1 万平方米。如此规模的宫廷,自然需要大量人员服役,而内外沟通,也需要专人来进行。 由此,宫廷的出现也就成为阉宦活动的舞台。
当时阉割术的出现,也从技术上保障了阉人的出现。种种迹象显示,夏商时 代,早期的宦官就已经出现在了王室内廷。
西周时期,国家制度更趋完善。根据《周礼》记载,王宫内掌管周天子宫女 和女官戒令以及内外通令的就是阉人。除此之外,酒人、浆人、醢人、盐人、幂 人、缝人、守祧等内廷职官都有阉人的身影。这一时期,宦官主要来自刑余之人。
春秋战国时期,随着礼崩乐坏,周天子权威不断下降。原本只有王室才能独 享的使用宦官权,已经被各诸侯国国君僭越。周平王东迁之后,晋、宋、齐、楚、 鲁、卫等大小各国的诸侯国国君,都开始在内廷使用宦官。同时这一时期,宦官 开始介入政治。
这一时期的宦官来源于战俘、罪犯和自宫者。著名的刺客豫让为了替主人智 伯报仇,就自宫入宫,以便行刺赵襄子。
当时的内廷宦官机构多归少府管辖。
秦始皇统一六国,中国历史进入帝制时代。帝制国家机构发展更加完备,宦官制度也随之更加系统化和正规化。
秦汉王朝宦官制度一个显著的变化是,国家通过设立机构、确定官号和职掌、 分别官秩和发放俸禄等方式,明确了宦官机构是组成国家官僚体系的重要部分。 通俗点说,宦官也是官,他们有双重身份:既是伺候皇帝起居的奴仆,又是参与 王朝政治事务的官员。
这一时期的宦官来源于宫刑罪犯、阉割的幼童和自宫投充者。就西汉来说, 李延年、司马迁、许广汉、张贺、石显、弘恭等人就是受宫刑后,成为宫廷宦官。
魏晋南北朝纷争乱世持续 360 多年。这一时期宦官机构进一步发展,宦官参 与政治的舞台从中央扩展到地方。
隋唐时期,宦官机构变得更加庞大。内侍省是这一时期新设置的宦官机构, 这一机构完全由宦官把持操控。
唐代宫廷中的宦官主要来自各地进献的阉割儿童和宦官养子,少部分是罪犯子弟。
唐代宦官对政治的影响力度较之以前,可谓是无出其右者。
宋代沿袭隋唐五代旧制,只不过在内侍省之外,又设置了入内内侍省,二者 皆成为最主要的宦官机构。
这一时期的宦官主要来源于宦官世家和宦官家族,宦官子弟和养子成为宫廷 宦官的重要来源。
与宋朝先后并立的辽、金,它们也沿用了汉民族王朝的宦官制度。
元朝的内廷杂用贵族子弟和阉宦。
值得注意的是,元朝宦官并不都是汉人,也杂用高丽人和其他民族之人。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