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摘星(全2册)

書城自編碼: 3914457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青春文學校園
作者: 抱猫
國際書號(ISBN): 9787559473929
出版社: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3-10-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76.0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感觉的界限:论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分析哲学名著译丛)
《 感觉的界限:论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分析哲学名著译丛) 》

售價:HK$ 70.2
宗教与资本主义的兴起
《 宗教与资本主义的兴起 》

售價:HK$ 82.3
根深叶茂:关于树的一切!
《 根深叶茂:关于树的一切! 》

售價:HK$ 239.6
认同与符号:闽台客家民众的精神世界
《 认同与符号:闽台客家民众的精神世界 》

售價:HK$ 82.3
U型理论(2023新版)
《 U型理论(2023新版) 》

售價:HK$ 120.9
1911:帝制终结(全景展示辛亥革命的前因后果)
《 1911:帝制终结(全景展示辛亥革命的前因后果) 》

售價:HK$ 72.6
自渡:真希望你能好好爱自己
《 自渡:真希望你能好好爱自己 》

售價:HK$ 72.4
银发营销:老龄友好型社会的商业机遇
《 银发营销:老龄友好型社会的商业机遇 》

售價:HK$ 83.5

 

建議一齊購買:

+

HK$ 56.5
《 酸梅 》
+

HK$ 52.2
《 我只偷看他一眼 》
+

HK$ 54.3
《 长街·完结篇 》
+

HK$ 52.2
《 潇潇雨声迟 》
+

HK$ 62.3
《 至此终年 》
+

HK$ 55.9
《 春枝秋雨 》
編輯推薦:
1.作品2万 收藏,积分4亿,作者抱猫,作品质量有保证,擅长暗恋、先婚后爱题材
2.清冷孤僻学神VS敏感安静少女,高冷闷骚的骨科医生化身恋爱脑直球追妻。
起初认为,被你喜欢是这辈子最幸运的事,现在发现,喜欢你才是。
3.经典高口碑暗恋成真文,从校园到都市,久别重逢,苦尽甘来,青春少女的心酸暗恋往事,真正的喜欢是双向奔赴!
从年少时青涩的暗恋,到二十七岁真挚的感情,可能没人能懂那种暗恋成真的感觉,好在上天待她不薄,年少时没能摘到的那颗星星,她终于是摘到了。
4.装帧精美,内外双封,异形护封设计充满巧思。
5.随书附赠唯美周边 【摘星卡X1 精美票根X1】
內容簡介:
高二那年,许柚的父母离异,她跟随母亲转学来到禹城。
在这里,她遇到一个眉眼阴郁、寡言少语的男生。他叫江尧,虽然不太合群,但五官落拓精致,成绩名列前茅,是耀眼到走在路上都会被多看两眼的人。
许柚曾写过一封信给他,最后却看见那封信,出现在教室后的垃圾桶里。
那一刻,所有跃跃欲试的心思被悉数掐灭。
多年后,好友告诉许柚:“听说当年江尧退学是出国治耳朵,他从小就有听力障碍,有点自卑。你当真不喜欢他了?”
许柚:“过去这么多年,我早就忘记那种喜欢他的感觉了。暗恋太苦,一次就够了。”
话音刚落,便瞥见江尧站在门外,眼眶微红,尽显狼狈。
爱情里的人都是胆小鬼,许柚曾经想,如果当年她不是那么胆小自卑,结局会不会有所不同。
但好在,上天待她不薄。
年少时没能摘到的那颗星星,她终于是摘到了。
關於作者:
抱猫
出生在南方且爱幻想的少女一枚,梦想是养三只猫,过着不用出门的宅家生活。
微博:@抱猫不养猫
目錄
第一章 被他吸引
第二章 失落的信纸
第三章 别离
第四章 跨越了将近十年的时光
第五章 荆刺玫瑰
第六章 击中她的心口
第六章 怕对你处处下药,还是治不好你
第七章 栽就栽了吧
第八章 生死难题
第九章 牵手殿堂,漫天花火
番外一 新婚快乐!
番外二 成为我的唯一
番外三 二代小日常
番外四 一中校庆
內容試閱
第一章 被他吸引
2007年,夏。
烈日炎炎,气温相较昨天又升了好几度。
许柚趁周末跑了一趟原来住的地方,将小学到高一的课本以及一些零碎的杂物,装进箱子里搬过来。
老房子里没别人,她仔细地沿着房间扫了一圈,检查还有没有东西落下。
眼看已经收拾了将近两个小时,再不回去,妈妈又该说什么了。她快手快脚地收尾,轻轻地叹了口气,关上大门后,抱着箱子离开。
这里距离她现在住的公寓不算远,一趟公交车从起点到终点,再走一段路就到了。
许柚艰难地托着箱子下了车,顺着还不太熟悉的直道往前走。
毒辣的阳光打在她的后颈上,没几分钟,就有点受不住了。皮肤被晒得发红,莹白的脸颊也泛起微微的红晕,额间冒出一层薄汗,吁吁细喘。
尽管靠着树边慢慢地走,也并没有好受多少。
一个女人拿着水盆出来倒水,正好瞧见她:“小柚子,回来啦?”
“嗯。”眼看快到家了,许柚将箱子放下,半蹲着歇了会儿,盯着女人问,“杨梅姐,你这么早就洗澡啦?”
“对啊。”女人穿着漂亮宽松的吊带连衣裙,细白的藕臂暴露在空气中,倚在门边跟她说,“这天气一天比一天热,看个铺子都能捂一身汗,能不洗吗?”
“也是……”许柚附和。
杨梅发现只有她一个人,挑眉问:“你今天不是去你爸那儿拿东西吗?怎么,他没陪你过来?这么大的箱子一个人搬回来的?”
女人眼中表现出对她肉眼可见的同情和对那男人的嫌恶。
根本不带掩饰的。
许柚苦笑了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爸妈之间的事儿,她也是一知半解。
上个月,他们办了离婚,给她的理由是性格不合。爸爸说妈妈太强势了,在家什么都是她说了算,时间消磨了他们曾经的感情,日子越过越没劲儿,所以才选择了分开。
大人之间的事情,小孩向来没什么话语权。
听说“离婚”二字的当天下午,许柚就瞧见他们气势汹汹地去了民政局,连半点儿缓冲时间都不留给她。
事已至此,也不好说什么。她并不觉得自己撒泼地哭着闹一场,他们会看在她的面子上,再好好商量一次。
唤回神思,许柚扯了扯唇:“我自己也行啊。”
她遂蹲下身,重新将箱子托起,继续往前走。这一回,是一口气直接走到了家。
到家后,许柚将箱子放下,累得撑着门框,懒散地用脚把箱子踢进去。箱底摩擦着地面发出难听的刺啦声,她也不在意。
直至完全进了门,她才发现里面有人,心虚地将脚下的动作放轻,并喊了声:“妈。”
黎平君刚下班,正套着围裙,站在厨房里择菜。听见动静,她皱着眉往门口瞥了眼,瞧见许柚腕上两道被箱子压出来的印,以及身后连个人影都不见,轻嗤了下。
许柚很少看见黎平君这么早回家,关上门,去桌边倒了杯水:“妈,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
“调班了。”黎平君没看她一眼,“晚上还要上夜班,做完吃了就走。东西都拿回来了吗?”
“嗯。”许柚边喝水边点头,“那边应该没有我的东西了。”
“没有就好。”黎平君语气冷淡,“就算有,以后也不用去了。那边已经不是你的家了。”
许柚顿了一下,抿了抿唇,不说话。
黎平君将择好的菜扔进水槽,还不忘训她几句:“瞧这满头大汗的,歇会儿快去洗澡,别热过头感冒了,如今哪儿来那么多钱看病!”
“知道了。”
许柚无奈地笑了笑,在窗边静坐了一会儿,等身上的热气散去,手也没那么疼了,才进卧室找衣服。
她们现在住的是黎平君单位分的单元楼里的其中一套,房子有些年头,虽翻新过却仍然有点陈旧。
两室一厅,面积不算大,尤其是她的卧室,放了书桌、衣柜和床后,就没什么能搁脚的地了。
十分钟不到,她洗完澡,湿着头发拎着脏衣服走出来,将衣服扔进洗衣篓。
黎平君已经做好了饭,并且迅速地解决了自己那份,边收拾东西边说:“我吃完了,桌上都是你的。妈妈快要迟到了,晚上回来得晚,你自己早点睡。下周开学,别太造作,不许熬太晚,不然作息想调都调不回来。”
许柚原本还想跟她说待会儿可能要出去跟朋友玩的事,顿时觉得没了说的必要,只默默地点了点头。
黎平君出了门。
她又孤零零一人坐在饭桌旁吃饭,有一下没一下地扒拉着,慢悠悠地吃。
吃到一半时,竟然响起了敲门声。
许柚听见有人在外面喊:“许柚……柚子,快开门……”
听这声音不像是黎平君,倒像是另一个人。她反应了会儿,迟钝地放下筷子,走过去开了门。
果然,看见林冉站在门外。
许柚惊讶道:“你怎么来得这么快?不是说好了七点在小卖铺见面的吗?”
“在家没事干,就先来了呗。”林冉走进来,四处瞧了眼,“怎么……不欢迎我啊?”
“哪有!”
两人从小就是朋友,小学是在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上的,还同过桌。
只是后来许海城换了工作,带着黎平君和刚小学毕业的许柚去了另一个城市谋发展,两人才没一起上初中。
如今,黎平君和许海城离婚,许柚又搬回来了。
前几天在集市碰到林冉,她们小聊了一会儿。
林冉知道了许柚现在住哪儿,也知道许柚即将转入一中跟她上同一所高中,把她乐得不行,以后上下学都有伴了。
林冉一来,许柚一改方才慢吞吞吃饭的状态,迅速解决掉晚饭,起身将碗筷收拾干净,甩着手出来问:“我们待会儿去哪儿?”
“都可以啊。”林冉嘴角透着淡笑,“我在这儿待久了,什么地方没去过?倒是你,有没有特别想去逛一下的?”
许柚刚搬回禹城的那几天,确实觉得这几年变化很大,有些地方和建筑,她压根儿不认识,连名字都喊不上。
她仔细想了一下:“我没什么特别感兴趣的,就是……”
“什么?”
“下周不是要开学了嘛,我妈说一中离这很近,走路二十分钟就能到,坐公交车也就两站左右。反正没事干,我们走一趟?”
“你要去一中啊?”林冉没想到她想去的竟然是学校,短暂思考了一下,“可以是可以,但这一来一回将近一个小时,你可别嫌累啊?”
“不会。”许柚摇了摇头。
现在距离暑假结束还剩一周,学校定不会敞开大门让学生进去参观,况且今天还是周末。
许柚只是在门口象征性逛了一圈就草草结束。
回去时,火红的夕阳在西边的天空烧得正盛,光芒由殷红变成浅橘色。
她们买了两根旺旺碎冰冰,一人一根,坐在树下长椅上晃着腿歇了会儿。
许柚发现右边是一个被护栏绕起来的半封闭式篮球场,偌大的场地被残留的暮色切割成半灰半暗的两个世界,却丝毫不影响里面的人挥洒荷尔蒙。
她撕开碎冰冰的包装,咬几下,吸里面融化的水,好奇地将视线投过去。
注意到一个略显高挑的少年抢到球,用她根本无法形容且看不懂的动作,绕到三分线外,在一众阻碍中肆意地单手抡起篮球,侧身抛进篮筐。
旋即,有人不服地向他喝倒彩,勾着他的肩膀,不知道说了什么,他低头一笑,踹那人一脚。
不可否认,在什么都不懂的学生时期,最吸引少女关注的往往是三种人:成绩好的、打篮球帅的、打游戏厉害的。
许柚亦不能免俗。
篮球被传来传去,在地上一震一震,带起些许灰尘。
可她的视线却并不在篮球上,而是那道逆着光一眼出众、清淡从容的身影。她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目光从他的身上移开,直到林冉在她面前摆了摆手。
“看什么呢?”
许柚后知后觉地回神,意识到自己刚刚在想什么,脸微微泛了点红,正要解释。
“咦?”林冉也往那边扫了眼,再仔细一看,“那不是……江尧吗?”
被岔开话题,许柚暗自松了口气,好奇地发问:“谁是江尧?”
林冉笑起来:“我们班上的学委,一个学霸……就里面右边的那个场穿白色上衣那个。”
她特地给许柚指了一下。
许柚不甚在意地顺着她的视线瞥过去。
右边那个场,白色上衣。
许柚惊觉,那个场上只有那个人是穿白色上衣的,他不像专程去打篮球的,似是路过被熟人拽进去。
他此刻正背对着她们喝水,汗意从额头延下,黑发被汗水打湿,却一点不显邋遢。
反观,有种清淡的少年感。
林冉随口吐槽:“原来学霸并不是每天都枯枯燥燥地在家看书学习的呀,还是会出来玩的。
“柚子,你知道吗?这人特变态,数理化简直绝了,高一上学期还没文理分科的时候,因为历史和政治没那么高分,他一直在年级第十左右,那会儿大家已经觉得他很牛了。没想到文理一分科,他……压根儿就没拿过第二。”
许柚咬着碎冰冰,尽量露出很惊讶的表情:“这么……厉害?”
“对。”
“那你们是重点班吗?”
“不是啊。”林冉给她科普,“我们学校高三前没有重点班的,班里有成绩好的,也有成绩不好的。只有文理科班之分,年级三十个班,前二十个班都是理科班,我在三班。”
“三班?”
“嗯。”
“三班……江尧……”
许柚抿着唇,嘀咕的声音很小,不仔细听根本听不清楚,随后哦了一声,似是在回应林冉,更像是掩饰什么,内心却默默地记住了这个名字。
天色很快暗下,路灯接二连三地亮起,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温沉没在远方的地平线上。
她们没有在那里停留太久,一根碎冰冰吃完,就起身准备离开。
林冉将垃圾扔了,随口问:“柚子,你明天有什么事吗?”
“怎么了?”
许柚有些心不在焉,仿佛听见背后有什么动静,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
篮球场上的人逐渐散开。
江尧将矿泉水瓶里的最后一点水喝完,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抬手擦了擦额间的汗。他急匆匆地从篮球场里出来,快步朝她们的反方向走,稍一转弯,人就不见了。
许柚意识到不对劲儿,连忙将视线收回,却依旧有种空落落的情绪在脑中滋生,词不达意地说:“我……也不清楚,明天是周一吧?突然想起来……我下周还要去学校一趟,还有手续没办完,就是不清楚具体哪一天去。”
“办什么呀?”林冉虽然觉得她怪怪的,但也没有多想,“去一中还是七中?”
许柚解释说:“一中,办理学籍登记的事。”
“哦哦。”林冉明白了,“明天早上我爸带我去他朋友开的文具店买一些刚需的文具,可以按批发价给我们,怪便宜的,还想问你要不要去来着,你要是有空就跟我说一声?”
许柚没拒绝:“好。”
然而,跟林冉一起去文具店的计划,最终还是泡汤了。
上了半夜晚班的黎平君刚好第二天有空,早早地拽许柚起床,去一中办理学籍手续,为的就是让她下周顺顺利利地开学。
手续办理并不复杂,填几份表格,交一下文件,没几分钟便结束。
全部流程走下来,许柚仍然有点没睡醒,却还是安静地低着头站在黎平君身侧,装作很认真地听她们说话。
老师笑着说:“许柚妈妈,您放心。许柚这孩子成绩本身就不差,学习能力肯定是具备的。我们一中不敢保证师资力量是全禹城最好的学校,但学习氛围绝对是第一,优秀的学生也有很多。能在这样的氛围下学习,状态只会好不会差,不过还是要看她个人的努力程度和抗压能力。”
老师的这番话,十分客套官方且点到即止。
一个学校的硬实力不是通过漂亮的话术来表明的,而是实实在在的升学率和高考排名。
黎平君不可能不明白。
她满意地笑起来,再随便聊了几句,便带许柚离开。
整整一个下午,许柚都在家无聊地度过。
她将昨天搬回来的杂物拿抹布擦干净,逐一收拾好,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在黎平君进卧室找衣服打算去洗澡的空隙,问了她一句:“妈,你今天跟老师单独聊那会儿,有问到我是几班的吗?”
话落,许柚抿了抿唇,双眼紧盯着卧室门口,隐隐多出了某种期待。
就在她以为能听到答案时,“啪”一声,搁在窗边的塑料花盆掉了。
许柚循着声音看过去——
一只肥橘从窗台跳下来,毫无做错事的愧疚姿态,“喵呜”叫着,“哼哧哼哧”地走到她的腿侧,用肥硕的身体不停地蹭啊蹭。
在外头浪了四天的肥猫,终于饿着肚子回来了。
——圆头大脸,叉开双腿,敞着肚子,躺在地上毫无形象地舔毛,时不时瞅她一眼,以传达某种讯息。
几天不见,许柚生气地捏了捏它的肚子,它也没反抗。
她想起还有根火腿肠没吃,认命地拿过来,撕开包装,一块一块地掰开扔在地上,又喊了一声:“妈!”
黎平君找好睡衣出来说:“哪个班不是一样?人家老师说了,高三前不分重点班,关键是看你认不认真学习,够不够努力。”
这答非所问的,家长总有种无论说什么都能扯到学习上的本事。
许柚解释说:“我只是想提前知道一下,免得下周开学傻乎乎地不知道该去哪儿。”
黎平君也记不太清楚,仔细地回想了一下,低斥道:“你填表的时候没认真看吗?上面不是写了班主任叫张悦吗?到时候直接找张悦老师得了。”
张悦?
许柚想起来了,沉默着点了下头。
待黎平君进了浴室,听见里面有淅淅沥沥的水声传出。她才回房,迅速打开那台破旧得用了好些年且不能常玩的电脑,登上QQ问林冉:林冉,张悦老师教哪个班啊?你认识吗?
林冉似是很疑惑她问这样的问题:你问来做什么?
许柚被那只猫缠着,来不及回复她。
林冉忽地反应过来:你是……怎么知道张悦的?今天在学校碰到她了?她是我们班的班主任啊,长得贼漂亮,教语文的。人呢,挺好的,也不严格,还蛮好说话。
林冉:喂!怎么不说话?干吗去了?难不成……
林冉还没将后半句话敲出来,许柚看见那句“她是我们班的班主任啊”已经怔在了原地。
铺天盖地的惊喜朝她袭来,一瞬间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许柚盯着屏幕又看了好一会儿,确定没错后,心跳都漏了一拍。
她激动得双手蹂躏了一下大肥猫圆滚滚的脑袋,粗鲁地撸了一把它的后背,似乎还觉得不够,正要将魔爪伸向它柔软的肚子,被它用肉垫拍了一下。
“喵!”发出抗议。
被抓了一道浅浅的血痕,许柚瞪它一眼,不跟它计较。
重新将视线落回屏幕,瞅见林冉问“你不会这么巧来了我们班吧”时,又不敢说得太过绝对,委婉了些:好像……是这样没错。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