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请星星捎个信

書城自編碼: 3934596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青春文學校園
作者: 阮栖
國際書號(ISBN): 9787541166846
出版社: 四川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3-11-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51.8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楼兰六百年:楼兰古国及西域与中原的博弈史
《 楼兰六百年:楼兰古国及西域与中原的博弈史 》

售價:HK$ 78.2
魏斯曼的演讲大师课①:说的艺术(第3版)
《 魏斯曼的演讲大师课①:说的艺术(第3版) 》

售價:HK$ 126.4
书,儿童与成人
《 书,儿童与成人 》

售價:HK$ 64.4
ABB工业机器人全能应用(共6册)
《 ABB工业机器人全能应用(共6册) 》

售價:HK$ 388.1
时间困境:当工作和家庭被颠倒
《 时间困境:当工作和家庭被颠倒 》

售價:HK$ 67.9
发现你的管理风格:DiSC帮助你成为高效经理人(钻石版)
《 发现你的管理风格:DiSC帮助你成为高效经理人(钻石版) 》

售價:HK$ 74.8
常识(改变美国的20本书之一,《常识》的思想塑造了美国公民)
《 常识(改变美国的20本书之一,《常识》的思想塑造了美国公民) 》

售價:HK$ 44.9
新型铋系半导体/MOFs光催化材料
《 新型铋系半导体/MOFs光催化材料 》

售價:HK$ 101.2

 

編輯推薦:
1、 骄傲学霸少年 唐识 x小心翼翼少女 宋初,校园暗恋、酸涩甜蜜,平凡少女的青春暗恋日常,写尽少女的心事,阅读时极易产生共鸣。
男主唐识转学来到女主宋初的班级,和宋初成为了好朋友。
在宋初受伤、需要帮助的时候,唐识一直都在,永远为她兜底。
尽管他是不经意的,尽管有非常多的巧合,唐识确实在她生命里很多个时刻,都给予了她陪伴。
她被嗜酒的爸爸弄得伤痕累累,是他拽着她去医务室;她回不去家了,是他给了她一个暂时的避风港;被人欺负的时候,也是他站出来保护了她;她被妈妈抛弃,哭鼻子的时候,也是他把帽子盖在她头上,把人全都拦在了教室外面,替她保持着自尊……
在她生命那么多至暗时刻,那个少年带着光,精准地把光束打在她的身上。
而胆小的宋初只敢悄悄仰望了那个又骄傲又温柔的少年一整个青春。
阿米亥说,上帝每天都说有傍晚,有早晨,但上帝从来不说黄昏。因为黄昏只属于相爱的人。
她在日记里写,“黄昏不属于我”。
那个时候的少女心事,敏感得只能放进玻璃罩,小心翼翼地保护起来。
她在这场暗恋里,一直是一个患得患失的胆小鬼。
2、暗恋成真,久别重逢,从校园到婚纱。最好的爱情是双向奔赴,是为了靠
內容簡介:
宋初在日记里写——
「上帝每天都说“有傍晚,有早晨”,但上帝从来不说“黄昏”。因为黄昏只属于相爱的人。」
而对于瞒着所有人喜欢唐识的宋初而言,黄昏只属于她一个人。
少女心思敏感易碎,于是将一整个夏天的风尽数藏进了口袋,不敢也不曾袒露半分。
只能将喜欢藏进文字——
“于我而言,他是遥不可及的,是许许多多个暗夜里,无法触及的光亮。我会走得很远,远过我目之所及的地方,直到靠近那颗星星。”
许多年后的夏天,宋初听到那颗星星说:“我余生的每一个黄昏,都只属于你。”
關於作者:
阮栖
愿所有的爱都有着落。
一条与世无争的咸鱼,想一直游到海水变蓝,在月光下与你共看一场又一场的烟火。
目錄
第一章 有的人出现像礼物
第二章 你笑起来比较好看
第三章 请宋同学看个雪
第四章 梦开始不甜
第五章 直到靠近那颗星星
第六章 他叫唐识,是我的星星
第七章 你是不是对我有企图
第八章 终于窥见了天光
第九章 除了你,我谁的手都不想牵
第十章 穿过逆境,抵达繁星
番外一 和我谈一场双向奔赴的恋爱吧
番外二 没有办法停止我的爱
番外三 我余生的每一个黄昏,都只属于你
內容試閱
第一章 有的人出现像礼物

树影在墙上摇摇晃晃,窗外时不时传来夏虫的鸣叫声,清冷的月光铺天盖地的落下来,风从半开的窗户灌进房间。
刚洗完澡,深夜的凉风让宋初忍不住打了个颤。
路上刚好晚归的人开车经过,一声短促而突兀的鸣笛之后,宋初看到车的灯光混合着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来,没一会儿也消失了。

时间已经凌晨两点。
宋初刚爬上床,收到一条消息——暴雨黄色预警。
南川持续了两个周的高温,也将迎来第一次弧度较大的降温。
宋初锁了屏,给手机充上电,准备睡觉。
这次她没有像往常一样设闹钟。
宋初在奶茶店兼职。明天是她在奶茶店兼职的最后一天,老板说她明天可以好好休息,中午的时候再去替班。不出意外,宋初明天是能/0个好觉的——这个快要结束的暑假的,第一个可以睡到自然醒的觉。

意外还是发生了。
第二天早上七点钟不到,她就被床头的手机吵醒。
宋初迷迷糊糊的摸到手机,凭着感觉滑动了接听键。
大概是踢被子的毛病又犯了,受了凉,嗓子有些哑:“有屁放!”
宋初有很严重的起床气,在这样的情况下被吵醒,语气自然好不到哪去。
对方很有礼貌:“您好,南川派出所。请问宋茂实是您什么人?”
听到“派出所”几个字,宋初立刻被吓醒了,起床气也瞬间收敛:“您好,宋茂实是我父亲。”

本来可以睡个好觉的宋初,因为宋茂实而不得不着急忙慌的往派出所赶。
宋初家的地方不太好打车,所幸派出所离家里不算很远,跑着过去也就二十分钟的路程——可以省下一笔打车费了。
宋初觉得讽刺,派出所里的人是自己的父亲,她的第一反应居然是省钱。

宋初出门几分钟的样子,大雨就猝不及防砸下来。
跑到半路,雨越来越大,虽然没到“黄色预警”的程度,但是这雨势也不小。
宋初跑过一片泥泞地的时候,没注意脚下,被水洼里的石头狠狠地绊倒在地上。
宋初感受到膝盖和手肘,都被地上的碎石给戳伤,火辣辣的疼。
刚撑着手准备站起来,一只手在她站起来之前,伸到了她的面前。

是一双很好看的手,骨节分明,手指修长,指甲修剪得整齐又圆润,干净得有些过分。
宋初的第一反应是,这么干净好看的手,还是不要弄脏了。
于是宋初自己站了起来。

手的主人看起来十七八岁。
少年白衣黑裤,浅棕色的眸子上方是微微皱起的眉头,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可即使他不笑,唇角也带了些许天然的弧度。身上的衬衫被大雨打湿了些,头发短而利落,给人的感觉跟他的手一样。
一样干净。
看到手主人脸的时候,宋初愣了愣——原来,他的正脸生的也这样好看……
少年嗓音清润:“伞给你吧。”

宋初回神,抬眼看了看他,提醒了一个事实:“你只有一把伞。”
少年伸出手指了指她身后不远处的地方,她回头便看到一辆宝马五系停在路边。
“我有车来接。或者……你要去哪里,我可以送你。”

宋初想了想,她不可能上一个陌生人的车。
权衡了几秒,她便没再矫情,毕竟比起淋感冒而花钱治病,她倒是宁愿欠一个微不足道的人情:“谢了。”
可能很多人不太愿意欠人情。但钱对她来说太重要了。
宋初从少年手里接过伞,再次奔跑起来。

到了派出所,宋初大概了解了事情的始末。
宋茂实这人好喝好赌,麻将馆倒是更像他的家——他在麻将馆待的时间,比待在家里的时间更长。
他昨天半夜本来是打算回家的,但刚起身就又被隔壁三缺一的麻将桌给留下了,这一留就留了一个通宵。
早上六点的时候,宋茂实跟同桌打麻将的一个脸上有刀疤男人发生争执。
宋茂实为人软弱,本不应该和别人起这样的争执。但在乌烟瘴气的麻将馆里,有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在酒精的作用下,禁不住起哄的宋茂实跟刀疤男就打起来了。
麻将馆的老板拉不住人,直接报了警。
动手的宋茂实和刀疤男,还有挑事儿的人全都被带走。
因为没人受伤,当事人也都愿意和平处理,所以这事儿处理的还算顺利和快速。
宋初最担心的赔偿事宜,最后也顺利解决——闹事儿的都是麻将馆的熟客了,宋茂实和刀疤脸虽然打得凶,但麻将馆里的设施没有一星半点的损伤。老板也不愿意扯皮,就没有追责。

从派出所出来之后,父女俩回了家。
宋茂实一回到家里,就开始无能狂怒——踢凳子,摔杯子,问候刀疤脸的祖宗十八代。
可能是发泄需要一个具体的对象,宋茂实一双污浊的眼看向宋初:“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你满身脏兮兮的怎么回事?真是跟你妈一样,没劲!”
宋茂实对骂人的内容和词汇,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忠诚——骂她骂了这么多年了,内容都大差不差。
他的词汇匮乏到有时候宋初都想教教他。

宋初知道,宋茂实这人在发脾气的时候,你越不顺着他他就越来劲。
虽然不搭理他,他也来劲。但来劲程度终归是不一样的。
宋初没搭理他,沉默地接收着他这些难听的话。

见宋初这副模样,宋茂实顺手抄起手边的玻璃杯,往宋初的方向砸。
宋初来不及躲,额头硬生生接住了这一击。
然后宋初听到宋茂实对她万年不变的嫌弃:“你妈怎么这么没出息?要是当初生的是个儿子就好了!如果是儿子,今天我这委屈肯定不白受,我儿子肯定直接就替我把那刀疤脸,打得满地找牙了!生个女儿就是没用,还浪费钱……说来说去,就怪你妈肚子不争气!”
他不提妈妈就还好,提完宋初冷笑一声:“没文化还真是可怕。生儿子生女儿是你的染色体决定的。怪我妈,你怪得着么?”
宋茂实一听这话更来气,抄起一根木棍就往宋初身上招呼。力道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
宋初想,宋茂实可能是把在刀疤脸那受的窝囊气,也一并撒在她身上了。
他下手越重,宋初就越想说:“我妈为什么离开你心里没点数?你怕不怕有一天我妈回来,把以前你打在她身上的账都算回来?”
宋茂实下手更重了。

宋茂实因为长时间喝酒,身体不太好,没一会儿就打累了:“给老子滚出去!老子不想看见你!滚!”
最后这个“滚”字似乎用尽了他最后的力气,吼完之后,一口气没提上来,立刻陷在沙发上开始咳嗽——剧烈咳嗽。
对比宋茂实,宋初就显得异常平静:“真巧,也就是这种时候,咱们父女俩还有点默契。我也一秒钟都不想见到你。”
说完,宋初直接转身出了门。

没来得及处理身上的任何伤口,甚至没来得及换一套干净的衣服。
宋初看了看时间,正想给奶茶店老板打电话请假,刚拿起手机,奶茶店老板的电话就进来了:“小初,我们给你订了蛋糕哦,还买了很多小零食,你来了没?”
宋初低头看了看自己:“我就不去……”
奶茶店老板是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女孩子,叫陈邻。因为年龄差不多,所以她跟奶茶店里的人关系都跟朋友似的:“你不能拒绝啊。明天你就开学了,今天你最后一天在我这上班。这时候再拒绝我,你良心会不会痛吗呜呜呜。”
陈邻丝毫不给宋初开口说话的机会:“我们大家都等你呢,你抓紧过来,我这还有点事,先挂了啊。”
宋初听着“嘟”音,叹了口气。
宋初到奶茶店的时候,陈邻没忍住骂了句脏话:“初初,你这……来的路上被人按在泥地里揍了?”
陈邻把宋初拉到自己的休息间,给宋初找了一套衣服:“我新买的,还没穿过,你先洗个澡换上。”
宋初道了声谢,拿着衣服走进了浴室。

宋初洗完澡出来,陈邻担心道:“你不是真被抢劫了吧?还有没有伤哪,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宋初摇头:“我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觉,没有被抢劫,也没有被人揍……就这点伤,擦破皮而已,没那么娇气,不用去医院。”
确实没必要去医院,从小到大,宋茂实打她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早就习惯了。
更何况,这种自己忍一忍就能好的伤,她才舍不得把这个暑假兼职辛辛苦苦赚的钱花在这。


宋初顿了顿,转移了话题:“不是说买了蛋糕吗,我看看。”
陈邻知道宋初很缺钱,也知道宋初这个暑假除了她奶茶店的兼职,还有两份工。
但这是人家私事,陈邻也不好多问,便顺着她的话:“小洁她们去拿了,晚上十点关店,然后好好给你办个欢送会。”
宋初笑:“谢谢。”
刚好店里来了客人,宋初走到制作台,穿了工作服,开始帮客人点单。
外面的雨还没停,大概过了十分钟的样子,宋初听到有人说:“一杯柠檬水,不加冰,谢谢。”
宋初觉得声音熟悉,抬头。
是今早给她伞的少年。

雨突然停了,太阳光线从少年身后的玻璃门折射进来,轻轻铺洒在一方小小的天地里。少年逆着光,身边有柔和的光轻盈地散开。
宋初觉得,他像是长了翅膀。
宋初做好了柠檬水,放在吧台上:“这杯我请你。”
少年“嗯?”了声。
宋初:“谢礼。”

看着少年一脸懵的样子,宋初就知道,他应该是不记得自己了:“今天早上,你借了我一把伞。”
宋初不喜欢欠别人,欠的任何债都是要还的,或早或晚的区别罢了。既然在这遇上了,宋初想着,赶紧把今天的“借伞之恩”给报了。

听她这么说,少年也没坚持付钱,像是懒得在这种人情世故上纠缠。
虽然是她给的谢礼,他还是礼貌说了声谢谢。
二十分钟后,少年走出了奶茶店。
看着男生背影,她脑海里突然冒出,刚才少年逆光而立的模样。
大概是很少遇到这么好看的人,一直到他消失在视线里,宋初都忘了把目光收回来。

欢送会结束,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宋初回到家,宋茂实没在,肯定又出去打麻将了。
家里还是她离开的时候乱糟糟的样子。
大概是今天收到了一把伞,她心情还不错。
在收拾房间这一片狼藉的时候,宋初甚至哼起了小调。

宋初打扫完房间,洗了个澡。
她在自己那张老旧的小书桌前坐下,从上了锁的抽屉里拿出日记本。
宋初有写日记的习惯——因为宋茂实为人不太行,总遭人诟病。
小区里的家长们,把对宋茂实的意见也转移到了宋初身上,觉得宋初也不是什么好人,不让他们孩子跟宋初一起玩。
人都有分享欲,那些少女的小烦恼没有人听,她就全都写在了日记本里。
想起奶茶店的欢送会,想起今早大雨滂沱里的伞,她落笔——
上帝真的留了一扇窗,温暖照了进来。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