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渡鸦的文化史

書城自編碼: 3971350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文化文化研究
作者: [法]米歇尔·帕斯图罗
國際書號(ISBN): 9787108077530
出版社: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出版日期: 2024-03-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16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94.8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傲慢与偏见:希腊化-罗马时期地中海世界的犹太观念
《 傲慢与偏见:希腊化-罗马时期地中海世界的犹太观念 》

售價:HK$ 112.7
像欧奈尔信徒一样交易:我们如何在股市赚得18000%的利润
《 像欧奈尔信徒一样交易:我们如何在股市赚得18000%的利润 》

售價:HK$ 101.2
战败者:1917—1923年欧洲的革命与暴力(方尖碑)
《 战败者:1917—1923年欧洲的革命与暴力(方尖碑) 》

售價:HK$ 112.7
成唯识论直解(修订本)(全二册)
《 成唯识论直解(修订本)(全二册) 》

售價:HK$ 193.2
我国政府对在华境外非政府组织分类管理研究
《 我国政府对在华境外非政府组织分类管理研究 》

售價:HK$ 112.7
奔月
《 奔月 》

售價:HK$ 91.8
基于量子计算的量子密码协议
《 基于量子计算的量子密码协议 》

售價:HK$ 92.0
世界民族纺织图案视觉交汇
《 世界民族纺织图案视觉交汇 》

售價:HK$ 147.2

 

編輯推薦:
★法国历史学家帕斯图罗从动物的角度完整地展现历史,一张交织着传说、神话,缀满了形象与符号象征的大网逐渐地展现出来
★近百幅彩图,高清再现渡鸦在历史中的丰富形象,生动地探讨渡鸦的前世今生
內容簡介:
渡鸦,既复杂又引人入胜,同时令人恐惧。古希腊、古罗马人赞美渡鸦的智慧与记忆,但随后中世纪基督教猛烈地抨击它,认为它是不洁的鸟,是魔鬼和所有邪恶力量的化身。寓言、谚语、词汇所塑造的渡鸦形象,在现代继续贬值:它是象征坏运气、“告密者”的黑鸟,我们害怕它,因为它与冬天、绝望和死亡有关。但是今天,它在所有关于动物智力的研究中都采取了报复行动:在一些复杂的认知能力测试中,渡鸦绝对是其中的佼佼者。作者立足渡鸦在欧洲特定社会背景下的文化内涵,从神话传说到现实生活,漫谈渡鸦的文化史。
關於作者:
米歇尔·帕斯图罗(Michel Pastoureau),1947年出生。历史学家。在法国高等研究应用学院担任研究员,是一名享誉全球的色彩历史学专家,但同时也是动物文化史学界的达人。他于1972年发表了以《中世纪纹章系统中的动物意象》为题的博士论文,并从此沉溺于动物符号象征学与动物文化史学的研究中,多部专著已出版面世。
目錄
前 言
1 众神的信使
(古代神话)
2 亵渎宗教之鸟
(从《圣经》到教会圣师)
3 向渡鸦宣战
(8~12世纪)
4 动物寓言昌盛的时代
(12~14世纪)
5 寓言作家与鸟类学家
(12~18世纪)
6 死亡的先兆
(19~21世纪)
注 释
参考书目
图片授权
內容試閱
记忆中阴森忧郁的渡鸦
弗雷德里希的作品中除了可以看出死亡的象征意义,还散发出一股浓浓的忧郁之感。忧郁在中世纪时曾是非常严重的疾病,这种“世纪痼疾”的法语写法为“mélancolie”,从词源学上说,这个词的意思是“黑胆汁过多”。在 19 世纪初期的艺术家和诗人眼中,忧郁是一种无可避免的状态,甚至是一种美德。所有诗人都应具有忧郁之气,要么英年早逝,要么将自己禁锢在一种无法摆脱的悲伤中。热拉尔·德·内瓦尔的十四行诗《不幸的人》(El Desdichado)的第一个诗节中提到的“黑色太阳”成为第二代浪漫主义诗歌的标志性象征。

吾乃阴郁之体,鳏夫之命,难觅慰藉,
似被困废弃城堡的阿基坦王
我唯一的星已死,
那以星为饰的诗琴,
擎着一轮忧郁的黑色太阳。
比“黑色太阳”创作时间早十多年,爱伦·坡(1809~1849)著名的叙事诗《乌鸦》(The Raven)中凄惨的渡鸦本应成为浪漫主义诗歌的代表形象。
这首诗于 1845 年 1 月底首次发表于《纽约晚镜报》(New York Evening Mirror),一经发表便在美国和英国大获成功。该诗经多次重印,之后一直被模仿、注疏、过度解读,被改编为音乐作品和图画作品。它为爱伦·坡带来声誉却未能带来财富。诗人于诗作发表四年后去世,鳏夫、贫穷、酗酒、绝望是打在他身上的标签。《乌鸦》一诗的法语译文于 1853 年 1 月首次出现在《阿朗松报》(Journal d’Alen?on)上,译文水准平庸且未署名。夏尔·波德莱尔作为爱伦·坡的法国“迷弟”两个月后在自己经常合作的周报《艺匠》(L’Artiste)上发表了译文,该版本质量显然更高。即使 1875 年斯特凡·马拉美的译文并不比波德莱尔的逊色,但波德莱尔翻译的版本始终是最有名的 146。
总结爱伦·坡的诗歌并非易事,不是因为叙事晦涩难懂,主要是因为其文字具有很强的音乐性,富有节律、铿锵有力,概括他的诗只会导致歪曲和走样。他写的是一个离奇的故事:在一个昏暗寒冷的夜晚,一个男子在自己的房间里翻阅古籍。对他来说,这是忘掉已逝爱人丽诺尔(Lénore)的方法。男子半梦半醒之间一个声音惊醒了他。他起身,开门,却不见任何人在门外,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唯有阵阵轻声呢喃,仿佛在说:“永不复焉。”(Nevermore.)他重新坐下,但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是在窗边。男子推开窗户,一只硕大的渡鸦飞进屋子,落在帕拉斯女神的半身像上。叙述者质问渡鸦,问它的名字、问它来自何方、问它是谁,但渡鸦对此只有一句答语:“永不复焉。”男子茫然困惑、焦虑不安,他重新坐下,暗自忖度,寻思着也许渡鸦只会说这四个字。之后,他重新陷入新的幻想,再次想到爱人丽诺尔,他自言自语,却总被渡鸦的“永不复焉”打断。气氛变得越来越压抑,男子重新振作、勃然大怒,他控诉渡鸦是魔鬼,是厄运的先知。最后,他质问渡鸦来日是否能与丽诺尔再相逢,答案还是残忍刺耳的“永不复焉”。他筋疲力尽,心灰意冷。他拜托渡鸦回到冥界之后拥抱丽诺尔,但可怖的答复再次响起,“永不复焉”。在渡鸦的注视下,他瘫软在房间的地板上,他的灵魂似乎将永远成为鸟儿的俘虏。
夏尔·波德莱尔用他擅长的散文诗翻译了这首诗,显然比我对诗歌苍白的概述优美得多。但偶尔会有人批评其译文流畅性欠佳,显得断断续续。为在法语版中还原诗歌的音乐性,保留所有共鸣、重复、数量繁多的叠韵、精妙的格律,波德莱尔最终呈现给读者一篇比原文更晦涩的译文,他添加了很多标点符号,让文章被分割成零散的段落。波德莱尔有其他的选择吗?马拉美也遇到了同样的困难。然而,两位译者都成功地还原出主人公所在的房间和整首诗歌呈现出的阴森气氛,还原了渡鸦令人难以忍受的话语,尤其是最终将叙述者引向绝望的、不断加重的苦恼和焦虑。为让您更直观地感受,以下是波德莱尔翻译的诗歌的前两节和最后两节:

曾几何时,黑夜凄凉,
虚弱、疲劳的我独自沉思,
面前是许多珍贵、稀奇却已被遗忘的经卷教义;
当我昏昏欲睡之时,突然,传来轻轻的拍打声,
似有人轻轻拍打,叩响我的房门。
“许是某位不请自来的客人到访,”我暗自忖度,
“定是如此,绝对无他。”

啊!我清晰地记得,那是寒风刺骨的十二月,
每根燃烧殆尽的木柴都在地板上勾勒出自己的末日之光。
我炽烈地盼望清晨,
我竭尽全力试图从书籍中找到悲伤的缓解之法,

从失去丽诺尔的悲伤中脱身,
然而一切皆是枉然。
那位珍贵、耀眼的姑娘,
被天使们称作丽诺尔的姑娘,
如今她的芳名却再不会被提及,永不。
…………
“让这话成为你我分别的号令,飞鸟还是恶魔!”我起
身吼道,
“滚回暴风雨中去,滚回冥界的暗夜去;
切勿在此留下一根黑色的羽毛;
勿让它成为你灵魂中暗藏的谎言的记忆;
切勿破坏我的孤独;
从我门上的雕塑上走开;
把你的利嘴从我的心上拔出;
让你的恶灵从我的门口滚开!”
乌鸦说道:“永不复焉!”

那只乌鸦,决绝而坚定,它一直立在,
立在我房门上惨白的帕拉斯雕像上;
它的双眼好似梦游的恶魔,
灯光流洒在它身上,
将它身形的暗影投射在地板上;
在这片摊在地板上的阴影之外,
我的灵魂永远无法耸立振作,
永不复焉!

作者为何会选定渡鸦这一形象呢?想回答这一问题并不困难。爱伦·坡曾多次就诗歌的结构和表意进行说明,从中我们也能得到一点线索。渡鸦可以“说话”,擅长语言,在古代神话中充当神的使者。另外,渡鸦通体乌黑,外形阴森可怖,叫声凄惨阴沉,它一出现,总是伴随吓人的气氛,甚至预示着死亡。此外,渡鸦是完美的浪漫主义意象,对于诗人和艺术家来说,它是冬天、寒冷、悲伤、死亡的绝对代表。它寿命很长,且在智力上超越其他所有鸟类。它还肩负着引导亡灵去往阴间的重任,它非常了解冥界的一切。因此,诗中的渡鸦一定知道丽诺尔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如何,它也心知肚明等待叙述者的命运是什么,但它对此只字不提,只是不断重复“永不复焉”。简简单单的四个字,配上渡鸦沙哑的嗓音,绝对可以制造出阴森吓人的效果。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