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0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音碟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0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甲骨文丛书·西乡隆盛:通往西南战争的道路

書城自編碼: 3561299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歷史世界史
作者: 猪饲隆明 著,吕灵芝 译
國際書號(ISBN): 9787520163057
出版社: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0-10-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精装

售價:HK$ 63.4

我要買

share: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2020年中国女性文学选
《 2020年中国女性文学选 》

售價:HK$ 83.0
宿白集:藏传佛教寺院考古
《 宿白集:藏传佛教寺院考古 》

售價:HK$ 266.0
华文全球史029·霍雷肖·纳尔逊、皇家海军与大英帝国的海洋霸权
《 华文全球史029·霍雷肖·纳尔逊、皇家海军与大英帝国的海洋霸权 》

售價:HK$ 109.8
切尔诺贝利的午夜(《纽约时报》《时代周刊》年度图书)
《 切尔诺贝利的午夜(《纽约时报》《时代周刊》年度图书) 》

售價:HK$ 95.2
巴菲特幕后智囊:查理·芒格传
《 巴菲特幕后智囊:查理·芒格传 》

售價:HK$ 108.6
西洋镜:中国宝塔I
《 西洋镜:中国宝塔I 》

售價:HK$ 241.6
不值得定律:如何在纠结的世界活出不纠结的人生
《 不值得定律:如何在纠结的世界活出不纠结的人生 》

售價:HK$ 47.3
法学与文学公开课:来自原欲的呼唤
《 法学与文学公开课:来自原欲的呼唤 》

售價:HK$ 96.4

 

建議一齊購買:

+

HK$ 72.0
《 甲骨文丛书·日本武士史 》
+

HK$ 72.0
《 甲骨文丛书·出云与大和:探寻日本古代国家的原貌 》
+

HK$ 78.0
《 甲骨文丛书·海盗猎人:追寻加勒比海的传奇宝藏 》
+

HK$ 144.0
《 甲骨文丛书·一把海贝:从奴隶贸易兴起到革命年代的西非 》
+

HK$ 63.4
《 甲骨文丛书·拜占庭的失落之城:米斯特拉斯与伯罗奔尼撒的历史 》
+

HK$ 79.3
《 甲骨文丛书·自由主义被遗忘的历史:从古罗马到21世纪 》
內容簡介:
作为维新三杰之一,西乡隆盛曾在倒幕运动中大显身手,但在明治维新如火如荼之际,他又因征韩论事件与政府交恶,最终回到故乡萨摩挑起西南战争,兵败身死。西乡隆盛为何从时代的弄潮儿变成时代的落伍者?西乡死后从逆贼到豪杰的形象转变又揭示了怎样的历史逻辑?通过考察一手史料,日本近代史学者猪饲隆明试图在这本书中阐明,西乡隆盛通往西南战争的道路,也是一条让近代日本从明治维新走向军国主义的道路。
關於作者:
猪饲隆明,1944年生,1969年毕业于京都大学文学部,专攻日本近代史,现任大阪大学名誉教授,著有《西乡隆盛〈南洲翁遗训〉》《西南战争被战争的大义动员的民众》等作品。
译者简介
吕灵芝,日文译者,毕业于厦门大学日语系,已出版译作三十余种,如松井忠三《解密无印良品》、柳田国男《妖怪谈义》、赤木明登《每日漆器》、吉村武彦《苏我氏的兴亡》、村井康彦《出云与大和》等。
目錄
示意图列表作者按
序章 巨星陨落西乡隆盛之死及其传说
第一章 幕末动乱的主角
第二章有司专制的成立
第三章 征韩论争
第四章 西南战争
终章 国家构想的交错日本近代史上的西乡隆盛
后记
前言序章 巨星陨落西乡隆盛之死及其传说
报道西乡隆盛之死的号外
1877年(明治十年)九月二十四日凌晨四时,天还未亮。以三声炮响为号,日本政府军开始对据守城山的萨摩军发动总攻击。萨摩军士兵在漫天飞舞的枪弹中连连倒地,逃至岩崎谷的西乡隆盛大腿和腹部也中了弹。别府晋介在西乡隆盛命令之下刎其首级,随后举刀自刃。村田新八、池上四郎、边见十郎太等西乡心腹先后随死。桐野利秋胸部中弹而亡。至此,乃是上午七时许。贼营陷落,西乡、桐野、村田战死上午十时五十分,小石川炮兵本厂接到了这通电报。西南战争爆发时,《东京日日新闻》社长明治时代的著名记者福地樱痴便深入战地,时刻对战况进行报道和评论,博得了压倒性人气。此次得到电报,更是抢先其他报纸一步,将其做成号外传遍东京市内。
《东京日日新闻》在号外中报道了久盼萨贼残党剪灭之吉报,并欢庆国敌之灭亡。翌日,派遣犬养毅作为从军记者赶赴战地的《邮便报知新闻》及《朝野新闻》等报纸皆积极报道了平定贼徒的消息。
西乡星与存活传言序章 巨星陨落西乡隆盛之死及其传说
报道西乡隆盛之死的号外
1877年(明治十年)九月二十四日凌晨四时,天还未亮。以三声炮响为号,日本政府军开始对据守城山的萨摩军发动总攻击。萨摩军士兵在漫天飞舞的枪弹中连连倒地,逃至岩崎谷的西乡隆盛大腿和腹部也中了弹。别府晋介在西乡隆盛命令之下刎其首级,随后举刀自刃。村田新八、池上四郎、边见十郎太等西乡心腹先后随死。桐野利秋胸部中弹而亡。至此,乃是上午七时许。贼营陷落,西乡、桐野、村田战死上午十时五十分,小石川炮兵本厂接到了这通电报。西南战争爆发时,《东京日日新闻》社长明治时代的著名记者福地樱痴便深入战地,时刻对战况进行报道和评论,博得了压倒性人气。此次得到电报,更是抢先其他报纸一步,将其做成号外传遍东京市内。
《东京日日新闻》在号外中报道了久盼萨贼残党剪灭之吉报,并欢庆国敌之灭亡。翌日,派遣犬养毅作为从军记者赶赴战地的《邮便报知新闻》及《朝野新闻》等报纸皆积极报道了平定贼徒的消息。
西乡星与存活传言
巨星终于陨落。尽管多家报纸对此进行了报道,部分民众还是难以相信西乡隆盛已死。
《朝野新闻》在报道平定贼徒的同一个版面,还刊登了参军川村纯义中将于二十四日零时四十五分发出的电报不见贼魁西乡隆盛首级,正在搜寻。二十七日,该报社长成岛柳北发文称天有西乡星,地无西乡首令人胆寒,二十九日的《邮便报知新闻》也报道了尚未寻获西乡首级的消息。找不到首级的传言,似乎令西乡依旧存活的说法显得更加可信。
首先传出西乡星一说的似乎是大阪方面,八月三日发行的《大坂过去大坂与大阪并用,1868年明治新政府在大坂三乡设大阪府,使大阪逐渐成为正式写法。本书译文除专有名词外,一律记为大阪。日报》称:人皆传闻,每夜二时许,辰巳(东南)方向有赤红之星显现,以望远镜观察,可见西乡隆盛身着陆军大将官服立于其上,更有好事之徒彻夜在露台观测。这应该就是关于西乡星的第一则报道。鹿儿岛市立美术馆所藏《西南西乡星之图》的赞词则称画中所绘之星即为彗星,尽管这只是以西乡隆盛的蜂起为扫帚之谐音词的说法,西乡星乃彗星之说在当时仍得到了一定程度的传播,还有人使用东京大学校1869年(明治二年)新政府统合旧幕府遗留的昌平坂学问所(主修儒学)、开成所(主修西学)与医学所(主修医学)成立的官办高等教育机构,后因不同学术传统间矛盾不可调和而分裂,最终采用西洋学制的大学南校与主修西医的大学东校在1877年(明治十年)合并为旧制东京大学。旧制东京大学又于1886年与日本工部省的官办学府工部大学校合并,成为日后的东京帝国大学(日本战败后改名东京大学)。比维特的天文学说对其进行解释(篠田矿造《明治新闻奇谈》)。
然而,对于西乡星究竟是什么天体,火星一说更为有力。《朝野新闻》(八月十九日刊)称:西乡隆盛愤怒之极,心火骤燃,遂成火星,并举出了火星的英语名称为马尔斯,乃希腊神话(实为罗马神话)中之战神的说法作为依据。同年八月,美国天文学家观测到一颗火星卫星,消息传开后,众人皆传闻那是桐野星(《邮便报知新闻》十月十一日刊)。在大阪方面,又传出西乡隆盛变成魔王的传闻,甚至有人在画报上将其形象描绘出来(《大坂日报》十月十六日刊)。
存活的传闻与新闻论调
无论是西乡星抑或魔王,人们都相信那是由依旧在世的西乡隆盛变身而成的。而到西乡星事件后的第二年,坊间又逐渐传出了西乡隆盛逃往国外,打算伺机回到日本的流言。
和歌山的陆奥宗光因与高知的林有造等人一道,欲起兵支持西乡隆盛而遭到逮捕监禁。《近事评论》报道称,陆奥宗光是因为将西乡隆盛托付给海外人,欲把他送往支那地方潜伏而被捕(明治十一年六月二十八日刊),《新潟新闻》也转载了这则消息。这应该是宣称西乡尚在人世并已流亡海外的第一则传闻。同年七月十三日的《朝野新闻》也报道了惊闻众人皆言西乡旅行海外。在1881年(明治十四年),民权运动达到高潮的时期,《邮便报知新闻》曾报道,大阪市内有人兜售小册子称西乡隆盛战死乃世人误传,此人实际藏身于印度一海岛,而他将要回到日本再谋大事,并如此这般描述了个中经过(十一月十九日刊)。另外,十年后俄国皇储尼古拉访日时,又开始有传言说西乡隆盛正潜伏在俄国,此次准备随皇储一行回到日本。
众所周知,西南战争结束后不久,福泽谕吉创作了《丁丑公论》。他在文中提到了西乡隆盛、桐野利秋及篠原国干等人被剥夺官职,新闻记者和读者来稿翻脸不认人,形成对西乡一派辱骂诽谤的风潮,并对这种行为表示了愤慨。福泽谕吉在文中提出凡世间盛行专制之举,需存与之对抗之精神西乡氏乃武力抵抗政府之人,虽与吾辈所思略异,然究其精神,却无可厚非,对西乡的反抗精神进行了称颂。可以说,民众崇拜西乡星,相信他尚在人世、终有一天会重回日本的这种心情,都在福泽谕吉笔下得到了体现。而《东云新闻》评价西乡挫强敌大,乃君之豪侠天性也(《明治十年之内乱》明治二十一年八月九日至十一日),也可以看作同一种精神基调的产物。
西乡的平反与再评价
福泽谕吉虽在西南战争不久后就开始执笔《丁丑公论》,却迟迟没有付梓,直到1901年(明治三十四年)才初次刊行,当时还附上了忌惮当时世间形势,故秘不示人的说明。直到1889年(明治二十二年)二月十一日,与《大日本帝国宪法》同时公布的第十二号敕令洗清了西乡隆盛的朝敌污名,并追封他为正三位之后,人们才得以公开表达对西乡隆盛的钦慕之情,而不必受到官方压制。
在1870年(明治三年),旧庄内藩士因感激西乡隆盛在戊辰战争中的宽大处理,曾以前藩主为首集体前往鹿儿岛拜访西乡,向他求教。彼时西乡隆盛的言行被整理记录为《南洲翁遗训》,由副岛种臣执笔作序文,并于翌年一月出版。到1894年(明治二十七年),胜田孙弥编写了第一本西乡隆盛传记《西乡隆盛传》。此后,以西乡为主角的《遗训》《言行录》《逸话》《豪杰谈》等出版物便层出不穷。
在这些作品中,人们着重强调了西乡隆盛的仁政主义,把他当作政治腐败的对立面。此外,中冈慎太郎曾盛赞西乡称:此人有学识,有胆略,常寡言而善思虑雄断,偶出一言则贯人肺腑。(《时势论》,1865年左右)坂本龙马初见西乡隆盛时也曾感慨:西乡是蠢蛋,如果他是蠢蛋,就是个大蠢蛋。这人用力敲打便作巨响,轻轻敲打便只作小声。(胜海舟《冰川清话》)连胜海舟也说:我不及西乡之处,就在于他的大胆识与大诚意。仅凭我一言,他便孤身一人进入江户城。我平日多少也会动用权谋,而西乡这人至诚至真,我便不忍欺瞒。(出处同上)这些话语都向日本国民大力宣扬了西乡隆盛的性情之伟(至诚、胆识、坦率、公平、无私等),以及他对近代日本的形成做出的贡献之大。
而由高村光云等人制作,并于1898年(明治三十一年)揭幕的上野西乡隆盛牵狗铜像,又给西乡隆盛的评价增添了一丝人性化的魅力,或者说平民气息。
军国主义的国民英雄
然而,这些都成了后来西乡隆盛被赋予的新角色的序曲。
记者朝比奈知泉在1925年刊行的《明治功臣录》中,感叹西乡隆盛及其身边志士若当初得拥精锐以解决朝鲜及支那问题,方今世间喧嚷之东洋经营,早已于四十年前快刀斩乱麻,万事了结矣。每每想来,无不遗憾至极。渡边几治郎则在1937年(昭和十二年)的小论《新日本建设者》中指出,西乡隆盛的声望逐年上升,如今已被奉为国民英雄,此乃西乡隆盛的崇高人格与至诚之力所致,与楠公及乃木大将、东乡元帅并驾齐驱。渡边认为,西乡的真实形象主要体现在1873年(明治六年)的征韩论一事中,当时他做好了被暴杀的心理准备,主张作为使节亲赴朝鲜,这正彰显了西乡不惜生命的至诚与国家经纶之大见识。他还这样说:自幕末以来,西洋文明东渐,尤以俄国东进之势最盛。他将这一时势看在眼中,并为东亚前途与帝国未来深深忧虑。常言先发制人,而后发受制于人,不待彼来而我先往,此乃他对朝鲜、台湾、桦太即库页岛。之意见的根基。这段文字指出,西乡的精神正是推进大东亚共荣圈的思想先驱。
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在即的1941年(昭和十六年)夏天,在鹿儿岛创建政治结社西乡党的竹崎一二的儿子竹崎樱岳曾写下《肚之西乡》肚在这里指气概胆识。,文中对已逝的西乡这样评价道:若听从此公明治六年所言,征朝鲜而讨支那,则今日锦旗必远插南洋,英美无可纵横,何止当下之东亚共荣圈,当振世界共荣之大旗,令得八纮一宇之圣德远播万国。另有如下叙述:外交唯肚,唯断。绝不可恐惧外国,如今践行绝不算晚。我等当一亿一心,协力奋进,誓要奉献一切,翼赞东亚大业。文中还提到,无识之女众乃至女学生,为卜恋情之成败,还有学生比试呼吸之强弱,朝上野的铜像呼吹饱浸唾液之纸屑,或向其肚,或向其脸,如落花纷飞,将铜像玷污(《肚之西乡》)。这些描述与人们的普遍印象之间的落差固然有趣,但从中亦可看出,当时的西乡作为大陆之一人柱人柱,古代日本在修建大型工程时以活人作为牺牲祈求进展顺利的一种传统习俗。(田中惣五郎《明治维新运动人物考》,1941年),被人们赋予了军国主义英雄的形象。
战后历史学界对西乡隆盛的评价
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之下,战后历史学界对西乡隆盛与士族叛乱给予了极为严苛的评价。学界一直认为,由于新政府采取开化政策,士族曾经享有的封建特权遭到剥夺,感到不平与不满的士族因此要求恢复特权,同时视维新后的外交政策为开国和亲并予以反对,最终发起叛乱。而西乡隆盛也一直被定位为这些不满士族的轴心。
远山茂树的《明治维新》(1951年)以西南战争的结束为论述的终点,那是因为他判断到此时为止,要想让历史进程倒退已然不可能。井上清的《日本军国主义》(1953年)和后藤靖的《士族叛乱的研究》(1967年)通过对西乡隆盛的人生轨迹和士族叛乱的具体分析,进一步巩固了这种见解。圭室谛成则在《西乡隆盛》(1960年)中认为,唯有从(西乡)遵照拥有世界性视野的谏言者胜海舟所提出的路线,以平定时局为方针采取行动,直到明治维新的四年间,才是西乡传记中最为精彩的部分。该著作还断定,西乡隆盛在维新之后的言行皆为反动。井上清还在《西乡隆盛》(1970年)中对之前自己提出的论述进一步展开说明,认为西乡作为创造历史的人被历史完全超越被历史击败了。而在近年,还有一种一度出现的主张再次受到关注,这一观点认为西乡隆盛并非所谓的征韩论者,他所主张的其实是通过和平交涉解决问题。
如今,西乡隆盛与士族叛乱在历史研究者眼中已不再是富有吸引力的课题,但对西乡隆盛的论说自同时代人开始一直延续至今,立论之人亦数不胜数。在为数众多的所谓维新元勋当中,唯此一人被重重传说包裹,并在时代的推移中不断被探讨琢磨,反复受到称颂。
在本书中,笔者无意为早可谓汗牛充栋的西乡隆盛传记群添砖加瓦。后世对西乡隆盛的推崇最突出其无私无欲的人生,不惧强权之豪侠天性,以及胆识与决断力等人格魅力。然而,要想研究西乡隆盛,首先必须把他作为一个历史当中的人物加以认识。西乡隆盛是明治维新的最大功臣,却为何掀起了当时最大的武装叛乱?而这个挑起叛乱的西乡隆盛,为何在死后不久便得到赦免,并被封为朝臣?他的形象为何会在日本帝国面临危机时频频被忆起,甚至以西乡传说这一不断变化的形式深入民众之中?我认为,这些问题中隐藏了阐明明治政府及其官僚制度之性质的关键,同时也指向了近代日本发展的本质性问题。
朝比奈知泉曾说,西乡隆盛绝非平凡历史家所能描绘之英雄,其人格之高大,亦非头脑冷漠之学者所能评判。我认为,只有将西乡隆盛的人生轨迹放到近代天皇制国家成立的过程以及两者之间的关系之中,其本质才能得到阐明。故本书以此为课题,尝试对其进行解读。书中引用史料基本来自公开刊行之校订本。关于西乡隆盛生平,已有《西乡隆盛全集》出版发行,大久保利通、木户孝允等人的书信则大多收录于《日本史籍协会丛书》。
另,在1872年(明治五年)日本正式改用太阳历之前,本书日期皆为阴历。
內容試閱
序章 巨星陨落西乡隆盛之死及其传说
报道西乡隆盛之死的号外
1877年(明治十年)九月二十四日凌晨四时,天还未亮。以三声炮响为号,日本政府军开始对据守城山的萨摩军发动总攻击。萨摩军士兵在漫天飞舞的枪弹中连连倒地,逃至岩崎谷的西乡隆盛大腿和腹部也中了弹。别府晋介在西乡隆盛命令之下刎其首级,随后举刀自刃。村田新八、池上四郎、边见十郎太等西乡心腹先后随死。桐野利秋胸部中弹而亡。至此,乃是上午七时许。贼营陷落,西乡、桐野、村田战死上午十时五十分,小石川炮兵本厂接到了这通电报。西南战争爆发时,《东京日日新闻》社长明治时代的著名记者福地樱痴便深入战地,时刻对战况进行报道和评论,博得了压倒性人气。此次得到电报,更是抢先其他报纸一步,将其做成号外传遍东京市内。
《东京日日新闻》在号外中报道了久盼萨贼残党剪灭之吉报,并欢庆国敌之灭亡。翌日,派遣犬养毅作为从军记者赶赴战地的《邮便报知新闻》及《朝野新闻》等报纸皆积极报道了平定贼徒的消息。
西乡星与存活传言
巨星终于陨落。尽管多家报纸对此进行了报道,部分民众还是难以相信西乡隆盛已死。
《朝野新闻》在报道平定贼徒的同一个版面,还刊登了参军川村纯义中将于二十四日零时四十五分发出的电报不见贼魁西乡隆盛首级,正在搜寻。二十七日,该报社长成岛柳北发文称天有西乡星,地无西乡首令人胆寒,二十九日的《邮便报知新闻》也报道了尚未寻获西乡首级的消息。找不到首级的传言,似乎令西乡依旧存活的说法显得更加可信。
首先传出西乡星一说的似乎是大阪方面,八月三日发行的《大坂过去大坂与大阪并用,1868年明治新政府在大坂三乡设大阪府,使大阪逐渐成为正式写法。本书译文除专有名词外,一律记为大阪。日报》称:人皆传闻,每夜二时许,辰巳(东南)方向有赤红之星显现,以望远镜观察,可见西乡隆盛身着陆军大将官服立于其上,更有好事之徒彻夜在露台观测。这应该就是关于西乡星的第一则报道。鹿儿岛市立美术馆所藏《西南西乡星之图》的赞词则称画中所绘之星即为彗星,尽管这只是以西乡隆盛的蜂起为扫帚之谐音词的说法,西乡星乃彗星之说在当时仍得到了一定程度的传播,还有人使用东京大学校1869年(明治二年)新政府统合旧幕府遗留的昌平坂学问所(主修儒学)、开成所(主修西学)与医学所(主修医学)成立的官办高等教育机构,后因不同学术传统间矛盾不可调和而分裂,最终采用西洋学制的大学南校与主修西医的大学东校在1877年(明治十年)合并为旧制东京大学。旧制东京大学又于1886年与日本工部省的官办学府工部大学校合并,成为日后的东京帝国大学(日本战败后改名东京大学)。比维特的天文学说对其进行解释(篠田矿造《明治新闻奇谈》)。
然而,对于西乡星究竟是什么天体,火星一说更为有力。《朝野新闻》(八月十九日刊)称:西乡隆盛愤怒之极,心火骤燃,遂成火星,并举出了火星的英语名称为马尔斯,乃希腊神话(实为罗马神话)中之战神的说法作为依据。同年八月,美国天文学家观测到一颗火星卫星,消息传开后,众人皆传闻那是桐野星(《邮便报知新闻》十月十一日刊)。在大阪方面,又传出西乡隆盛变成魔王的传闻,甚至有人在画报上将其形象描绘出来(《大坂日报》十月十六日刊)。
存活的传闻与新闻论调
无论是西乡星抑或魔王,人们都相信那是由依旧在世的西乡隆盛变身而成的。而到西乡星事件后的第二年,坊间又逐渐传出了西乡隆盛逃往国外,打算伺机回到日本的流言。
和歌山的陆奥宗光因与高知的林有造等人一道,欲起兵支持西乡隆盛而遭到逮捕监禁。《近事评论》报道称,陆奥宗光是因为将西乡隆盛托付给海外人,欲把他送往支那地方潜伏而被捕(明治十一年六月二十八日刊),《新潟新闻》也转载了这则消息。这应该是宣称西乡尚在人世并已流亡海外的第一则传闻。同年七月十三日的《朝野新闻》也报道了惊闻众人皆言西乡旅行海外。在1881年(明治十四年),民权运动达到高潮的时期,《邮便报知新闻》曾报道,大阪市内有人兜售小册子称西乡隆盛战死乃世人误传,此人实际藏身于印度一海岛,而他将要回到日本再谋大事,并如此这般描述了个中经过(十一月十九日刊)。另外,十年后俄国皇储尼古拉访日时,又开始有传言说西乡隆盛正潜伏在俄国,此次准备随皇储一行回到日本。
众所周知,西南战争结束后不久,福泽谕吉创作了《丁丑公论》。他在文中提到了西乡隆盛、桐野利秋及篠原国干等人被剥夺官职,新闻记者和读者来稿翻脸不认人,形成对西乡一派辱骂诽谤的风潮,并对这种行为表示了愤慨。福泽谕吉在文中提出凡世间盛行专制之举,需存与之对抗之精神西乡氏乃武力抵抗政府之人,虽与吾辈所思略异,然究其精神,却无可厚非,对西乡的反抗精神进行了称颂。可以说,民众崇拜西乡星,相信他尚在人世、终有一天会重回日本的这种心情,都在福泽谕吉笔下得到了体现。而《东云新闻》评价西乡挫强敌大,乃君之豪侠天性也(《明治十年之内乱》明治二十一年八月九日至十一日),也可以看作同一种精神基调的产物。
西乡的平反与再评价
福泽谕吉虽在西南战争不久后就开始执笔《丁丑公论》,却迟迟没有付梓,直到1901年(明治三十四年)才初次刊行,当时还附上了忌惮当时世间形势,故秘不示人的说明。直到1889年(明治二十二年)二月十一日,与《大日本帝国宪法》同时公布的第十二号敕令洗清了西乡隆盛的朝敌污名,并追封他为正三位之后,人们才得以公开表达对西乡隆盛的钦慕之情,而不必受到官方压制。
在1870年(明治三年),旧庄内藩士因感激西乡隆盛在戊辰战争中的宽大处理,曾以前藩主为首集体前往鹿儿岛拜访西乡,向他求教。彼时西乡隆盛的言行被整理记录为《南洲翁遗训》,由副岛种臣执笔作序文,并于翌年一月出版。到1894年(明治二十七年),胜田孙弥编写了第一本西乡隆盛传记《西乡隆盛传》。此后,以西乡为主角的《遗训》《言行录》《逸话》《豪杰谈》等出版物便层出不穷。
在这些作品中,人们着重强调了西乡隆盛的仁政主义,把他当作政治腐败的对立面。此外,中冈慎太郎曾盛赞西乡称:此人有学识,有胆略,常寡言而善思虑雄断,偶出一言则贯人肺腑。(《时势论》,1865年左右)坂本龙马初见西乡隆盛时也曾感慨:西乡是蠢蛋,如果他是蠢蛋,就是个大蠢蛋。这人用力敲打便作巨响,轻轻敲打便只作小声。(胜海舟《冰川清话》)连胜海舟也说:我不及西乡之处,就在于他的大胆识与大诚意。仅凭我一言,他便孤身一人进入江户城。我平日多少也会动用权谋,而西乡这人至诚至真,我便不忍欺瞒。(出处同上)这些话语都向日本国民大力宣扬了西乡隆盛的性情之伟(至诚、胆识、坦率、公平、无私等),以及他对近代日本的形成做出的贡献之大。
而由高村光云等人制作,并于1898年(明治三十一年)揭幕的上野西乡隆盛牵狗铜像,又给西乡隆盛的评价增添了一丝人性化的魅力,或者说平民气息。
军国主义的国民英雄
然而,这些都成了后来西乡隆盛被赋予的新角色的序曲。
记者朝比奈知泉在1925年刊行的《明治功臣录》中,感叹西乡隆盛及其身边志士若当初得拥精锐以解决朝鲜及支那问题,方今世间喧嚷之东洋经营,早已于四十年前快刀斩乱麻,万事了结矣。每每想来,无不遗憾至极。渡边几治郎则在1937年(昭和十二年)的小论《新日本建设者》中指出,西乡隆盛的声望逐年上升,如今已被奉为国民英雄,此乃西乡隆盛的崇高人格与至诚之力所致,与楠公及乃木大将、东乡元帅并驾齐驱。渡边认为,西乡的真实形象主要体现在1873年(明治六年)的征韩论一事中,当时他做好了被暴杀的心理准备,主张作为使节亲赴朝鲜,这正彰显了西乡不惜生命的至诚与国家经纶之大见识。他还这样说:自幕末以来,西洋文明东渐,尤以俄国东进之势最盛。他将这一时势看在眼中,并为东亚前途与帝国未来深深忧虑。常言先发制人,而后发受制于人,不待彼来而我先往,此乃他对朝鲜、台湾、桦太即库页岛。之意见的根基。这段文字指出,西乡的精神正是推进大东亚共荣圈的思想先驱。
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在即的1941年(昭和十六年)夏天,在鹿儿岛创建政治结社西乡党的竹崎一二的儿子竹崎樱岳曾写下《肚之西乡》肚在这里指气概胆识。,文中对已逝的西乡这样评价道:若听从此公明治六年所言,征朝鲜而讨支那,则今日锦旗必远插南洋,英美无可纵横,何止当下之东亚共荣圈,当振世界共荣之大旗,令得八纮一宇之圣德远播万国。另有如下叙述:外交唯肚,唯断。绝不可恐惧外国,如今践行绝不算晚。我等当一亿一心,协力奋进,誓要奉献一切,翼赞东亚大业。文中还提到,无识之女众乃至女学生,为卜恋情之成败,还有学生比试呼吸之强弱,朝上野的铜像呼吹饱浸唾液之纸屑,或向其肚,或向其脸,如落花纷飞,将铜像玷污(《肚之西乡》)。这些描述与人们的普遍印象之间的落差固然有趣,但从中亦可看出,当时的西乡作为大陆之一人柱人柱,古代日本在修建大型工程时以活人作为牺牲祈求进展顺利的一种传统习俗。(田中惣五郎《明治维新运动人物考》,1941年),被人们赋予了军国主义英雄的形象。
战后历史学界对西乡隆盛的评价
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之下,战后历史学界对西乡隆盛与士族叛乱给予了极为严苛的评价。学界一直认为,由于新政府采取开化政策,士族曾经享有的封建特权遭到剥夺,感到不平与不满的士族因此要求恢复特权,同时视维新后的外交政策为开国和亲并予以反对,最终发起叛乱。而西乡隆盛也一直被定位为这些不满士族的轴心。
远山茂树的《明治维新》(1951年)以西南战争的结束为论述的终点,那是因为他判断到此时为止,要想让历史进程倒退已然不可能。井上清的《日本军国主义》(1953年)和后藤靖的《士族叛乱的研究》(1967年)通过对西乡隆盛的人生轨迹和士族叛乱的具体分析,进一步巩固了这种见解。圭室谛成则在《西乡隆盛》(1960年)中认为,唯有从(西乡)遵照拥有世界性视野的谏言者胜海舟所提出的路线,以平定时局为方针采取行动,直到明治维新的四年间,才是西乡传记中最为精彩的部分。该著作还断定,西乡隆盛在维新之后的言行皆为反动。井上清还在《西乡隆盛》(1970年)中对之前自己提出的论述进一步展开说明,认为西乡作为创造历史的人被历史完全超越被历史击败了。而在近年,还有一种一度出现的主张再次受到关注,这一观点认为西乡隆盛并非所谓的征韩论者,他所主张的其实是通过和平交涉解决问题。
如今,西乡隆盛与士族叛乱在历史研究者眼中已不再是富有吸引力的课题,但对西乡隆盛的论说自同时代人开始一直延续至今,立论之人亦数不胜数。在为数众多的所谓维新元勋当中,唯此一人被重重传说包裹,并在时代的推移中不断被探讨琢磨,反复受到称颂。
在本书中,笔者无意为早可谓汗牛充栋的西乡隆盛传记群添砖加瓦。后世对西乡隆盛的推崇最突出其无私无欲的人生,不惧强权之豪侠天性,以及胆识与决断力等人格魅力。然而,要想研究西乡隆盛,首先必须把他作为一个历史当中的人物加以认识。西乡隆盛是明治维新的最大功臣,却为何掀起了当时最大的武装叛乱?而这个挑起叛乱的西乡隆盛,为何在死后不久便得到赦免,并被封为朝臣?他的形象为何会在日本帝国面临危机时频频被忆起,甚至以西乡传说这一不断变化的形式深入民众之中?我认为,这些问题中隐藏了阐明明治政府及其官僚制度之性质的关键,同时也指向了近代日本发展的本质性问题。
朝比奈知泉曾说,西乡隆盛绝非平凡历史家所能描绘之英雄,其人格之高大,亦非头脑冷漠之学者所能评判。我认为,只有将西乡隆盛的人生轨迹放到近代天皇制国家成立的过程以及两者之间的关系之中,其本质才能得到阐明。故本书以此为课题,尝试对其进行解读。书中引用史料基本来自公开刊行之校订本。关于西乡隆盛生平,已有《西乡隆盛全集》出版发行,大久保利通、木户孝允等人的书信则大多收录于《日本史籍协会丛书》。
另,在1872年(明治五年)日本正式改用太阳历之前,本书日期皆为阴历。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1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