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昭奚旧草(《十年一品温如言》作者最新力作)

書城自編碼: 2526836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青春文學大陸原創
作者: 书海沧生
國際書號(ISBN): 9787550012189
出版社: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5-04-01
版次: 1
頁數/字數: 624/399000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92.1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图解服务器端网络架构(第2版)
《 图解服务器端网络架构(第2版) 》

售價:HK$ 117.8
民艺四十年(全新译本)
《 民艺四十年(全新译本) 》

售價:HK$ 80.2
农政与财政:明清社会经济(中大史学文丛)
《 农政与财政:明清社会经济(中大史学文丛) 》

售價:HK$ 73.2
贾志刚说春秋 畅销十余年 白话春秋史经典口碑之作
《 贾志刚说春秋 畅销十余年 白话春秋史经典口碑之作 》

售價:HK$ 502.7
美国心理学会情绪管理自助读物--好朋友也可以说“不”:学会拒绝他人,放下心理负担
《 美国心理学会情绪管理自助读物--好朋友也可以说“不”:学会拒绝他人,放下心理负担 》

售價:HK$ 47.0
走出丛林:造字时代的人与动物
《 走出丛林:造字时代的人与动物 》

售價:HK$ 68.4
美洲:定义原始之美(毕淑敏远行系列)
《 美洲:定义原始之美(毕淑敏远行系列) 》

售價:HK$ 74.1
蹒跚前行:1870—2010年全球经济史
《 蹒跚前行:1870—2010年全球经济史 》

售價:HK$ 151.0

 

建議一齊購買:

+

HK$ 147.6
《 归姝(颠覆传统古言模式的诚意之作,年度最受读者好评、公认最有新意的高智商宅斗权谋。悦读纪) 》
+

HK$ 101.8
《 月明见君来(全2册) 》
+

HK$ 49.6
《 卿卿 》
+

HK$ 107.3
《 吉时医到 》
+

HK$ 66.6
《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
+

HK$ 176.4
《 十年一品温如言(经典都市治愈小说,2013全新典藏版) 》
編輯推薦:
《十年一品温如言》后书海沧生首部古言华章巨献。奚山望岁三百年,公子扶苏胡不归。前世今生一双人,生死轮回未央情。附赠ENO亲绘唯美海报。
◆从不知相思,安知相思死。
◆《十年一品温如言》后书海沧生首部古言华章巨献。
◆旖旎绮丽的古风画卷,倾尽山河的旷世绝恋。
◆奚山望岁三百年,公子扶苏胡不归。前世今生一双人,生死轮回未央情。
◆随书附赠ENO亲绘唯美海报。
◆“我得宠溺他一生一世,做个他,像他待我那一辈子。惟愿他,此生便是那个前世懵懂的我,被钟爱,被安排。”
內容簡介:
黄炎宏土,华国上百,诸侯分封,集为国昭。史载杂项三百余万册,册中八万万人,万万人中各自寥寥,只手翻过五十年,不过春花落下的一臾。
那书中有座海棠园,园子里有个长不大的孩子,园子外有个暖不热的公子。
那书中有池太液水,一池之内是绵延的殿和绝望的公主,一池之外是不散的雾和向道的相爷。
那书中还有座青山,青山上有雪,青山下有个姑娘。姑娘喜欢看人,她盼着那其中有她的哥哥,背着她,带她回家,带她出嫁。
待到嫁给这世上最好的儿郎,便有人等她长大,有人带她去看海底的白珠、悬崖上的红花,欢喜她欢喜到打仗吃酒读书抚琴都忍不住带在身边,山高水长地过一辈子。
關於作者:
书海沧生
青春文学超级畅销书作家。处女作《十年一品温如言》出版后引发千万读者追捧,粉丝团自号“排骨”。该书因其好口碑连续5年成为豆瓣评分最高的青春小说之一,总销量已逾20万册,并输出影视版权,即将引发新的一轮“十年热”!
《昭奚旧草》为其四年磨一剑的首部华丽古言奇幻大作,一经连载,即好评如潮,被读者公认为书海沧生的又一代表作。
新浪微博 @书海沧生
豆瓣主页 @书海沧生
微信公众号shuhaicangsheng
目錄

前传奚山
楔子
第一章 大昭卷雀妾
第二章 奚山卷翠申
第三章 大昭卷画贼
第四章 奚山卷酆都
第五章 大昭卷嫁狐
第六章 奚山卷青城
第七章 大昭卷三公
第八章 大昭卷判相
第九章 奚山卷冠昏
第十章 大昭卷谢侯
第十一章 大昭卷乔郡君
第十二章 大昭卷悬棺
番外一 赌戏
番外二 爱子
番外三 青山
內容試閱
《昭奚旧草》精彩试读:

那一年,天还不算暖和,我去见了道祖。以前我从不信神,因为信了神,就要相信报应。我害怕报应,所以不想信。后来神果然没有来,但报应先至。
我死的时候,孑然一身,手中只剩下一枚棋子。我眼睁睁地看着它被人拿走,然后不知送去了哪里。没人知晓这枚棋子的秘密,可等它被有缘人识得,那大概又成了一件伤心的旧事。
我听着招魂的铃声,就这样飘飘荡荡地坐上了涉水的马车。不,准确地说,这不是一匹马车,拉车的是一只白鹿和一头獬豸。所有的人都下车了,然后在浓雾中消失,只有我留在这里。穿着白衣裳和黑衣裳的驾车人问我想去哪里,我说,除了大昭,哪儿都可以。
他们相视而笑,那笑容有我形容不出的凄凉和压抑。白衣的少年在空中甩响粗麻制的鞭子,白鹿和獬豸受到惊吓,竟腾空而去,在云雾中疾驰,不吃不喝,融入天际,像两匹真正矫健的天马,在霭中飘荡了三百个太阳升起落下的日子,把我带到了道祖的身旁。
我说,我有三个问题。
他却笑了,“可你死前只留了两句话。”
“我死了,谁来替我?”
“你既可以当万人用,天子自有万人来替你。”
“我死了,谁在哭我?”
“你的父母没有哭泣,你的兄长没有哭泣,那个为你哽咽的人在三十日后也渐渐平息。”
“我死了,谁来祭我?”
“你的坟墓暴晒荒野三十年,寒风吹打三十年,雨雪融骨三十年,路旁一个年迈的乞婆不忍,为你奉上一碗饭。”
我垂目,他却道:“你还有一世来生,大抵也是时运不济,但有人为你留了一线生机。”
我没有回答,他继续道:“这个人须得答对我的问题,才能救你。”
我心中觉得有些趣味,便问道,什么问题?
“皆是些一念之间的选择,你无须知道。你能来到这里,便是心中有所不忍,有所期望。如不消除,反是祸根。如此,便说出来,我与你开解。”
我有些茫然,许久,才叹息,用手比画道:“我家中有一个这么大的小友,还未成人,我已不在,心中难忍酸涩。另外,我此生只筹划了一桩壮举,却又如此年纪逝去,终归意气难平。”
他捻了捻洁白泛着冷光的胡须,指长而腹纹玄妙。他说:“这样吧,你也来回答我这些问题。我让那人自己决定救不救你。”
我看了看他,摇了摇头,“我要的东西你给不了了。”
道祖的眼珠中透着一点灰,他似乎很苍老了,老到不愿意理会凡尘的一切,老到看见方圆也就只是方圆。他伸出手指一弹,我便无法视物了。
“你现在只剩下心了。我只听它的。”大音希声,震耳袭来。
“前世替你的人你来世要还他们什么?”
“前世替我的人我来世去做他们。”
“前世哭你的人你来世给他什么?”
“前世哭我三十日的人我来世与她做三年的夫妻。”
“前世拜祭你的人你来世送他什么?”
“前世偶然拜祭我的乞婆,我来世给她三年的爱和一辈子的荣华。”
前传奚山
奚山,正源时古山,贫瘠无食。
——《丘陵记》话古人
奚山是个穷得要死的地方,我时常饿着肚子,把果子和妖怪让给臣子。
我的臣子现今只有一家人。它们姓翠。翠元是父,三娘是母,儿孙共计三百余人,皆是公猴子。
它们家常常办喜事,酒席却没什么好东西,采一篮柑橘,叉一只猪妖,给我磕磕头,认认主公,就算了事。平时都是半饥半饱的,只有这些日子我不用顾及君主的体面,可以大吃一顿。可是一年中有果子的日子也就是冬天,我们家的山头邪门,虽然种什么荒什么,但是柑橘肆虐,一到冬天,撒种即成,不几天,满山好像流出了一条黄色的河流,酸味扑鼻。我家的柑橘都是酸的,无一例外。柑橘酸得倒牙,多得人吃到吐,大婚的时候为了好看摆上一些,可是谁还稀罕呢?三百多双水汪汪的眼睛都是盯着那只被叉起还弹蹬着的猪妖。
三娘分明吸溜了一口口水,还鄙视我道:“瞧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
这话按说该是翠元听的,古来就没有这样的道理。哪有指着一个人过活,一家老少全拴在堂堂君主裤腰带,养不活,君主还得挨骂的憋屈事呢?她家的男人难道不该发自内心敲击魂灵地反省吗?
我在活着的猪妖身上狠命地咬了一口,妖气肉香血腥气霎时四溢。那妖飙了眼泪,哀号良久:“咬死人了嗷,奚山家的饿疯了嗷!”
这头妖是我在隔壁翠濛山君家猎来的,据说这小东西会唱歌,可有意思了。平时是翠濛山君的小宠物,走到哪儿带到哪儿,还穿金丝袍子的。翠十六娶媳妇,我蒙着块黑布就到隔壁山头偷肉去了。饿得太狠,我跑不过那些膘肥体壮的妖,后来我气喘吁吁的,实在跑不动了,只得回家,谁知远处冲来一坨金晃晃的东西,莫名其妙地尖叫一声,回看我一眼,蹭的一下撞到了树上,长长肥肥的猪鼻子都扁了。
它打哪儿冒出来的?这是个值得思索的问题。但我觉得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多年之后,我的美貌再一次把猎物迷倒。
我舔舔那口血肉,囫囵吞下去,才意兴阑珊地摆摆手,对孩子们道:“你们吃吧。”
虽说每一次,我还没吃第一口时,它们断然不敢吃,但是当我咬完第一口,剩下的也断然没我的份儿。
唉,这样一只肥软的猪,虽然是头成了精的,大了些,但是三百多人,一人几口,也就没了。大概多蘸一些面炸一炸,才显得量多一些吧。我很落寞地看着翠十六的媳妇一脸沉痛地跪了我,这孩子,从被十六一把捡起来,看着那张英俊明亮的面庞微笑欢快地说着“啊呀,找到媳妇了”的时候,想必决计没有想到这样面容的背后竟是一个这么穷且穷得很无耻的家吧。
他们今日为数不多的良心还算没被狗吃了,炸好的肉丸子也分给了我几块,我看着十六媳妇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吃,愁眉苦脸地担心下一刻就会吃完,吃完了这辈子再也吃不到的模样,啊呜一口,把她碗中剩下的肉丸子全吞了。这孩子瞬间崩溃了,几近咆哮地喊了一声“君父!”我嘬嘴学掉牙的老爷爷慈祥和蔼地道:“孩子,人生是这样的。”
每一个进门的新媳妇都经历过我这样的训练,所以很习以为常且淡然地剜了我一眼。在奚山吃饭是这样一个流程,先吃猎物,没吃饱的开始啃锅巴,啃锅巴啃不饱的喝稀饭,喝稀饭还是喝不饱的危险分子,只能很遗憾地吃柑橘了。
山上有一条唯一的河,河水盘山,清得见底,可底下没鱼。我不爱照镜子,也不爱洗脸,除了照顾柑橘要引水,一般我不往河边凑。几百号人挤在河边陶醉地对着河水梳头整衣、秋波四霰,这场面太壮观了。我的臣子们没有别的任何不良嗜好,个个貌美能吃身段好,独有一点不大好,爱照镜子的毛病啊,永远改不了。
我在自家山头混了三百余年,养了一窝臣子,虽说山小了些、妖穷了些,可走出去人人还是要给几分面子的。虽然那些脸庞在我扬长而去之后,便侧过身去偷笑,可那又有什么所谓呢?我要的体面不多,只图大家见面时还能行礼问好。说到这里,我便想起窝气时即使颜面尽失拼个你死我活也要让对方不舒坦的三娘。三娘酷爱泼妇骂街,我酷爱三娘。
诸位听到此,想必也已知道,我是个山大王。虽说妖界的山大王,打杀劫掠和人间的山大王没什么不同,可是我是正儿八经有诏书的一山之君,即使诏书是某年某月某日从天上掉下来的,但是在挨砸的一瞬间,我还是有了光荣的使命和任务:养活臣子以及……擦星星。
前面这个说过了,臣子们的祖宗并非猴子,而是猴子的师弟,虽然他们长得猴样,但是张开血盆大口的一瞬间,谁信啊。至于后面这个,是我非常痛恨但是又不得不做的工作。当然,不止我要做,几乎每个山头的山君都会领到类似的差事,或擦掉星星们满身的灰尘,或是剪开整天黏在一起不务正业、只知家长里短的云朵,有时候有些背的被派到太阳那儿洗澡搓背,回来那张脸跟雷劈过似的,黑得分不清前后。当然,诸位看官兴许疑虑,我们可以不接旨,不理会嘛,但您须知,我们个个膘肥体壮,身为一山之君平日也是吃人不眨眼、杀妖不费力的,倘使不是每年总有几天莫名其妙地飞升到空中,不干完活便不放我们着地,任我们在空中哆哆嗦嗦飘荡,谁肯老老实实干呢?
那些星星都是些小孩儿,话多得不得了,不陪他们说话玩耍就哭就闹就不肯发亮,有些还有洁癖,嫌我的汗巾不干净,扭过脸不肯擦,非得让我忍着恐高症去天河旁边洗干净了,才肯回头。这些娃娃老问一些傻不拉几的问题,让我这个聪明绝顶的妖难以忍受。譬如,总有一些奶声奶气地望着更高处问:“奚山君,你说天上有神仙吗?”
这不是废话吗?当然没有,坚决没有!有谁见过神仙啊?愚儿。没见过的东西,老子一概是不认的。
只是,我每次干完活,腰酸背痛地脚着地,家里的那群猴子也开始叽叽喳喳道:“君父,您又去瑶池宴了啊?”
“是啊,可不是嘛,吃了十个蟠桃,撑得直不起腰了!嗬,每一个都这么大,跟脸盆似的!”
“唉,不对啊,君父,信正山的信正山君说,蟠桃跟碗一样大。”
“啊?噢!可不是嘛!他生得没我高,人品没我好,西王母说了,信正君还不配吃脸盆般大的!”
“那,那天上的仙女漂亮吗?”
“漂亮,长得跟人间的年画似的,虽然跟我比还差一点!”
他们听完这句,一般就很折服地走了。
所以说,对待不同的受众,领导者讲话,还是很需要艺术的。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