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忘川劫

書城自編碼: 3632506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青春文學玄幻/新武侠/魔幻/科幻
作者: 九鹭非香 著
國際書號(ISBN): 9787541160301
出版社: 四川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1-07-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16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49.8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人,为什么需要存在感:罗洛·梅谈死亡焦虑
《 人,为什么需要存在感:罗洛·梅谈死亡焦虑 》

售價:HK$ 81.6
锁国:日本的悲剧
《 锁国:日本的悲剧 》

售價:HK$ 93.6
AI智能写作: 巧用AI大模型 让新媒体变现插上翅膀
《 AI智能写作: 巧用AI大模型 让新媒体变现插上翅膀 》

售價:HK$ 70.8
家庭养育七步法5:理解是青春期的通关密码
《 家庭养育七步法5:理解是青春期的通关密码 》

售價:HK$ 59.8
三体(全三册)
《 三体(全三册) 》

售價:HK$ 113.5
天象之维:汉画像中的天文与人文
《 天象之维:汉画像中的天文与人文 》

售價:HK$ 105.0
妓女与文人
《 妓女与文人 》

售價:HK$ 38.4
舵手证券图书 短线交易大师:工具和策略 24年新修订版 实战验证的交易技术 经典外版书
《 舵手证券图书 短线交易大师:工具和策略 24年新修订版 实战验证的交易技术 经典外版书 》

售價:HK$ 93.6

 

建議一齊購買:

+

HK$ 53.7
《 司命 》
+

HK$ 49.8
《 苍兰诀 》
+

HK$ 67.2
《 我的奇异时光(全2册) 》
+

HK$ 85.0
《 玩宋(共2册)风云变幻媲美《有匪》,挥毫洒墨堪比《庆余年》 》
+

HK$ 112.5
《 嫡谋 》
+

HK$ 108.8
《 嫡谋:终章 》
內容簡介:
她是忘川河畔的三生灵石,彼岸花侧,渡人因果。
  他是威名赫赫的九天战神,不念私情,只为苍生。
  石本无心,战者无情,天地之差,却因一句戏言生了牵绊。
  “我可以勾搭你吗?”
  “若是能找到,便勾搭吧。”
  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三世情劫,三生刻骨。
  自此,他的情与痴,只关于她。
  --------------------------------------------------------------
  陌溪,你可知我为何喜欢梅?
  那是我与你缘分开始时的抹暗香。
關於作者:
九鹭非香:
  人气作家,主写仙侠类言情小说,有着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文笔细腻治愈,笔下故事既虐恋又暖萌。
  已出版作品:《司命》《苍兰诀》《百界歌》《我的奇异时光》等。
  新浪微博:@九鹭非香
目錄
卷一爱别离
  第一章石头
  第二章战神
  第三章你是谁
  第四章勾搭
  第五章逃命
  第六章坦途
  第七章翩翩公子
  第八章我也会保护你
  第九章拖累
  第十章夺命
  卷二怨憎会
  第十一章五十年
  第十二章呼遗
  第十三章厌恶
  第十四章重华
  第十五章罢了
  第十六章温暖
  第十七章通透
  第十八章居然跑了
  第十九章生气了
  第二十章梅花盛开
  卷三求不得
  第二十一章时间不多了
  第二十二章姑娘何人
  第二十三章滚
  第二十四章不如我意
  第二十五章盯
  第二十六章我是长安
  第二十七章第一次
  第二十八章我会一直在
  第二十九章喜欢
  第三十章把心还给我了
  番外
  番外一 爱别离
  番外二 三生永生
  番外三 司命星君之死
  番外四 新来的神君
內容試閱
【经典语录】
  1.一千多年,我只遇到了一个陌溪,只倾心于陌溪。
  2.只要你想,我就在你目光所及的任何地方。
  3.待得有朝一日,时机允许,我定娶三生为妻,令天下皆知。
  4.原来,石头没了心也是会痛的,痛得恨不能自己根本就没有长过心。
  5.在那个地方曾经架了一座高台,焚烧了他的三生。他此生唯一的三生。

【精彩试读】  
第一章 石头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路过忘川的人唤我为三生石。从那之后,有的人唾弃我,有的人携手在我身上刻下他们前世的缘,有的人在我面前失声号哭。
  而我只是忘川边上的一颗石头,无悲喜,无苦乐。我漠然守了忘川千年,终化成了灵。
  万物生灵,自然都是要历劫的。我却安安稳稳地过了百来年,直到……
  情劫。
  路过忘川的白胡子老天师替我看了相,摇头晃脑地预测了我的劫数。
  我只当他是在放屁。我乃三生石化的灵,石头的灵魂,石头的心。忘川河边常年不散的阴气更是熏得我心冷肠硬,无情无殇,不会动情,又哪里来的情劫?
  那时我是这样想的。
  可是,万事总有一个意外。
  在冥界某个阴森的下午,我如往常一样,自千年不曾变过的忘川河边散步归来,于不经意间,于阴气氤氲的黑暗之中,我抬头一看,仿佛是人界的阳光破开了层层雾霭,明媚了黄泉路上遍布的彼岸花。
  那个男子翩然而来。
  我忽然想起了许多年前一个人类女子路过我身边时喃喃的一句话: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千把年来,我这颗石头的心难得微妙地动了一动。我想,这或许就是人间话本子里提到的一见钟情吧。
  他慢慢走近,当然不是来找我的,只因为我的身后是入冥界内部时必过的奈何桥。我觉得好不容易碰上这么一个美妙的人儿,理当和他有一个美妙的遇见。
  我上前,细声唤道:“公子。”我想如同话本子里有教养的小姐那样对他行个礼,但是人间的话本子只是轻轻说了句行礼,并没有告诉我具体的动作和姿势。
  我寻思了一下,便照着素日那些幽魂向冥王哭诉时的模样,双膝“扑通”一跪,冲他硬生生地磕了三个响头:“公子,敢问你叫什么芳名?”
  周围的冥差们嘶嘶地抽了两口冷气,他呆呆地站在那里,眼中的神色有些讶异,一时也没答我的话。
  做人做事得有诚意,黑爷、白爷经常把这话挂在嘴边:“有诚意才好办事。”所以他们每次都能将人乖乖地带回来。
  我见他不答我的话,琢磨了一下,觉得兴许是自己这头磕得不太响,没显出诚意来,于是我便跪着向前行了三步,没再吝惜着力气,又狠狠地磕了三个响头,似乎将地都磕得震了三震。
  周遭的冥差呼呼地抽气,似乎被吓得不轻。
  我抬起头来,一脸鲜血淋漓地将他望着:“公子芳名?”
  或许是这一脸血的凄然将他骇住了,他还是没说话。我心急地抹了把脸,整个手都湿润了!我不知自己竟流了这么多血,顿时也有些理解他为何做这副呆滞的表情了。
  我心惊,一阵手忙脚乱地擦,到头来弄得自己全身都血乎乎的。
  我抬头,颇为无奈地望着他。
  他漂亮的眸中印着我的影子,随即眼角弯出一道明亮的笑意。
  我虽不知他在欣喜些什么,但见他欣喜,我也表示友好地展现出自己白森森的牙,却不想我这番做作更衬得这笑血淋淋地瘆人。
  旁边的冥差甲显得莫名的焦急,他凑近我身边拉我,我不起,气极道:“我的三生姑奶奶!你摆出这副形容作甚!你可知道他是谁?”
  我在冥界的灵物里面法力算不得高深的,但是因为辈分到那里了,冥差们对我都是毕恭毕敬的,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的时候还是少之又少。我皱眉,奇怪道:“我当然不知道他是谁,我这不是正在问吗?”
  冥差乙一副恨不得血溅当场的模样:“姑奶奶!这是天上的……”他话还没说完,一个温润的声音打断了他。
  “我名唤陌溪。”
  他伸手,我自然地将手放在他的手上,他反手扣住了我的手腕。
  手腕是我的命门,现在他只需稍一用力,我便会死得非常难看。
  冥差甲冥差乙本就苍白难看的脸色更苍白了几分,冥差甲忙求道:“大人!大人!三生姑娘此生皆守于忘川河边,冥府乃粗鄙之地,姑娘不懂此间礼数,还望大人见谅。”
  “三生?这名字倒奇怪得有些味道。”
  我仍将他望着,心中并不害怕,因为他眼中没有杀气。
  他将我细细打量了一阵,放开我的手腕转而扶住我的手臂将我拉起:“冥界的石头竟能化灵,确实是奇事一桩,难得。可你既不知我是谁,又为何要对我行这大礼?”
  大礼?
  我了悟,原来方才并非我诚意不够,而是我诚意过多了。我老实道:“你长得漂亮,我想……”我不适时地词穷了一番,情急之下便随手抓了一个不知什么时候遗落在脑海里的词,“我想勾搭你。”
  冥差甲用无可救药的眼神看着我。
  他笑了:“倒真是个爽直的灵物。”
  私以为这是个很好的赞美,我顿时心喜不已,忙问道:“那我可以勾搭你吗?”
  他默了默道:“此番我是为了历劫而来,不会在冥府逗留。”
  言下之意便是不可以吧。我垂下了眼眸,有些失望。
  “你一直守在忘川河边?”他突然问。
  我点头。
  “可想去外面看看?”
  我眼一亮,狠狠地点头。
  他浅浅一笑,拍了拍我的头顶:“此番我受了你这破头流血的几拜,也不能让你白白地拜了。既然你想出这冥府走走,我就许你三生的自由好了。我历劫的三生便是你自由的三生,我历劫归来之后,你还是乖乖地回到忘川河边来守着,如此可好?”
  不是个亏本买卖,我点头说好。
  他在我的手腕边施了个金印:“做灵物还是机灵些好,以后将自己的命门护好一些。”他道,“不是每个强者都如我这般善良的。”
  他在冥差甲冥差乙一脸无奈地护送中离开。我摸了摸手腕上的金印。
  “陌溪。”我高声唤道。
  奈何桥前他端着孟婆汤转头看着我。
  “我可以去人界勾搭你吗?”我问得很认真,惹得舀汤的孟婆一阵喈喈怪笑。
  他也勾了勾唇:“若是能找到,便勾搭吧。”言罢,他一口饮尽了孟婆汤,头也不回地走进冥府的更深处。我一直目送他离开,直到再也看不到了也没舍得转过视线。
  冥差乙自奈何桥头走回来,一双青黑枯槁的手在我面前晃了晃:“三生姑娘!”
  “嗯。”
  “你莫不是对他动情了吧?”
  我这才转头看着冥差乙认真地问道:“怎么才算得上是动情?”
  冥差乙扭头想了想道:“你素日里看的那些话本子中的男男女女的形容便叫动情。”
  我寻思了一下,我素日看的那些话本子里,公子遇见小姐,小姐行了个礼,两人对话三两番,然后便开始了一番不能自禁的嗯嗯啊啊的运动。我没对陌溪生出想嗯嗯啊啊运动的想法,应当算不得动情吧?
  我坚定地摇了摇头:“没有动情。”
  冥差乙长叹口气,自言自语地喃喃着:“也是,这石头怎么会动情呢?倒是我多想了。”随即冥差乙又盯着我道,“没动情便好!这世间啊,最折腾人的莫过于情之一字。倒不是说三生姑娘你一定不能去喜欢上谁,只因为这陌溪神君当真是天地间女子最不能去喜欢的人。”
  “为何?他是我见过的模样、身形、气质都最好的人。”我顿了顿又道,“还有说话的声音是最好听的。”
  “正因为他样样都如此完美,你才万万不能对他动真情啊!陌溪神君身司九天战神一职,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他却只心系天下。胸中有苍生的人,哪还装得下儿女私情呢?”
  我觉得陌溪心中装不装得下儿女私情与我没多大关系,倒是冥差乙的前半句话让我愣了愣:“战神这种杀气腾腾的职位怎么会是他在做呢?他分明如此善良。”
  冥差乙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善良?三生你莫不是真信了?”
  见我点头,冥差乙摇了摇头无力地道:“当初魔族犯上,十万魔兵攻上天界,陌溪神君率三万天兵将其全部斩杀,以少胜多不说,后又挥军直下九幽魔都,杀得整个魔域血流成河,十年不闻魔音,但凡三岁以上的魔族全部被杀绝。”
  这事我倒是有些印象,那段时间冥府变得极为拥挤,哭号声几乎要掀掉冥王殿,奈何桥都快被踩塌了。但这些魔族的人虽说都是陌溪杀的,可是战争本就是你死我活的事,陌溪身为战神,以武力镇压反叛者本就是他的职责,他忠于自己的族类,在战斗中狠厉决绝也是当然的。
  我拍了拍冥差乙的肩:“多谢你告诉我这些事,我回石头里收拾收拾。”
  冥差乙呆了呆:“姑娘要去哪里?”
  我笑:“自然是要去人界勾搭他。”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