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我家少年郎:全2册

書城自編碼: 3883815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青春文學古代言情
作者: 赏饭罚饿 著
國際書號(ISBN): 9787559477408
出版社: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3-08-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83.8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粤港澳大湾区蓝皮书: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报告(2023)
《 粤港澳大湾区蓝皮书: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报告(2023) 》

售價:HK$ 225.6
邂逅晚清——中美的对望与凝视(罕见国内作者所著全面反映晚清中美交往历史的通俗作品)
《 邂逅晚清——中美的对望与凝视(罕见国内作者所著全面反映晚清中美交往历史的通俗作品) 》

售價:HK$ 105.6
广东当代金融史:全三册
《 广东当代金融史:全三册 》

售價:HK$ 717.6
养育的觉醒:全面激发孩子自驱力,教你如何心平气和做妈妈
《 养育的觉醒:全面激发孩子自驱力,教你如何心平气和做妈妈 》

售價:HK$ 58.8
1368:历史岔道口的抉择与国运盛衰
《 1368:历史岔道口的抉择与国运盛衰 》

售價:HK$ 69.6
全球城市发展报告2023:基于全球城市网络的合作与竞争
《 全球城市发展报告2023:基于全球城市网络的合作与竞争 》

售價:HK$ 273.6
为什么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从简单现象到复杂系统
《 为什么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从简单现象到复杂系统 》

售價:HK$ 94.8
大英帝国的兴衰:全景式俯瞰英国千年历史沧桑剧变,回首日不落帝国的初升、辉煌与没落
《 大英帝国的兴衰:全景式俯瞰英国千年历史沧桑剧变,回首日不落帝国的初升、辉煌与没落 》

售價:HK$ 117.6

 

建議一齊購買:

+

HK$ 59.8
《 敛眉 》
+

HK$ 59.8
《 封疆 》
+

HK$ 93.6
《 明月漫千山(全二册) 》
+

HK$ 82.6
《 揽月(全两册) 》
+

HK$ 83.8
《 阿难(人气作者黍宁诡谲之作,网络原名《为了攻略病娇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 》
+

HK$ 59.8
《 阿浮(选婿“101”+大型“掉马”现场,轻松欢脱的甜宠古言) 》
編輯推薦:
1.实力作家赏饭罚饿极具少年感古言。
2.鲜衣怒马小将军 项桓X温柔坚定小青梅 宛遥,双向奔赴的青梅竹马超甜古言!
3.双封设计,异形模切工艺护封还原书中重逢名场面,内封简约别致,以信封为元素,双封融合呼应。
4.随书附赠主题海报x1,古风书签x2,平安信笺x1,精美赠品,多重惊喜。
內容簡介:
宛遥有一个竹马。
他十八岁封将,意气风发,桀骜不驯。
她的日常就是为挨罚后的他上药——她的医术就是这么练出来的。
直到他身陷囹圄,家破人亡,被流放边疆,
从此天之骄子一朝陨落,宛遥亦决心跟随,义无反顾。

落魄境况,狼狈前行,却难掩少年双眸明光。
在四面漏风的破茅屋里,少年郎固执地问:“洛阳和长安,你更喜欢哪儿?”
宛遥不解:“什么?”
“你喜欢哪里,我今后就把它抢过来,送给你。”
關於作者:
赏饭罚饿
晋江签约作者
一个语速风驰电掣,写文乌龟慢爬的作者。
对所有“战损角色”和“温柔忠犬”都毫无抵抗力。
尽管酷爱虐男主,但依然向往着甜甜的爱情故事,并努力描绘一个贯彻爱与真实的美好世界。
目錄
第一卷 班师回朝
第一章回朝
第二章外邦
第三章疫病
第四章善恶
第五章药方
 
第二卷 八千里路云和月
第六章剿匪
第七章战绩
第八章拒婚
第九章追随
第十章出战

第三卷 一将功成万骨枯
第十一章大捷
第十二章定情
第十三章守城
第十四章兵变
第十五章毒斑

第四卷 草木黄落兮雁南归
尾 声大应
番外一 长安
番外二 吃醋
番外三 竹马
番外四 雪牙
內容試閱
小院子本是宛遥的住处,从前她偶尔待得晚了,又碰上关坊门,便会在这里宿上一宿,不常久住,好在此地偏僻,学徒和帮工也不会擅闯,故而陈文君一连住了七天都相安无事。
和宛遥这样的小门小户不同,她是实实在在的金枝玉叶,十指不沾阳春水,皮肤娇嫩得令人羡慕。
“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宛遥诊脉完毕,替她将手放回被衾之中,温和道,“再吃一两服药应该便能痊愈。回去之后,大概半个月内还会有畏寒的症状,要注意保暖。”
陈文君躺在床上,一边听一边轻柔地点头。
“记得多喝水,多晒太阳,时常走动,这样才能尽快好起来。”
陈文君看着眼前眉目清秀的小姑娘,直等她说完,才含笑感激道:“谢谢,这些天辛苦你了。”
宛遥忙着收拾茶碗:“其实我并没有怎么照顾你,你该多谢谢秦大哥。如果不是他找上我,我也没机会救你。”
“真不好意思。”陈文君柔声说,“他威胁你了吧?”
这句话来得令宛遥措手不及又莫名其妙,拿不准自己应该怎样回答比较好,于是习惯性地客套:“倒是……倒是没有。”
“你不用说,我也知道的。”对面的姑娘笑容明朗和煦,“别看他那个人长得人畜无害,小时候被我爹挑去选作家中死士,许多事耳濡目染,真狠起来也是六亲不认。”
宛遥心想,原来你知道啊。
“陈姑娘有什么打算吗?”宛遥问她,“我听闻梁司空如今被革了职,你病好之后还回去吗?”
“这个啊……”陈文君垂下眼睑,似乎显得为难,“出嫁从夫,梁家虽败,却也难说父亲会同意我回家,毕竟这是舅舅赐的婚。舅舅在朝堂上便是说一不二的存在,我们家亦是依附他才得以有一席之地,若没舅舅的首肯,只怕父亲也有心无力……”
言语至此,意识到自己说得太多,她仓皇地戛然而止,见宛遥也有些局促,才冲她笑笑:“我失言了,让姑娘见笑。”
宛遥摇头说不要紧。
陈文君轻轻叹道:“家大业大,肩头的担子也就沉重不堪。有时候,我也很羡慕姑娘这样,干干净净的人。”
宛氏在几十年前也是魏朝大族,但经历了长安沦陷与凤口里兵变后就逐渐凋零,哪怕作为族中唯一走上仕途的宛延,也不过只有她一个独女而已。
宛遥并不能想象如陈家那样上上下下数百口人的复杂盛况。
炉子上的药已经煎好,她朝小医士谢过,端起托盘折回院内。
在宛遥走后不久,学徒才发现她遗落在灶间的荷包。
“桑叶。”医士唤了半天不见人,只好对学徒道,“那小子不在,你跑一趟吧,把这个给表小姐送去。”

陈文君睡得很香,宛遥是特地等她入睡之后才端药进来的,做这种事到哪儿都需要隐蔽。医馆人来人往,不太方便,院外也有被发现的危险,即便如今在室内,也得防着她突然醒来。
宛遥站在门边,见左右无人,照例把碗放在桌上,取出小刀。
这柄是项桓另给她的,说是刀刃削铁如泥,不似之前那把,总留下太森然的疤痕,就是锋利了点,得小心些使。
腕上的伤还未愈合,倒是不必使刀了,她咬着牙崩开伤口,怕浪费,仔细地将血灌入药碗之中,一滴不敢流在外面。
陈姑娘就快痊愈,用药也不必那样猛烈,只需些许便可。然而还没等她收回手,耳畔冷不防听到一声轻响,有东西砸在了地上。
宛遥蓦地抬头,门前躺着她的荷包,目瞪口呆的小学徒正定定地看着这边,像是灵魂出窍,随后又难以置信地扫向床上的陈文君——她的脸颊上还有桑葚状的紫斑未消退。
宛遥从他惊疑不定的目光中明显觉察了什么。相安无事了那么久,她实在没料到在此时会有人突然出现。她向前走了一步,那小学徒就不自觉地往后退。
“不是的……”宛遥喃喃自语,她想解释些什么。
但在踏出第二步的时候,小学徒的眼神就变了,旋即他猛地转身,飞快地拔腿跑出去。
“小然……小然……”
宛遥追到院外便停了下来,她感觉到自己手脚冰凉,四肢无力,根本不听使唤。
这件事造成的后果并不似山崩地裂那样快,倒有些像潮水侵蚀岩石,是一点一点慢慢倒塌的。
医馆的小学徒第二天便来偷偷求她,跪在院中不肯走。
“表小姐,求求你了,您救救我奶奶吧,她快七十的人了,真的经不起折腾。
“表小姐,表小姐我知道您能帮我的!
“您就发发善心吧……”
宛遥被他堵在门口,几乎挪不了步子,她颦眉摇头:“你求我也没有用,我不会治这种病,你找错人了。”
“表小姐!”小学徒再次拦住她,“扑通”一声在她面前下跪,“我都看见了,您可以治的,宛大人不也是被您治好的吗?我知道您在担心什么,您放心,我发誓,绝对不会说出去!”他信誓旦旦地比出三指来,然后又磕头,“求您了,帮我一次吧……”
宛遥忙往后退了一步,紧盯着他,手指却渐握成拳。
项桓看出她神情里的挣扎,手掌包裹住她的攥紧的拳头往后拉了拉,压低声音提醒:“不能再治了。这就是个无底洞,你会死的!”
她抿了抿发干的嘴唇,千头万绪拧在一起,眉宇间皱成了结。
这个时候,宛遥的身体其实已然大不如前,长时间的失血使得她的体重急速减轻。
项桓狠狠咬了咬牙,握枪挡在她的对面。
她看向身前长跪不起的小学徒,一时也萌生出前途未卜的迷茫来,只能道:“算了,你明天过来取药吧。”
宛遥闭目深呼吸,继而眉头紧锁地折回院内。
背后的小学徒连声道谢,额头磕得“砰砰”作响。
项桓跟在她的后面,经过那学徒时,趁宛遥不注意仍把枪锋递在了他的脖颈下,低声威胁道:“不许泄露半个字。!”

陈文君同秦征正等在屋内,她的病已大好了,气色如常,看见宛遥过来时,神色却显得比之前还要发愁。
“对不起。”她担忧道,“给你添了那么大的麻烦,事情闹成这样,全是我们的不是。”
宛遥摇头宽慰她:“没关系。”
她越客气,陈文君心中也就越内疚,然而如今的自己,夫家败落,娘家也不能回,实在无法为这个姑娘做些什么。情急之下,只好拿肘子去碰了碰一旁站着的秦征:“你也说句话。”
他回过神来,看了陈文君一眼,于是很顺从地朝宛遥作揖:“秦征鲁莽之举,未承想后患无穷,姑娘若有吩咐,在下刀山火海万死不辞。”说完自己又琢磨片刻,朝陈文君提议道,“不如,我去把那个人‘永绝后患’?”
陈文君:“不行!”
宛遥心惊。
即便如此,情况却仍在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
消息不知是谁走漏的,自学徒离开后没几日,素未谋面的京城百姓就陆续上门求医,一窝蜂地挤在药堂,连门槛也踩坏了数个。
陈大夫被围在人群中,解释得口干舌燥却无济于事:“这都是以讹传讹的无稽之谈。诸位别听那些闲人信口开河,听我一言,不要挤,不要挤……听我一言……”
宛遥不能再去医馆了,只要答应救一个,便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全京城的患者这样多,就算将宛遥的血榨干恐怕都不够。
宛家大小姐的血能抑制疫毒的消息仿佛狂风过境,一夜之间吹遍了长安城的大街小巷。
清早,坊门还没开,宛延刚走出去就被闻风而来的人瞬间堵在了原地。
“宛大人,请问大小姐在家吗?我等有事相求。”
“宛大人,听说小姐能治好瘟疫,是真的吗?”
“宛大人,行行好,救救我们吧……”
他被逼得直往后退,连声解释:“误会,是误会。我女儿不过女流之辈,如何能治好这样的病。”
底下立时便有人反驳:“既然不能,那为何疫区里只有你们几个安然无恙地出来了?”
一语既出,四周全是此息彼伏的应和。
“这……”宛延哑口无话。
“是啊,明明有人还看见宛姑娘用自己的血救了梁家少夫人一命。”眼前的人们目光泛红,“谁的命不是命呢,既然能救梁少夫人,为何不能施舍施舍我们!”
宛延:“我……”
“你要多少钱。”人群里有人大喊,“大人要多少钱,但凡我给得起,你出个价!”
伴随着这一句话,没有人大喊大叫了,反而多了许多语意不明的唏嘘。
宛延的背脊布满冷汗,他被满城愤怒的百姓吓住了,可他又无法让义正词严地去斥责这些人,因为他们每一个的脸上都带着无尽的悲恸与憔悴,谁也不知晓那些面容背后埋葬着多少具尸首。
那是多少次绝望的挣扎才能让他们做出如此不顾一切的决定。
谁不想活下去?谁都想活下去。
他只好匆匆地掩上门,把所有的声音堵在门外。
早朝是没法去了,宛延连着几日告假在家,但流言声势不减,反而愈演愈烈,甚至好几位同僚也悄悄找上来,奉上重金旁敲侧击。
事到如今,已无人有闲心去证实此事的真假,整整一个月,被瘟疫折磨的京城百姓几乎人人都绷着一根弦,行将崩溃,而在此时此刻,宛遥的存在无疑是一条难以抗拒的生路。
他们无不认为,只需要半碗血就足以救活一人,哪怕宛姑娘是个柔弱的女子,也不至于因此丢了性命。宛家人就算不是见死不救,也是心如铁石,冷血无情。
满城风声鹤唳,宛府的大门从早到晚紧闭,下人们外出采买都只能趁天将黑时摸黑绕后门。
尽管宛延推拒了所有人,依然有无数双眼睛蠢蠢欲动地盯着宛府。
家中的院落里偶尔会听到说话声,吃饭时,墙头门后总异响不断,哪怕入夜,宛夫人也觉得四面八方都有动静。
每日哭着求药的人声嘶力竭地在外叩门,看得出宛遥在这样的环境中一点一点消瘦下去,她自打从医馆回来之后身体就一直很虚弱,食不下咽,夜不能寐,长久的郁闷更使得她面色愈发蜡黄羸惫。
宛夫人怕影响她的情绪,勉强劝道:“实在吃不下,就回房休息吧。”
宛遥躺在床上,看着雕花的架子一直出神。
她在床上辗转许久,好不容易才萌生了睡意,蒙眬之中她惊觉有人推开了门,蓦地睁眼翻身,卧房内居然立着一个形容憔悴的男子,一见她就亮刀子扑了过来。
宛遥惊出了一身冷汗,全然不知此人是如何进屋的,她慌忙坐起身要躲,也就是在这刻,从旁边刺出一柄银白如雪的长枪,锋芒毕露,杀意尽显,来人回身一脚便将对方踢开数丈。
接到消息的宛延和宛夫人一路小跑。刚进院子,就见项桓拎着个来历不明的刀客往外走。
一时间满场的人都发蒙,都不知这二位是怎么进的府!
眼看家中一团混乱,宛夫人终于落下泪来,把尚在愣怔的宛遥搂在怀中:“遥遥不怕,没事的没事的。”她抚着女儿的头,却也忍不住失声哭道,“怎么会这样呢!怎么就成了这样呢。”
宛遥听见她在自己的耳畔旁喃喃不断地询问,心中同样带着不解,这个不解从那日在疫区起就一直伴随她。
她也想问,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自己的血能治这瘟疫?又为什么偏偏是她而不是别人?
她难道真有什么过人之处吗?不应该啊,不应该是这样啊……
究竟有哪里不对……
宛府的门极其少见地开了,里面跑出一道摇摇晃晃的身影,站在外面探头探脑的人们手忙脚乱地接住他。
“砰”的一声,一杆银枪笔直地钉在地上,好似平稳的大地也随之震颤起来。
“你们再上前一步试试。”
台阶上的少年冷厉,一双好似狼眼的眼睛,森森然地扫过众人的时候,围观者皆不自觉地往后避了一避。
“我不保证我的枪不会见血!”
人们从他的眼中看出了丝丝凛冽的寒意,知道这句话可能并不只是单纯的威胁。
而他说完,竟猛地转身,抬脚将虚掩着的门狠狠踹开,负责关门的两个家丁明显看呆了,兀自出着神,连宛延自己也是满目惊愕。
项桓持枪站在大门前,冷然道:“就这么开着!”他环顾四周,唇角的肌肉线条紧绷,“我看有谁敢上来!”说完,换了一只手握枪,直接盘膝就地坐下。
银芒闪烁的雪牙横在门扉之间,仿佛一道锐不可当的屏障。
宛延愣怔地瞧着少年冷傲的背影,有好一会儿的茫然无措。
这是她头一次感觉到,记忆中那个永远抱着一柄高出自己半个身子的长枪,一脸倔强桀骜的男孩有些不太一样了。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