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她的罪名

書城自編碼: 3952098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小說外國小說
作者: [荷]苏珊·斯密特 著,许昕宇 译
國際書號(ISBN): 9787221179005
出版社: 贵州人民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4-01-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59.8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叙事的危机
《 叙事的危机 》

售價:HK$ 56.6
称雄天下:早期明王朝与欧亚大陆盟友
《 称雄天下:早期明王朝与欧亚大陆盟友 》

售價:HK$ 81.4
烟水气与帝王州:南京人文史
《 烟水气与帝王州:南京人文史 》

售價:HK$ 257.2
东亚区域意识的建构史
《 东亚区域意识的建构史 》

售價:HK$ 139.2
民艺四十年(全新译本)
《 民艺四十年(全新译本) 》

售價:HK$ 80.2
农政与财政:明清社会经济(中大史学文丛)
《 农政与财政:明清社会经济(中大史学文丛) 》

售價:HK$ 73.2
走出丛林:造字时代的人与动物
《 走出丛林:造字时代的人与动物 》

售價:HK$ 68.4
美洲:定义原始之美(毕淑敏远行系列)
《 美洲:定义原始之美(毕淑敏远行系列) 》

售價:HK$ 74.1

 

建議一齊購買:

+

HK$ 60.0
《 你的夏天还好吗?(金爱烂作品集) 》
+

HK$ 116.1
《 俄苏文学经典译著·对马:日本海海战 》
+

HK$ 71.4
《 在奥德河的这一边(德国“新一代的声音”,以处女作斩获德语文学重要奖项克莱斯特奖的天才作品,为一代青年都市男女的生活样貌画像) 》
+

HK$ 54.5
《 地球上最后的敲门声 》
+

HK$ 118.6
《 (守望者·文学)王国 》
+

HK$ 64.5
《 鼠疫 》
編輯推薦:
1.本书入选“2021年秋荷兰十佳书籍”,连续20周上榜荷兰畅销书籍榜单,获2022年欧洲NS Publieksprijs奖提名。
2.“女巫”曾是欧洲历史上那些被污名化的女性,人们恐惧她们的知识和力量,恐惧强大的女性,以“女巫”来污蔑她们并进行猎杀。这是欧洲历史上著名的“猎巫运动”。本书便是以这段历史背景为原型进行创作的。
3.作者塑造了一位未被驯化的女性形象,在这座封闭压抑、禁锢女性力量的小镇上,女主恩特根勇于反抗,她的一生都在追求独立而完整的自我。
4.本书的封面以书中盛开的白色茉莉花的元素为灵感,书籍装帧精美,独具匠心,有审美和收藏价值。
內容簡介:
恩特根是个特立独行的女孩,她思想自由不受拘束,与封闭保守的小镇生活格格不入。
她的一生都在追求独立而完整的自我。但这样的行为却招来小镇村民审判的眼光,他们诬陷她是一个不洁,邪恶,带来灾祸的女巫……
關於作者:
苏珊·斯密特
荷兰作家,毕业于阿姆斯特丹大学文化研究专业,主修荷兰语和文学。
2001年以《女巫》一书首次亮相,已出版19部作品,包括畅销书《洪水》《吉赛尔》《热带新娘》等。
內容試閱
·1·
1674年,7月。
我拉开百叶窗,将它们固定在窗户两侧,屋内便迎来了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远处的地平线上似乎燃烧着天国降下的火焰,粉黄相间的微光淡淡闪烁。月亮迟迟不愿隐去,散发出的银色光芒却也渐趋微弱。大地仍在沉睡着,等候着。很快,冬小麦和冬大麦就能够先后播撒在这片田地上了。
凉风拂过,我不禁打了个寒战。是时候穿起衣服了。我将笨重的深褐色胸衣紧紧束在睡衣外头,穿上黑色长裙,系上腰带,围上黑色围裙,最后再戴上一顶白帽,好把我那日渐稀疏的花白辫子都塞进去。
突然,一阵可怕的砸门声打断了我。砸门声越发急促,我急忙跑去开门,用颤抖的手指拉开门闩。一群端着火枪的男人推门而入,险些把我撞倒。他们一副军人模样,两名男子上来抓住我的胳膊。
“你们在干什么?”我大喊。“你被捕了。”一名军人答道。
“为什么?我什么都没做。”“你待会就知道了。”
我刚穿上木鞋,围上披肩,就被他们推搡至门外,塞进马车。一个军人进来坐在我旁边,就好像我是个妙龄少女,会随时跳下车逃跑似的。为了抑制我那过快的心跳,我将双臂交叉放于胸前。就这样,我们驱车驶往林布里赫特。天色尚早,沿路的农庄村舍仍紧闭门窗。最终,不出我所料,我们进入了一栋城堡的大门,在一片空地上停下了。
一位戴着高顶礼帽的男人正等着我们。我认识他,自他还是个孩子时便认识。看看他现在的样子,哪怕作为一名律师,身着正式制服,裤子也依旧过于肥大,裹在那双小细腿外的两条裤腿不住地扇动。
“听好了,恩特根·路易顿,”该男子神色庄严地说,“作为法庭的信使,我在此宣布:根据执法官和市政官的命令,于今日,即1674年7月10日,以使用巫术的嫌疑,将你逮捕。”
我没有辩解的机会。士兵们押着我穿过了城堡前的空地,途径牛奶场,再过了桥。城堡的台阶下方有一扇开着的门,一个士兵把我往里推,又用枪管指着我,让我下去。经过厨房时,我闻到了刚出炉的面包的香气,女佣们就站在炉子旁边,惊讶地注视着我。之后,我们就到了一处潮湿、昏暗的小房间,地上还铺着稻草。我还没来得及转身,门就从外面被重重地关上了。
我在这牢里来回踱步,试图理清思绪,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不会在这里待太久的,最多不过一两个星期罢了。我将为自己辩护,他们只能释放我。绝对不会有支持这项指控的证据,此案一定会被驳回。这桩案子就是在浪费人们的时间和精力。
没有人知道我在此处,来城堡的路上也没有一个目击者。最好的情况,磨坊主可能会意识到我没有在第二天拿上牛奶和鸡蛋去他那儿换取面粉;我的朋友尼尔可能会去拜访我,然后发现我没在家;我的邻居,雷尼尔·赫尔曼斯,会注意到我没在地里干活,他和他的妻子会听到我养的小鸡仔、小公鸡、兔子和猪因为饥饿而叫个不停。他们会照顾好我的动物——那两个守财奴,如果我要饿死了,他们连一颗卷心菜都不会给我,但他们却不舍得让动物饿死。当然,动物产下的肥料,他们肯定是会用在自己的农场里的。
再过四天就到周六了,离这里不远处的广场上会举办集市。毫无疑问,流言蜚语会首先在那时传开,不然的话,人们也会在周日的时候从库斯特神父的布道中听说这一消息。打从我记事以来,圣萨尔维乌斯教堂就一直受到当地领主的摆布。我已经几乎要听到那位神父的怒号了:
“那些和撒旦私通的人,必将承受上帝的怒火!”
接下来,他很可能会面向那位领主说些慷慨激昂的话。那位领主,赫尔曼·温南德·范·布雷尔男爵,作为上帝的仆从,守望着一方村民,让他们的安全能够得到保障,让他们的灵魂能够得到救赎。最后,他们会一同祈祷,祈祷那邪恶的恶魔之力会被再一次击败。
林布里赫特的人们会因我被逮捕而感到惊讶,但不会因此而悲痛——除了尼尔。其他人更有可能把那些陈年旧账都翻出来,眉飞色舞地讨论。也许有人会看到一些可疑的预兆,比如一只乌鸦,或是一轮月晕;另一些人认为他们的怀疑最终会得到证实;还有一些人,他们相信我的灵魂仍然可以得到救赎。让他们说去吧,我才不在乎他们是怎么谈论我的呢!
每当人们看见我,都会说“那个老东西又来啦”或是其他更不堪入耳的话。对于一个74岁的老人来说,我的听力还算是不错,但其他人并不知道这一点,因为我一直装作听不见那些话。装聋作哑替我省去了许多麻烦,同时,我也经常装作老眼昏花的样子,这样就可以顺理成章地不用理会别人了。只有在与别人擦肩而过时,我才会点点头和他们打个招呼。这也是年事渐高带来的一个好处吧。
人们嘲笑我钢铁般的冷漠,却也在某种程度上尊敬它。“你可不能去愚弄那个老顽固。”人们在我背后说三道四,恶毒的言语中夹杂着些许肃然。对他们来说,他们害怕自己的名声受到玷污。他们甘愿变成温顺的绵羊,或是其他被驯服的物种,以受人驱使。他们宁愿牺牲一切,只为保全自己的好名声——他们会放弃自己的欲望,放弃自己的天赋,放弃自己可悲的生活中仅剩的一丁点乐趣。他们不惜做到这份上,是因为他们相信,无忧无虑地享乐生活最终会使人堕入魔鬼的圈套。他们伸长脖子,伸进教会、领主和整个社会为他们准备好的枷锁之中。
我的存在虽不显眼,却也为人们所熟悉。我是个活生生的证据,证明着亘古不变的存在。我的存在也是林布里赫特的一部分,就像广场上的那株山毛榉树一样,经历了每一场风暴,遭受风吹雨打,却仍屹立不倒。
现在正值仲夏时节,这牢里却有些冷,到了冬天,这儿肯定要成冰窖了。牢房的墙是由石头砌成的,很厚,而且有一部分嵌进了地下。上方是拱形的天花板,拱很高,侧边的部分与墙相连。房间里还有四扇小窗户,透着些许日光。从窗户和门的缝隙间,流动着仅有的新鲜空气。今天天晴,阳光仿佛一道道细长的缎带贴着墙壁铺下来,洒落在地面上,映出淡黄色的稻草。
到了这天快结束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咔擦咔擦”的声音。一个面色苍白,身形瘦长,约莫十八岁的男孩走了进来,手里托着一个锡制的盘子。我认出了他,他的父亲是个铁匠。他那些年长的哥哥们都随着父亲一块儿干活,有这么一个在法庭里替执法官办事的儿子,他们家一定感到很骄傲。
“晚上好。”我首先开口。
我以前曾听过他的名字,但一时竟想不起来了。看着他警惕的
神情,我也没敢开口问。
“晚上好。”他嘟哝着。
他隔着些距离将盘子放在地面上。盘子里面盛着汤,稀得跟水
一样,看着灰不拉几的,勺子整个没了进去,还有一小块面包漂浮在汤的表面。他走到角落,拾起那个被我用作厕所的桶。我不想看到他脸上厌恶的表情,便将视线移开。但他拎着桶从我身边经过时,我还是能清晰地闻到那些粪便的味道,只能羞臊地躲到一边。
“他们打算什么时候对我进行审讯?”我问他,但他并没有回答。
“你有听说什么消息吗?”我仍不死心。
他耸了耸肩,没再看我,然后径直离开了牢房。
当你老去时,人们就不会将视线停留在你身上了,你迟早得习
惯这一点。显然,衰老对于女性来说意味着丑陋和耻辱,它对女性而言是一种威胁。人们的目光会越过你,看向你的身旁或身后,你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视野里一个麻烦的障碍。你变得不再美丽,不再有生命力,也不再有用。
看看我的手吧,淤青的血管爬满了肌腱,皮肤皱皱巴巴的,暗沉的色斑不知怎的就冒了出来,无法摆脱。当一名女性老去,她的双手就会变成这样。
当你久坐不动时,腰的下方会感到疼痛,这是衰老开始的迹象。之后,你会感到骨头和关节处的僵硬,并且一天下来都无法好转。再然后,当你抬起肩膀或是弯曲膝盖时,会听到“咯咯”作响的杂音。最后,你的四肢也会变得不那么协调。
看着这副佝偻的躯体和颤抖的双手,我感到诧异。虽然我的脑子还算灵光,但身体的每一次行动都迟钝而又缓慢。即便如此,我内心某处仍回荡着昨日的旋律,我的心灵仍未老去。
往常这个时候,我会待在家中,坐在窗边的椅子上,做一些修修补补的工作。我独居了很长时间——虽然看起来并不像。我养了六只鸡、两只兔子、两头猪、一只小公鸡、一只喜欢缠在我脚边的猫,还有两头奶牛——每当我出现在草地上,这两头奶牛就会向我走来。这样看来,也许我也称不上孤独。不过,我真正缺少的,是人的陪伴。当你如我这般年迈,死神会将你至亲至爱之人悉数带走,然后畏畏缩缩地跟在你身后,自始至终,寸步不离。比起现世的孤苦伶仃,我相信在死后,我的灵魂会在天国之上得到更多的慰藉和陪伴。我所爱的人们啊,大多数都由我亲手埋葬。我不停向死神祈祷,希望他也能将我带走。但是他把我留在这世上,让我继续受着折磨。死神是唯一有资格下决定之人,他同样不会顺从林布里赫特的那些绅士们——那些绅士们想要通过一次文明的审判将我赶走。
当时机到来时,我会把我的想法和盘托出。我这辈子一直是有什么说什么,从未让男人替我做过主。人们也许会在背后笑话我,但只要我开口,他们就会安静下来。即便我落到这般处境,只要我出现,人们还是会乖乖听话。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