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帳戶  | 訂單查詢  | 購物車/收銀台( 0 ) | 在線留言板  | 付款方式  | 運費計算  | 聯絡我們  | 幫助中心 |  加入書簽
會員登入 新用戶登記
HOME新書上架暢銷書架好書推介特價區會員書架精選月讀2023年度TOP分類瀏覽雜誌 臺灣用戶
品種:超過100萬種各類書籍/音像和精品,正品正價,放心網購,悭钱省心 服務:香港台灣澳門海外 送貨:速遞郵局服務站

新書上架簡體書 繁體書
暢銷書架簡體書 繁體書
好書推介簡體書 繁體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二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一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2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11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十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九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八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七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六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五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四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三月出版:大陸書 台灣書

『簡體書』全靠演技

書城自編碼: 3972453
分類:簡體書→大陸圖書→青春文學爱情/情感
作者: 小央
國際書號(ISBN): 9787559480408
出版社: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4-04-01

頁數/字數: /
書度/開本: 大32开 釘裝: 平装

售價:HK$ 54.0

我要買

 

** 我創建的書架 **
未登入.


新書推薦:
宋学西渐——欧洲迈向近代启蒙之路 儒学与欧洲文明研究丛书 井川义次
《 宋学西渐——欧洲迈向近代启蒙之路 儒学与欧洲文明研究丛书 井川义次 》

售價:HK$ 164.0
自顶向下的Ceph分布式存储系统基本原理
《 自顶向下的Ceph分布式存储系统基本原理 》

售價:HK$ 92.0
新经典日本语(基础教程)(第二册)(第三版)
《 新经典日本语(基础教程)(第二册)(第三版) 》

售價:HK$ 92.0
史学导论:历史研究的目标、方法与新方向(第七版)
《 史学导论:历史研究的目标、方法与新方向(第七版) 》

售價:HK$ 112.1
洞见D2C:寻找新增长曲线(精装典藏版)
《 洞见D2C:寻找新增长曲线(精装典藏版) 》

售價:HK$ 69.6
君幸食(译文纪实系列·陌生的中国)
《 君幸食(译文纪实系列·陌生的中国) 》

售價:HK$ 80.2
轻创业:指数级增长方法论
《 轻创业:指数级增长方法论 》

售價:HK$ 69.6
文化自觉与社会科学的中国化(社会学理论与中国研究·理论阐释书系)
《 文化自觉与社会科学的中国化(社会学理论与中国研究·理论阐释书系) 》

售價:HK$ 103.8

 

編輯推薦:
晋江原创网新锐作者小央 “冤家CP”代表作《全靠演技》
电视剧收视率担当沈稚VS电影票房扛把子沈河,双沈夫妇暧昧拉扯,强强对决!
“不想和他扯上关系。”“我也不喜欢你。”——两个性格、喜好大相径庭的老同学、死对头为何成了娱乐圈著名模范夫妻?
小红书推文众多,读者口口相传盼出版!娱乐圈工业糖精中一股清流!
她想要留下他,他不会离开她。他们愿意做出牺牲,为了和对方一起生活下去。到最后,他们是这样的关系。
新增出版番外,一册完结
內容簡介:
在“CP粉”眼里,沈河与沈稚是娱乐圈的模范夫妻。
二人是大学同学,丈夫沈河是电影票房扛把子,妻子沈稚是电视剧收视率担当,合在一起更是恩爱的代名词。
直到某天颁奖典礼,有记者目睹沈河把沈稚按在墙上,亲下去之前,两夫妻一起对手持相机的助理指手画脚:“拍好点啊,拍出偷拍的感觉来!等会儿要买通稿的!”
大学时期,沈河和沈稚每天台词课对骂,形体课对打,针锋相对,你死我活。
沈河:“你看上的本子,就算是戛纳评委写的,我也翻都不会翻!”
沈稚:“你在的剧组,就是给我一个亿,我也一步都不进!”
结婚是各取所需,等合约到期就离婚。
關於作者:
小央
言情作者。
喜欢冬泳,特技是一心多用和第六感。
已出版《我喜欢的人被很多人喜欢》《心动游戏指南》
內容試閱
一开始,沈河与沈稚不在一起。
他们中间隔了两名考生,其中一人缺考,另一个突发急性阑尾炎,在候考区域被送上了救护车的担架。
然后,沈河和沈稚就相遇了。
沈河在沈稚前一个进去,她只看到他的侧脸。不得不说,即便是在表演专业的艺考生里,这男的的外貌条件也是上上乘。
有过几分钟,她以为他是一个长得帅的正常人。然而,他的声乐部分唱的是《妹妹找哥泪花流》。
中间还忘词了。
老师大发慈悲,允许他换首歌。结果他反问能不能唱《死了都要爱》,当场惨遭拒绝。
集体小品的时候,他和沈稚被分配到了老头老太的角色。大家都对分数虎视眈眈,完成好节目重要,凸出自己更重要。
不该太做作。
也不能太隐晦。
沈稚还在考虑怎么给自己加戏,只听身边一声闷响,沈河猛地摔了一跤,瞬间吸引全场目光。
太无耻了。
以至于年少无知,满心“城里套路深”的沈稚都卡壳了。
眼看着她的戏要崩盘,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沈河背对计分老师,仿佛无声的提词板,向她传递起某个信息。那一刻的沈稚只觉得脑袋一空,总而言之,先按照初次见面的艺考生所给的指令那样做了。
她扇了他一耳光。
走出复试的建筑时,沈稚几乎可以说是失魂落魄,却看到沈河在艺术家的雕塑下骑独轮自行车。
来胡同里参加艺考,肯定不能坐车,走路又太累。艺考期间,大家每天都累死累活,但因此骑独轮自行车的人,她还是头一次见。
沈稚想装作没看到,却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倒退几步后站定说:“你还不走?”
身为同组考生现状的始作俑者,沈河游刃有余地保持着平衡:“急什么?如果考不上,以后就不可能再来这里了。”
她不情愿为他的逻辑折服,所以站在原地不动。他却摇摇晃晃骑着独轮车来到她跟前,把屏幕满是裂痕的手机递给她,说:“帮我拍张照,谢谢。”
不想和他扯上关系——这是沈稚对沈河最初的印象。
后来,沈稚猜测他们的其他几试成绩一定名列前茅,不然不至于都这样了还能被录取。

录取的事,沈稚一一告知了家人们。
爸爸妈妈很高兴,祝福健康的地球,希望她以后也能加入他们在海外的工作。姑妈、姑父一边目不转睛观看相亲电视节目一边问她什么时候搬出去。
表妹站在门边面色铁青,咬牙切齿:“那真是太好了。”说完猛地摔上了门。
报道时,沈稚是一个人去的。
开学前,他们几个同级生已经通过表演生的人脉联络到一起,更有甚者勾搭到学长学姐,通过社交网络打成一片。
沈稚暑假待在乡下祖父母家,参与交流的次数比较少,到宿舍时没有太熟的人。
论极端,这专业的人大致能分成两种。
要么脑子空空到极点,除了长得好看什么都不懂,纯粹花瓶;要么见机行事、八面玲珑到成人精,最喜欢做形象工程。
即便沈稚缺席了不少线上活动,仍旧被招呼着加入其中,其乐融融。
刚刚还在一心一意看手机的女生朝她微笑,眼影与美甲是配套的。
“你好!我叫孙梦加。”她说,“最后一试见过你。”
沈稚说:“我叫沈稚。”
“我是欧阳笙。”戴眼镜的女生说,“我朋友和你小品是同一组,可惜那一轮她被刷了。”
“那太不好意思了。”她轻轻应和。
其实沈稚没什么印象了,只好少说话,掩饰尴尬。
“怎么搜不到你的微博?”
沈稚凑过去,帮忙输入了自己的用户名,再坐下,又把之前特意买的水果糖分出去。她不怎么喜欢吃,但在不掉价的散装食品里,这个比较常见。
大家交换了联系方式,又结伴去领了军训服。途中顺带和其他女同学都见过一圈,零零散散,也遇到几个男同学。
沈稚半生不熟,同样被卷进其中,编织成交际网的一部分。
当场试过衣服,几个女生立即凑到一起自拍。名校表演系,有过演艺经验的不罕见,发到社交软件上不掉价。
其他宿舍气氛更热闹,孙梦加一去不回,只留下沈稚和欧阳笙结伴去澡堂。正在脱衣服,欧阳笙忽然想起什么,女低音在隔壁问:“沈稚,你是有个哥哥吗?”
“什么?”沈稚把上衣脱过头顶。
却只能听到水声了。
什么啊?沈稚想。

班上成员还没认全,军训就开始了。
训练是男女分开的。学校一开始就明令禁止装病旷勤,加之学姐专程开小会施加压力,新生不想认真也得认真。女生都全妆出席,每天早上涂防晒霜,晚上敷修复面膜,讨论着“最好多瘦几斤”,盼望赶紧结束。
一到休息时间,沈稚就把军训服的袖子翻到最下边,抬手遮着脸找树荫。脸被晒得火辣辣的,她没心情说话,即便如此,也还是被动加入了同级生的聊天。
有别的专业的女生说:“男生好像比我们累多了。”
“叫外卖也要受罚。”
“什么?吃的都要没收吗?”
“我男朋友说的。他在音乐剧系那边。”
欧阳笙自言自语似的说:“还好我们不用。”
夏天本来就燥热,食堂闷得像烹煮中的砂锅粥。还是零食更能派上用场。
沈稚也若有所思地颔首附和。
眼看着军训平稳有序进行,那天下过雨,操场有积水,夜训取消。沈稚敷着面膜在床上拉筋,寝室空无一人,隔壁宿舍的女生忽然过来。
“沈稚,班主任找。”对方探出头,甩下这句话就走。
一不说为什么找。
二不说在哪找。
天已经黑了。沈稚临时撕掉面膜,洗完脸,披了件衣服就出去,边打电话边按班主任指示到了操场。
“老师您找我?”沈稚问。
老师在手机上按了几下,等待接通的过程中随口回答:“我让女生随便出个人来。你来挺好的,我看你是个挺听话的孩子,先跟我来。啊,等下……喂……”
之后一路上,老师都在讲电话。
沈稚则在思考。
自己是不是被欺负了?
倒也不至于。现在都不算正式开学,大家话都没说过几句,只能说是被推卸了责任。
毕竟谁都不想干杂活。
“以后你当女生这边的负责人吧,你是沈稚对吧?”要给派差事了,却还不知道她叫什么。老师说,“今天男生那边又出幺蛾子了。我有急事,你先替我过去跟教官说一下。我马上来。”
沈稚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
她没有义务帮任何人的忙。不用夜训,她可以回去吹着空调看会儿电视剧,或者去超市挑选明天的早饭。沈稚磨蹭了半天,还是没能掉头就走,只是先低头订了份外卖,散着步去校门口。
夜风有点凉,沈稚抱着手臂等了一会儿,没过多久,就看到电动车风驰电掣,停下后直接将包装往铁栅栏里一放,转身离去,深藏功与名。
怎么电话都不来一个?
她走上前去,特意看了一眼小票确认。收货人的姓名进行了保密处理,能看到是“沈*”。打开包装袋,是她订的东西。
沈稚漫不经心,边走边吃,刚含住第一口,顿时愣了一下。
她吐了出来。
豆腐脑是咸的好还是甜的好?这是中华上下五千年至今争论不休难分难舍的一道亘古难题。
沈稚向来是咸豆腐脑那一派的。
然而这份豆腐脑显而易见是甜的,还是加了几倍糖的那种。
她第一反应是店家送错了,点开外卖软件,一个预料外的来电突然降临。刚接通,对面只撂下一句话:“沈女士,你外卖到了。”
沈稚一声不响,下意识去翻手中的塑料袋。她重新检查了一次那张小票,这才看到,订外卖的人的确是“沈*”,但是后缀是“先生”。电话号码也明显不是她的。
尚且是戏剧学院大一新生的夜晚里,沈稚拎着吃了一口的甜豆腐脑,站在夜风里久久无言以对。
她正走神,身后就响起她的名字。她回头,看见是同宿舍的孙梦加还有另外几个女同学。
“你怎么在这儿?也是来看男生受罚的吗?我们刚被赶出来。”孙梦加憋着笑说,“老师好像在找你。”
沈稚问:“怎么了吗?”
别的女生回答说:“军训期间不是不让出校嘛,有男生翻墙出去了。还遇上下雨,被抓回来,全部蛙跳,笑死人了。”
沈稚朝那个方向看。
果不其然,十几个男生正在绕着操场蛙跳。
她在看蛙跳,班主任却看到了她。“沈稚,”老师不容分说把她拉过去,“他们再跳两圈就完事了。有几个让保管了手机,等会儿你还过去吧。”
他把垒起的几只手机递过来。
沈稚的手比一般女生的要大些,十指修长,轻轻松松接过那些手机。
高大的影子笼住女生,有人说:“我帮你拿一些吧。”
“不用了,谢谢。”不习惯麻烦别人的沈稚下意识躲了一下。
一张不陌生的面孔映入眼帘。
是之前跟着同学见过的学长。
还想说些客套话,却被那操场上的一声疾呼打断:“靠!”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不由得转移过去。
“水全溅我脸上了,去你妈的!”一个正在蛙跳的男同学咆哮道,“沈河!”

“你相信命运吗?”
戏剧学院表演系的大学男生说。
沈稚尽全力向比自己高一年级的学长露出和颜悦色的表情。这种酸掉牙的台词还拿来搭讪,看来是实打实的自我陶醉,自恋到极点。正打算回答“不相信”,他们中间忽然插进一个人来。
男生穿着T恤,黑发,露额,不打耳洞,漆黑的眼睛地盯着前边。
“让开。”这个人边抬起手臂擦汗边挤进来,从沈稚手中的手机里抽出一部。
沈稚有片刻的失神。
她认识他。
现在是夏天。在这之前的冬天里,她和想在双一流戏剧学院考试上唱《死了都要爱》的男生相遇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了,男生们已经陆陆续续解散了。而沈河也是从那些人中间出来的。沈稚没能盯着他看多久,因为学长马上又驶入正题:“学妹这么漂亮,应该有男朋友吧?”
沈稚不说话。
给自己添麻烦的真话不能说,假话又怕引来新的问题,她犹豫不决,没注意到本来已经离开的同级生又回头。
沈河说:“我去拿外卖,你去不去?”
她诧异地望着他,几秒钟后才觉察到,他在跟自己搭话。
“不去我走了。”他说着要转身。
沈稚当即应声:“去。”
她匆匆忙忙,把手里剩余的手机给学长。反正他之前也问过要不要帮忙。沈稚跟上去,两个人加快脚步,逃也似的走掉了。
这天晚上没有月亮,年轻的男生和女生一前一后走在一起。沈稚想问他的名字,没想到沈河取了外卖,也不仔细看,直接开始拆包装。刚吃一口,他就自顾自地抱怨起来:“呕,这豆腐脑怎么是咸的。”
沈稚说:“难道还是甜的?”
沈河说:“当然该是甜的。”
沈稚说:“咸的更好吃。”
沈河说:“甜的更好吃。”
两个人僵持不下,用目光对峙。“二选一。”最后沈稚开口,问他说,“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
沈河回答:“可口可乐。”
沈稚问:“太极拳和健美操?”
沈河回答:“那当然是健美操了!”
在沈河爽朗的神情下,沈稚难以置信地侧过身去喃喃自语:“怎么会有人完全不一样……”
沈河把吃过一口的豆腐脑装回去,随口问她“怎么了”。
“没关系。”她瞥见他包装袋的小票,恍惚间意识到什么,“你是‘沈*’?”
“是啊,”沈河回答,“我是‘沈*’。”
沈稚牵起自己那份外卖的小票,说:“我也是‘沈*’。”
她干巴巴地笑了几声,他也回赠以同样干巴巴的笑声。然后沈稚为自己拿错外卖道歉,沈河倒是不怎么生气,交换以后重新开始吃,一点也没嫌弃她动过。
沈稚说:“对不起啊,我吃了一口。”
沈河说:“你的口水又没有毒。”
他坐到台阶上,甚至没关心地上脏不脏。沈稚站在一旁,她原本是想走的,但是她先出错的,终归有点对不起人家。
于是沈稚也坐下了。
两个人默默地吃完了自己点的豆腐脑,然后各自回去了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

仔细回想起来,他们没有过自我介绍。
那种正儿八经的“我是沈河”“我的名字叫沈稚”之类的话,从来没向对方说过。

大学期间,沈河与沈稚分别是男生和女生的班长。
沈稚是老师点名选的。
沈河是同学们推选上去的。
沈稚当选是因为性格沉稳。说得更直白些,就是适合当冤大头。
沈河当选不完全是因为人气。的确有些人喜欢他,但还有一些纯粹只是起哄,想给他找麻烦,毕竟艺术生的班长就是纯苦力。
但是,与其说是沈河被找麻烦,倒不如说是沈稚麻烦大了。
他们不是很合得来。
第一次收集入团信息,也没和沈稚商量,沈河直接把老师给的期限提前了一天。
有看到外班通知的同学来问沈稚,沈稚又去问沈河。
他说:“之前我们说好了吧?我负责收,你负责整理,互不干涉。”
她说:“我不是要干涉你……”
“早点收上来,你那里比较好整理。”沈河抬眼,一字一顿地回答,“我是这么想的。”
“其实也没必要。”
两个人沉默了好半天。
“那你去放宽半天吧。”最后沈河说。
她正纳闷他为什么会松口,结果又听到他补充一句:“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会好办事一些。”
第一次团建,老师让班长上交提案。沈稚左思右想,衡量了交通、价格、人数等众多因素,做了计划,最后觉得环球乐园不错。大家也没有异议。
投票时突发状况,同学们硬生生被沈河煽动得选了迪士尼乐园。
沈河往东,沈稚就往西。
两个人的意见就没一致过。
沈河虽然没觉察到缘由,但多少也被周围人提醒,曾经也想试探一下和沈稚的关系。
于是,专业课老师让他们模仿动物时,为了尽可能显得友好,沈河由衷称赞了一句:“你学狗叫学得挺像的。”
沈稚几乎要把手中的水杯给捏碎,却还是强挤出礼貌的微笑:“你也是。”
沈河客气道:“谢谢。”
说完他也喝水。她突然猛击他杯底,害得他被撞到,呛住咳嗽起来。

 

 

書城介紹  | 合作申請 | 索要書目  | 新手入門 | 聯絡方式  | 幫助中心 | 找書說明  | 送貨方式 | 付款方式 香港用户  | 台灣用户 | 大陸用户 | 海外用户
megBook.com.hk
Copyright © 2013 - 2024 (香港)大書城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